返回第五五章 晋元落败,调戏月如  仙剑之风流逍遥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美女子显然对于李逍遥的选择有点诧异,她挑了挑修长的眉,竟然屈尊于贵的问道:“汝确定否?”

    李逍遥是十分坚定的,他明白自己并不聪明,所以他愿意按照自己所崇拜的、具有逻辑的大神所说的那样去做:“小子确定了。”

    美女子见状也并不多说什么,只是素手一扬,便又消失在了那道天际的裂痕当中,然后灰色静止的时间便又开始了流动。

    李逍遥还来不及去看自己的物品当中所增加的药品是什么,刘晋元的攻势便已然迫近眉睫。

    这一回,刘晋元所选择的是纯粹的物理攻击。但是由于李逍遥的防御力比较高,所以它所造成的伤害,不过区区两点。

    原本以为这一回也会受到和上次一样,过大半血量的攻击。李逍遥连药都准备好了,结果刘晋元竟然没有选择法术攻击,而是纯粹的肉搏。这委实不能够不让李逍遥感觉震惊。

    “对了,”李逍遥猛然想到,自己刚刚有了侦察术,可以对刘晋元的血量一探虚实,“反正也就两点血量,自己还是耗费的起的,不如就看看吧!”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胜啊!

    李逍遥在技能栏中选择了侦察术,然后系统提示,法力不足,强行扣除两点血以代替法力。

    接着便是一道红光,嗖的一声便是窜到了刘晋元的头上,刘晋元显然是十分不喜这道红光的,他左右摇摆着脑袋,却是始终无法摆脱掉。

    “侦查成功,获得刘晋元的资本资料,一级侦察术熟练度增加1%。”

    然后,就像是李逍遥自己的面板一样,刘晋元的面板也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只是与他的略微有几分不同,多出了他的职业以及技能罢了。

    刘晋元(职业白面法师)

    血量40(30)

    法力15(0)

    防御8(10)

    攻击10(10)

    拥有技能一:雷霆火。

    对敌方造成一定的火系伤害,需要以符纸为助。主动技能,消耗法力10。

    拥有技能二:冥想。

    此技能的拥有者,能够在战斗状况下,以每个回合防御值始终降低10%为代价,持续恢复一定量的法力。(主动技能,耗费法力值3。)

    “卧槽!”看到这儿,李逍遥不由得爆了粗口,“差点就被这小子骗了,装什么大尾巴狼,不过能够发一次法术罢了。”

    李逍遥为自己之前那般的惧怕他,甚至磕了一串宝贵的冰糖葫芦,感到一阵发自内心的羞愧。

    李逍遥由于使用此技能,故而他的一个回合默认用完,接下来又是刘晋元的回合了。

    但见那刘晋元将本作扇风之用的纸扇一合拢,便是冲向了李逍遥,似乎想要用那纸扇柄直戳李逍遥的眼睛。

    李逍遥面对着他这等不要命的打法,委实也是吓了一大跳。

    李逍遥下意识的,便握住了那把向自己面门攻击而来的纸扇,然后反手死死一推,便是推插到了那刘晋元的胸膛上。

    那刘晋元想必也是想要在月如妹子面前刷上几分小帅的,所以连衣服也没有扣紧,便是袒胸露乳的。所以这一回李逍遥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正好,便是将他纸扇反手插回了他胸膛。

    “刘晋元的攻击被阻截,自身反受10点伤害。”

    “恭喜宿主达成成就,获得称号:我会反击哟~”

    “滴滴滴,警告,警告。对手刘晋元由于陷入重伤状态,无力再战,向宿主求情,希望宿主饶他一命,其甘愿奉上所有财物以及自身技能。”

    “对此恳求,请宿主进行选择:yes/no,时限为半炷香。”

    李逍遥听着系统的声音,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他的技能当中,也就是那个冥想似乎对自己十分有用,如果学会了冥想,那么自己八成也会拥有法力值,侦察术就不需要再耗费血量了。”这倒是一桩不错的买卖,只要刘晋元发誓不再对自己的女人有什么歪心思,李逍遥倒也不是不能原谅他的。

