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你是我一辈子的小女人(甜蜜推荐)  婚内寻欢·老公大人,诚实一点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婚内寻欢·老公大人,诚实一点最新章节!

    天空才刚刚鱼肚白,陆非池就从床上悠悠的醒过来。睍莼璩晓

    昨晚,对她亲过抱过,昨晚,他对她从未有过的温柔。

    以宁因为疲累睡得很沉,依偎在他的怀里,睡得香甜,陆非池的手臂被她枕着,已经发嘛,可是他一点都不在意。

    他轻轻的将自己的身子撑起来,看到她白皙红润的睡颜,心念一动,伸手要去触摸她,食指轻轻的划过了她小巧的鼻头,自己也是温柔的笑起来。

    “冯以宁,我陆非池,这辈子都不会在放开你了,你,就是我一辈子的,小女人。”他觉得好幸福,哪怕这辈子就这样看着她,他都能够觉得心满意足,如今的他,觉得,再也不是【容】里面原来那个冷酷淡漠的老三了,在她面前,他也不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罢了枸。

    以宁因为被她碰了一下,有点醒过来,陆非池见到她要醒过来,有赶紧躺好装睡。

    “嘶……”以宁稍稍一动,只觉得自己身子有点疼痛,一想到昨天晚上陆非池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她就脸红心跳。

    她掀了一点被子,自己的身子果然是一丝不挂,和他的身子紧紧挨着,她就觉得自己的小脸快要滴出血来畛。

    看了一眼陆非池,看见他没有醒过来,还好还好,不然的话,她有免不了不好意思了。

    可是……

    看了一眼,她原本身上的衣服,散落一地,她总是要下床的呀。

    于是,冯以宁掖着自己的被子,然后将自己的身子小心的挪到了床边,够着自己的手,想要去够到地上离自己最近的那一件外套,至少要那一件衣服遮一下,才能够悄悄进浴室洗澡的。

    纤长的食指吃力的够着,可是,却怎么样也摸不到,以宁又将自己的身子往床沿处靠了靠,被子本来就这么大,她一个劲的往自己那里拉扯,那么陆非池那一边自然就笑了。

    陆非池闭着眼,可是他就是觉得身边这个小女人一个劲的勾衣服,而自己身上的被子,却哗啦哗啦的开始被她卷走。

    陆非池闭着眼,却扯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快了,快了,马上就拿到了……”她回头看了一眼陆非池,发现他身上已经没有被子,幸好被角遮住了关键部位,可是这尺度,还是让她脸红。

    匆匆转过了头,继续努力。

    陆非池眯了一只眼,一边坏笑,一边往她身边凑了凑,手指不经意的扣住了它的小腰。

    以宁整个人一惊,怕他醒过来,吓得动都不敢动,要是现在他醒过来的话,说不定又会对她做出一些禽兽不如的事情,她可是没那个力气承受了!

    陆非池一边扣住了她的腰,一边有假装睡着,轻微的打着鼾声,冯以宁心里面才放心下来。

    她的皮肤很滑,很细腻,暖暖的,又很有弹性,摸在手里的手感,该死的好,陆非池的指尖触碰到,就很难停下来,手指越来越不安分的往她的危险地带摸去,冯以宁一下子僵住握住了他作乱的手。

