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三十六章 有多黑  大内功时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大内功时代最新章节!

    宛儿正端坐在梳妆台前,裸露了酥肩,只着了件淡绿色的薄衫,妙曼的胴体在里面若隐若现。

    好在房间里点得不是醉香迷人的麝香,反倒是益气安魂的檀香,不然陶然还真以为这头牌垂涎上自己的肉体了。

    “宛儿姑娘在我朋友酒里下药是不是有些过了。”既然不能成为床客,陶然懒得与她客气,在桌子上挑了个大桃子,嚼得汁水飞溅。

    宛儿把披散在肩上的长发轻挽起来,只拣了个木制的发钗定了个发髻,转过身来,陶然才算是看清了这张不施粉黛的脸庞。

    今日清秀的脸庞与那日辣舞时浓妆艳抹的模样,又有太大区别,但浓妆淡抹总不变的就是这女人的魅力。陶然竟是不自觉地看痴了,嘴里的桃子都还没嚼烂,想咽口口水倒是给呛到了,引来一阵剧烈的咳嗽。

    宛儿过来拍着他的背,道:“宛儿唐突了,还没施妆,就来见公子,这鄙陋相貌怕是吓到公子了。”

    陶然好不容易才止住了自己的咳嗽,如何听不出其中哀怨的意思,忙摆着手道:“非也,非也,真是呛到了。”

    宛儿对自己的相貌自然很有信心,但对陶然的审美却无半点把握,勉强一笑,倒了杯清茶递给了陶然。

    接茶的时候,难免触到了宛儿的手上,陶然倒是没有感觉,那青楼女子反而脸红了。这娇羞模样,又是别样风情,看得陶然又痴了三分,自己前世今生见过女子无数,但能似这般一颦一笑间都有数不尽风情的女子却是从未见过。进门时的质问早已经忘了,就赵景泽进门时候那副叫嚣着“让宛儿姑娘今晚给我暖床”的欠揍模样,只给他下个****已经客气的不像话了。

    看着陶然痴痴傻傻的模样,宛儿姑娘抿嘴笑着,原来这男人更加不堪。

    “不知宛儿姑娘约我来,所为何事?”陶然问道。

    宛儿嗔怪地看了他一眼,略带怨气地说着:“公子可不好请呢,我这风尘女子身份确实低微,也难怪公子躲着呢。”

    “别介啊!这不已经在这了吗?”陶然焦急地解释着。

    宛儿轻“哼”了一声,道:“才不是呢,你明明带着个狐朋狗友来欺侮我!”

    这回倒是让陶然哑口无言了,赵景泽的嗓门实在太大了,不好解释啊。

    看着陶然挠头骚挠的尴尬不已,宛儿粲然笑了,那笑容真当得上千树万树梨花开的胜景,陶然又看呆了。

    宛儿没好气地点了一下他的额头:“公子想哪些个姑娘呢?怎老是出神!”

    “想和你上床啊!”陶然的真心话脱口而出,一出口才发觉说得不太合时宜,但说出去的话那就是泼出去的水,哪还收得回来。

    宛儿顿时羞红了脸,虽然见过自己的男人心中哪个不是这般想的,但能当着她的面说出口的,还真是没有遇到过,这人的脸皮惩得如此厚!

    陶然都觉着两人应该是聊不下去了,但没想到宛儿微微一沉吟,反而说道:“那可不行,宛儿这身子可是留给将来丈夫的。”

    女孩憧憬美好未来的时候,手托两腮总是最可爱的:“我的丈夫一定要文武双全,如果是个状元郎,那就更好了。”

    这哪是个风尘女子找的丈夫,皇帝的女儿招得驸马都不见得有这好。

    “这简单,本公子明年春闱就去应个卯,再到金銮殿里去走一圈,到时候骑着白马,带着红花来娶你可好?”陶然颇为郑重地问道。

    “尽吹牛。”宛儿羞臊地推了他一把,这一推才发现,两人的距离在不经意间已经离得那么近了。

    陶然一把抓住了推他的手,另一只手却揽住了宛儿的腰肢,明显感受到那女子的身体轻颤了一下。

    一用力,已经香体入怀,宛儿的身体竟是无骨一般,柔软异常,那薄纱仿若不存在一般,满手都是细腻的肉感。

    两人的目光都开始变得有些迷离起来,随着陶然的脑袋逐渐靠近,两人的鼻息也越发的粗重,喷出的热气互相吹拂在对方的脸上,温润而附有魔力。

    宛儿缓缓地闭上了眼睛,陶然的脸已经贴上了她的鬓发,嘴巴轻轻地咬上了她的耳垂:“不知是哪位老板,舍得下这么大的手笔,能请动宛儿姑娘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在她怀里的身体一颤,猝然间飘起,在陶然再抬头时,她已经在三尺之外,脸上再无一丝媚态,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陶然。

    陶然的胳膊还保持着环抱佳人时的形状,看了眼远处的宛儿,颇为惋惜地嗅了嗅了手上残余的体香。早在陶然第一次见到宛儿的时候,他就发觉了不妥。不妥之处,便在于那句电子音“寻到内力源,是否吸收?”,没想到这青楼里的头牌姑娘还是个内家高手。

    “啪啪啪”厢房后走出了一人,拍着手掌赞道:“陶公子果然智慧无双,让我等佩服!”

    “原来马老板喜欢偷窥别人行房事?哦,我倒是却有听闻某些中老不举之辈,需要别样的刺激才能产生兴奋。马老板的身子骨看着也算壮实,怎得就不中用了呢?”陶然说着些阴阳不定的话,戏谑地看着马自珍。

    马自珍脸色微寒,强压住了胸口的怒气,道:“陶公子说笑了,咱们都是生意人,面子是大家互相给的,你说是不是?”

    陶然看着他那凛然狠辣的眼睛,就知道这是个眦牙必报的小人,这哪是生意人,分明是走江湖的狠角色啊!

    “既然是生意人,不知马老板要与我谈什么生意?搅了我的好事,这代价可是会很大的。”陶然毫不示弱地回道。

    马自珍没想到陶然的口气竟然会这么硬,也不知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真有大后台,他倒不敢过分逼迫了。

    “很简单,陶公子的灯具生意,我马某想掺上一股。”马自珍道。

    “哦?那你准备付出什么代价?”陶然问道。

    “天宝行的供货渠道,你都可以使用。”马自珍顿了顿,又道,“还有,若是你真要了宛儿姑娘回去暖床,那也无不可。”

    陶然略带玩味地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宛儿,倒没想到刚刚还娇羞万状的女子,此番被当着面交易来去,却是分外的平静。

    陶然忍不住一阵恶寒,这貌似纯洁的女子底下是该有多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