    于是李逍遥选择了yes。

    顷刻间,斗场便开始了崩塌,无数的石块从高处滚落下来,惹得鸟兽惊飞。

    还没等李逍遥变得惊慌起来,一道白光一闪,他便是被传送出去了。

    等李逍遥再定睛一看,自己便已是处在仙剑奇侠传的世界了。

    自己还是站在比武招亲擂台下。

    而刘晋元那厮还是在比武招亲的擂台上,只是他面色惨白,一手捂住左胸被李逍遥用纸扇捅过的地方,全然没了半点风流潇洒之态,对于林月如那泼辣的撒娇方式,也是渐渐招架不住了。

    不出十招,刘晋元便是被林月如一个鞭子扫下了擂台,跌落在地,吐血不止。

    见此情形,李逍遥不由得乐了:嘿活该,叫你敢和哥抢女人,这就是你的下场,亲手被你嫂子打下擂台。

    幸灾乐祸完了,李逍遥又抬头望了望,站在擂台上的林月如。

    林月如的神情有点灰暗,半垂着脑袋,倒也让人看不清她眼底是什么神色,只是刚才那股较真的劲儿倒是没有了,就像是个犯错的孩子一样,不住地拉扯着手里的长鞭。

    李逍遥心下不忍,罢了,什么剧情都随它去吧!眼下还是博得美人欢心一笑最为重要。

    于是李逍遥一个箭步便是踏上擂台。

    双手一抱拳,便是扎扎实实的对着林月如鞠了一躬:“林女侠果然气质不凡,美若天仙,武艺超群。今日一见,令小生是叹为观止。小生不才,愿意来此比武招亲擂台一试,不知可否?”

    林月如倒也被这个半路上窜上来的人吓了一跳,刚欲开口训斥,但见这个少年郎浓眉大眼、唇红齿白,端是一个好相貌,那三分的火气也便消了下去,爽朗一笑,便是回答:“有何不可,汝尽管上前。”

    李逍遥便装模作样的看了看那一排武器架子上的铁兵器,最终还是抽出自己的腰带上别着的木剑,“小子可不忍辣手摧花,有美若兮,应当好生爱惜才是。”

    林月如的脸唰的红了,抽出鞭子便打算要打:“好你个登徒子,敢调戏本姑娘,真是不要脸。”

    李逍遥装模作样的四处找了找,然后又是一鞠躬,正巧躲开了那道来势汹汹的鞭子,“不知那登徒子在何处?”

    林月如气的俏脸发红,“还不就是说的你。”

    李逍遥摇了摇脑袋,说道:“原来如此,想必林女侠是误会了。”然后他顿了顿,指了指那铁架旁的一丛小野花,“我指的是这白花,倘若我使用铁剑,那么难免会沾上一些汗臭味儿以及血腥味,这等美花如若被汗臭味以及血腥味儿感染了,岂非不美了么。”

    林月如端是个张口结舌,还真以为是自己误解了面前这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

    李逍遥又是一个鞠躬,面带笑意的解围道:“便是如林女侠这般貌若天仙,必然是受过许多不法之徒骚扰的,所以有此想法想必也是正常的。”然后李逍遥顿了顿,又似乎有几分羞愧地问道,“在下。

    尚有一个小问题,不知女侠可否解答。”

    林月如娇嫩的脸皮刚刚褪下的热感,便是赶忙顺着台阶下,回答道:“这位公子有话不妨直说。”

    李逍遥又道:“此处是为比武招亲否。”

    林月如有点疑惑,伸出青葱玉指指了指那偌大的锦旗:“却是比武招亲无误。”

    鱼儿就要上钩了。

    李逍遥不由心中一阵暗喜,表面上却依旧镇定无比:“不知这招亲者为何人?”

    林月如有点不太耐烦了,但仍是压住火气,回答道。:“便是小女子。”

    李逍遥这下便是面带笑容,爽朗的问道:“倘若小子侥幸赢了,不知女侠是否愿意下嫁给小子?”

    林月如听完,方才明白眼前这人就是在调戏自己,但面对着的语言陷阱,倒也无话可说,总不能够说“没错,你赢了我就嫁给你。”这种不知廉耻的话吧,但也总不能够提起鞭子就打他,毕竟自己确实是在比武招亲,……

    林月如一下子陷入了两难的境界,她用贝齿紧紧咬住下唇,不知自己该作何反应。

    倒是那高坐台上的林盟主见女儿作此娇憨之态,倒是不知道他们二人之间发生了些什么,还真以为自己家宝贝女儿是确实喜欢这个小子,当下便哈哈大笑起来,用内功将声音扩大全场,说道:“不错,倘若你能够赢得我这宝贝闺女,我便将她许配给你。”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