    “阿池,你醒了吗?”她试探性的问道,可是陆非池演技极好,继续睡觉。

    以宁悄悄拨开了他的手,将他老老实实的放在枕边,松了一口气,也管不了他,整个人卷了被子就跳下了床,捡了自己的衣服,就往于是跑去。

    陆非池是在她下床的时候才惊觉她的举动,这个女人居然把被子全部卷走,他怎么办啊!“

    “喂,冯以宁,你把被子还给我!”他气急败坏之下,只能拿枕头挡住自己的关键部位。

    蜜色的肌肤,极富线条的肌肉,在白色的枕套下,显得特别的性感,可是,陆非池可不是暴露狂,现在的他真的觉得非常的……有负担。

    “陆非池,你还骗我,我早就知道,你醒过来了,想算计我,门都没有!”冯以宁在浴室里打算洗澡,拉开了浴室的门,探出一个小脑袋,甜美的声音就这样飘到了陆非池的耳朵里。

    陆非池忽然就笑了,没想到他的小女人,现在真的聪明了不少了。

    他也无所谓了,反正在她面前,他又不是没暴露过。

    于是,他捏着枕头,一路跟进了浴室,杀他个措手不及。

    浴室门被拉开,冯以宁完全傻眼了,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居然和她一起洗澡。

    “陆非池,你干嘛?”她用手挡住了自己的关键部位,可是当了上面,当不了下面。

    “怎么了,挡什么挡我又不是没见过……”陆非池轻松的将手里面的枕头一扔,扔在外面,然后一脚跨进了浴缸,自然而然的躺了进去。

    “喂,我先进来的,我先洗澡,你给我出去!”她推他,可是她的手推在他身上,就好像给他按摩一下,人倒是没有推出去,反而是被他一把拉进了水里。

    “啊呀!陆非池你干嘛呀,你呛到我了!”她有点生气,最多的是不好意思,难为情。

    可是陆非池就这样忽然抵住了她,深情地看着她。

    “你……你干嘛啊,我,我要洗澡了……”冯以宁目光闪烁,不敢看他,更不敢看他暴露在自己视线里的人鱼线。

    瞟一眼,就会脸红的。

    “我知道你想看,不好意思做什么,你都给我生了两个孩子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

    “讨厌。”这个人,耍起流氓来,一点都不含糊。

    “讨厌就讨厌吧,只要我喜欢你不就行了。”陆非池凑近了她,却是没有做什么,只是安静的靠在了她的身边。

    “有点累,给我按按。”他洁白修长的指,点了点自己的背,然后少爷般的闭上了眼睛,等着冯以宁服侍。

    “呸,我又不是你的奴婢,我自己还累呢。”她抄起了一手掌的手,往他胸口撒去。

    “冯以宁,这可是你在勾着我哦,别怪我没警告你啊……”他不怀好意的靠近了她,嗅了嗅她发间的香味,有些神魂颠倒,“再说了,昨晚,用力的人是我,又不是你,都给你榨干了,我当然累了!”说着他在她的耳边亲了一下,亲了她红得滴血的耳垂。

    以宁整个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论***,她永远不是他的对手。“陆非池,你烦不烦啊,我……我想好好洗个澡,时间不早了。”

    于是陆非池也不说话,只是冲她勾了勾手指。

    “干吗?”她没好气的问道,同时更是用手抱着自己的前胸。

    “过来啊!”他道。

    于是以宁过去,靠在他的身边。

    “说了给我揉揉嘛。”他点了点背。

    没办法,看着他像是真的累,于是,以宁就真的给他按摩。

    陆非池整个人爽的要死,多久没有受到她这样的服务了,现在,他就觉得自己整个人好像是在天堂一般,整个人轻飘飘的。

    她虽然将自己整个人的*部位都藏在了水下面,可是动作间,总是有水波一波一波的拍打着他的后背,这样的诱惑,他如何能够挡得了呢?

    陆非池使坏,故意往她身上依靠,后背明显压到了她的胸。

    “喂!陆非池,你怎么这么坏啊?”

    “我不坏的话,你哪里会爱我啊!”他痞痞说道,和平时的那个他有点不符合,好吧,他也真的要在自己的面前,才会这般无耻的。

    说着,陆非池转过身来,藏在水下的手,更是打开了她的身体,将她的一条腿勾住让她不能动弹。

    “喂,你不是说很累了吗,累了……就好好休息啊!”她不敢看他。

    “要是我这样还忍得住的话,你就要替你老公担心,也替你自己担心下半生的幸福了!”

    “不要脸。”她这句话说得极轻,显然是不好意思的。

    “要你就够了,还要脸干嘛?”一边说,一边不经意间,他居然一下子就闯入了她的紧致。

    “嗯……”以宁闷哼一声,昨天被他爱过的地方,还是很敏感,却也非常适应他,他一进来,她就本能的勾住了他的腰身,整个人在水下挂在了他的身上,双手也因为重心关系,勾住了他的脖子。

