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九章 皇城事  大内功时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大内功时代最新章节!

    一路风尘仆仆,玉龙镖局一众人终于抵达了天龙皇城。

    三百五十余年的沧桑演刻,就算再厚重的城墙,也落下了斑驳的痕迹。但于这座雄城而言,够吓人就行了。

    吴山城、天龙皇城、敦煌、独木崖顶四个国家,四座皇城,便是百姓日常口中所言的东南西北四京。四座城池虽各为四国所建,但却巧合地整合在了四个方正的位置上,四城遥遥相对,互为抵角,竟是构造出了几丝神性来。每年特定时候夕阳倾照,皇城之上便会有龙气化形,端是壮观,引来多方香客前来朝拜。

    及朋义年轻时,也曾云游四方,也曾经过这座皇城,但不得其门而入,只因囊中羞涩,付不起这过路费罢了。

    然而,二十多年过去了,当年他这个英俊、青涩的少年早已经被时间这把杀猪刀镌刻得不成样子了。但这座古城却没有半点变化,仍旧是这副巍峨的模样,高不可攀,俯视众生,进门费依旧很贵。

    总镖头边子昂进了皇城后,大舒了一口气,这趟重中之重的镖终于没出什么纰漏。

    “兴平,你先随我去交镖,其余人在这皇城里好好逛逛,待我们回来,晚上再一起好生庆祝一番。”边子昂对着身后的众兄弟吼了一声,顿时引来一片欢呼。

    几人乡巴佬的穿着,乡巴佬的行为,一下子引来一堆路人鄙夷的目光。一路上,边子昂都是拿着军伍里的规矩,要求着众人行事,其中辛苦自不必多说。那几个老镖师还好,跟着及朋义一起去的那一帮子土匪若不是有他弹压着,早就造反了。

    众人都被分到了一二两碎银子,上青楼找个姑娘显然不够,再说了京城里的姑娘实在金贵,还不如多攒些钱回家里能受用的多。一众镖师三三两两地散开了,这皇城的街上,就算是姑娘也比四平的多,看着养眼也不错。

    及朋义看着散开的诸人,心口的阴霾无论如何都散不去,正如陶然所说的,要是在路上真碰上了丁春秋,那他们这支镖行的队伍进了这皇城怕是逃不过一场血光之灾了。

    把一代恶人当猴耍,也就只有自己这兄弟有这魄力了。离陶然所提的时间不过五日了,他们只有快交了镖,抓住这个时间差速速回去,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兴平,你看这皇城的大街小巷如何?你说等我们镖行再多做几单生意,攒些钱财,在这边设个分镖局如何?”边子昂对着对街开着的商铺指指点点,颇有点豪商的派头。

    及朋义尚且在思索一个完全的对策,浑然没在意总镖头说了些什么。

    直到总镖头捅了他数下,他才缓过神来,笑着看着总镖头。

    边子昂哪还有心情继续宣扬自己豪情壮志的愿望了,自己这个二把手什么都好,就是时不时的神游天外这个毛病却总是改不掉,这让他这个当老大的觉着很是没有面子。

    但他也知道这玉龙镖局怕是已经离不开这人了,一路北上,虽未遇到什么大麻烦,但小股的山贼土匪还是不在少数,有些确实有真本事的,连他这个总镖头都招架不住,天子脚下敢犯法的往往都是真正的亡命之徒。

    这一个个棘手的危机几乎全被这二把手给化解了,边子昂发现自己当初确实是看走眼了,这杜兴平的本事还在他之上,自己算是捡到宝了。不管是他这个总镖头还是手下的镖师,走这一路,都已经被折服,这副总镖头的名号早已经实至,就差名归了。

    “我们还是快快去交了镖,早些回去,以免夜长梦多。”及朋义到底把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其实按着陶然的想法便是撇开玉龙镖局一行,让他们去做替死鬼。

    但与边子昂相处了一路,发现这个军汉子除了在银钱上稍微克扣了些,还算是个可以值得一交的朋友。走了一路,也观察了一路,及朋义可以很确定地说,就凭边子昂的能量根本影响不了墨甲军,就算他出生军伍也不行,能说动墨甲军剿匪的必定另有他人。在夹虎道上,自己杀了玉龙镖局十几号人,已理亏在先,若是再把剩下的人推出去当替死鬼,他都怕自己晚上会做恶梦。

    边子昂略显得有些不快,这句话理应是由他这个总镖头说的,这似乎有些越界了。不管边子昂承不承认,他确实在担心老及是否会将他取而代之了。况且,难得来一趟皇城,不好好领略一下此间的繁华,他也是极其不情愿的。

    边子昂笑着拦上了及朋义的肩膀,道:“我的杜兄弟唉,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皇城!天子脚下,又不是乡野间的荒僻处,哪还能再生什么枝节!这趟镖,主家给得酬劳很是丰厚,我们大可以在这舒心地玩上两天再回去,来皇城的机会可不多啊!”

    及朋义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有说话,他也知道自己刚刚这话怕是劝得过了。

    天宝行确实是财大气粗,就算是皇城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也愣是买下了偌大店面。看着店铺里颜色各异的宝石、造型多样的金属饰品,边子昂忍不住“啧啧”赞叹着。

    四平城里出的事情自然还传不到皇城,运镖的不知道自己货主已经被下了天牢,卖货的也无从知晓自己身后的大老板已经垮台,一切都要在下一支商队到来的时候才能将消息传播开来。

    两边人交了货物,此间掌柜也没多加客气,皇城里做生意的,天生就有股傲气。且这两个武夫一看就是吃苦力的,连店铺里的侍者都懒得招呼。

    无端受了轻视,边子昂有些碍不住面子,就算是他们的大掌柜,也不带这么对他说话的。

    老及一把拽住了他,拖着就往外走,弄得他更是不悦,还没走到门口,就挣脱了老及的手。

    及朋义也急了,在他耳边轻轻提醒着“丁春秋”

    ……

    这西南第一大恶人也憋屈的很,早在八日前,他便到了皇城。

    前脚踏进皇城,后脚便进了皇宫,本想着去见一下朝思暮想的老情人,翻遍了半个宫殿却都没有找到正主,反倒是把天龙皇宫里的两个老供奉给引了出来。那两个供奉的本事与他都在伯仲之间,若只是一人,他还尚且应付得过来,但他们两人联手,他却万万胜不得了。像只丧家之犬一样被追赶出了皇宫,让他很是讴火。

    既然做了天龙皇妃,不好好待在宫里,又跑去了哪里?丁春秋躺在竹椅里,目光怔怔地往门口看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