    “以宁……你说,我们要不要给两个孩子,再添个弟弟或者妹妹?”他一边说着,一边亲吻着她,狂放的抽送着。

    冯以宁早就被他弄得没了神思,只能一个劲的后仰,迎合着他的抽送。

    过了很久,陆非池才将自己完全释放……

    ------------------------------------------------------------------------

    陆非池和冯以宁在江南一品温存了好些天,这中间,没有人打扰,陆非池也完全放下了工作,每天,就只和以宁和孩子们在一起。

    这一天,天气晴朗,对以宁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天。

    一大早,她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陆非池已经起来了,一个人在厨房给他们做早餐。

    “怎么起这么早?”她有些诧异。

    “今天是岳父的祭日,自然是要早点起来的。

    陆非池看着冯以宁一身白衣素服,冲她一笑,让后将一份早餐推到了她的面前。

    “你怎么会知道的?”她问道,心里油然而生的是一点惊喜还有感动。

    “你的事情,我怎么可以不知道,何况,是这么重要的事情。”他回答道,这个回答,让冯以宁很窝心。

    小白从狗屋爬了出来,摇着尾巴问陆非池要吃的,陆非池早就给它准备好了一份上好的狗狗大餐,现在,他和小白,已经是好兄弟了。

    “阿池,谢谢你对我这么好。”冯以宁拿起了餐具,切了一点简单还有培根,非常的美味。

    “我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对人这么好的,我对你这么好,可是有条件的哦!”他一边说,一边又露出了他专属的坏坏笑容。

    “什么条件啊?”以宁提高警惕,因为陆非池的条件,一般来说,都不会是好事情的!

    一提到条件,陆非池就忽然放下了手里的食物,而是深情看着面前的女人,然后他放下了刀叉,只是握住了她的手。

    “我想你,陪着我一起,找回以前的记忆,那些只属于我们的记忆。”这是他心里最大的遗憾,那一段被记忆掩埋的秘密,他真的很想要重新知道,他们之间那一些动人的点点滴滴,是他不想要错过的。

    以宁一听,有些微愣,是,他还没有全部记起从前的事情呢!

    “你会不会嫌弃这样一个我?”陆非池一下子又开始玛丽苏情节了,执起以宁的手,含情脉脉的看着她。

    “你不要这样啦,我有点不习惯,你以前,都不会这样的,有话说话,哪有这么煽情?”现在的他好像就是这样子的,特别的含情脉脉,总是太在意她的想法。“其实你不用这样的,以前的你,有点霸道,不会这样什么事情都顺着我的。更不会这样下厨的,你嘛,以前就是哥少爷,资本家,老是奴役我,脾气不是特别好。”

    好吧,没想到自己以前对她是这样的,或者说,在她的心目当中,自己居然是这样一个人,着实让陆非池有些失望,也有些内疚。

    以宁却是像报了半箭之仇一般,谁让他老是算计自己的?

    “我以前真的是这样的?哪还有呢?”他特别关心这个话题,深怕自己原来在以宁的心目中真的很差劲。

    “还有……反正你是一个挺自我的人,也不是很听我的话,大男子主义特别厉害吧……”以宁憋着笑继续说道,其实她说的也不全是假的,以前陆非池还真是有些这样,不过没有她说的那么严重罢了。

    “所以,以后你一定要好好对我,不然我会对你很失望的。”

    那可不行,她可不能对自己失望的!“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对你更好的。”

    “呐,这可是你说的,小白为我作证,以后你要是对我霸道,我可不会原谅你。”

    “那是自然。”

    “那你以后不能凶我。”

    “肯定不凶你。”

    “做什么事情,不能你说了算,要我说了算。”

    “放心,我什么都听你的。”

    “那你以后不能对我那么动手动脚的,还有……那个……不能霸道,不能需索无度。”一想到他每次和自己那个,她就有点吃不消。“好,当然没……啊,什么,你在说一遍?”陆非池没有听清楚,差一点就给她绕进去了。

    于是冯以宁又将那番话有说了一遍。

    “那不行,除了这个,我都可以答应你,这个不能答应,答应了,我还有什么福利可言,再说了,我这个也是为你着想,要是我真的节制的话,怕你到时候自己欲求不满不好意思开口,所以宝贝儿乖,这个咱跳过……

    “……”天底下,还有比他更加无耻的男人吗?谁来告诉她,还有比陆非池更加不要脸的男人吗,可是,为什么她冯以宁,这辈子就会栽在了他的手里呢?

    陆非池坏坏笑笑,同时将冯以宁拉进了怀里:“好了好了,都听你的还不行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开玩笑,现在先哄着她,到时候真的那啥的时候,可不就是她说的算了,他可是有一百种方法,让她在这个事情上,对他俯首称臣的!等着瞧吧!

    【更毕,明天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