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云端坠落  婚内寻欢·老公大人,诚实一点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婚内寻欢·老公大人,诚实一点最新章节!

    “对,当然对,原来你们都知道了么?”陆非池回头,将妞妞抱到了驾驶座上,将她抱在怀里,要不是害怕吓着孩子,他已经吧唧吧唧的亲上去了!

    “爸爸,你也知道了?你怎么不认我们?”妞妞有点嫌弃他。睍莼璩晓

    涵涵则是看着爸爸不说话。

    “爸爸刚知道不久,只是还没有跟妈妈说。”

    “妈妈知道的,她很早就知道的,只是没有告诉爸爸!”妞妞举手说道:“那我以后就能叫你爸爸了对不对,我真的有爸爸了,对不对?於”

    陆非池没说话,只是深深亲了一下子自己的女儿,不知道如何用语言表达自己此刻的幸福,“你当然有爸爸,当然能够叫我爸爸,我本来就是你爸爸,以后,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了!”

    “可是妈妈呢?要不要告诉妈妈这件事情?”涵涵在后座问道。

    “暂时不要,等爸爸送给妈妈一个礼物,到时候,再让妈妈知道也不迟!”陆非池神秘的说道祝。

    “神秘礼物啊,妈妈有礼物,我们也要礼物呢!”

    “好好,都有礼物,你们要什么爸爸都给你们,好不好?”陆非池太开心了,原来幸福这东西,真的是会一下子降临到自己头上的。

    “好,我要好多好多好玩的玩具!”妞妞说道。

    涵涵则是不说话,心里美美的笑着,现在他觉得,自己的老爸,真的是超好的!

    ----------------------------------------------------------------------------

    江城。

    沈云清稳坐沈氏的董事长,自然是十分嚣张的,有一种农奴翻身做主的感觉,可是她毕竟不是一个经营的料。

    自己以为自己很厉害,所以,那些股东们持保留意见的一些项目,她却是跃跃欲试。

    她并不怕自己的资金周转不灵,因为女儿的男朋友,也就是自己的乘龙快婿,有的是钱,那些大的项目,她都找人评估过,虽然目前没有什么钱赚,但是放长远来看的话,绝对是利好的大项目,所以她分外坚持。

    臻臻在公司的地位,也是不同凡响,因为她有后盾,说话都响亮了。

    办公室。

    “臻臻,过两天,请李慕到咱们家吃个饭吧,顺便把你们的事情给定下来好不好,妈妈还有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要问问他的。”

    臻臻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什么事情都不敢,不是玩自拍,就是一个人在那里化妆,她不耐烦道:“慕慕最近比较忙,我见他一面都不容易呢,肯定没有时间吃饭的,再说了,为了这个事情去烦他多不好啊,妈,你放心吧,我和他之间好着呢,告诉你吧,慕慕可是个君子,对我是真感情。”

    “妈不是怀疑你们之间的感情,只是,一天不定下来,妈这心里就一天没落地,还有一个大项目,我不知道该不该做呢!”

    “什么项目啊,等有空我问问他呗。”

    “算算,到时候还是见面再说吧。”这一下子也说不清。

    沈氏的股票,这些天都是居高不下,股市几乎都涨停了!

    陆非池看着k线图,心里想着,是时候可以收线了,大鱼上钩了!

    于是他一个电/话打给了容言,让他暗中进行操作。

    他不想再浪费时间下去了,对沈氏,他打算速战速决,这样,他才能够跟情牵相认。

    到时候,李慕只要抽出资金,再加上放出消息,让别人知道,沈氏进几次的投资,都是不会有收益的投资,那么很快,沈氏股价大跌,绝对会让沈云清一夜之间从云端跌落,到时候,沈云清,就永远都翻不了身了,而她一心仰仗的未来女婿,到时候,也会给她当头棒喝。

    这就是他要的结果,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要做到极致,对人,对事,他都秉承这样的原则。

    于是,他电/话给李慕,让他找人发消息,沈氏现在项目中的那块地,根本没有一点商业价值,以后,政府规划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也不会进行建设,这样一来,那些已经开工的项目,就会撂在那里,而那些投进去的钱,沈云清一分都捞不到。

    而李慕等这个电/话,已经等的够久了,说实话,再让他应付那个花枝招展的何臻臻,还不如拿把刀把他给杀了来的直截了当一些。

    “三哥,早就等着你这个电/话呢,我这就去办,保证明天头版头条都是这一条劲爆的消息。”李慕挂了电/话,总算是松了口一起,不需要在演戏下去。

    接着,陆非池又电/话给容言,让他好好“照顾”陈琛还有黄毛,让他们把该说的话,都说出来,就当是给沈云清一个见面礼。

    破产加上坐牢,沈云清这后半辈子,那可是相当精彩了。

    她错就错在,对他的女人,动了杀机。

    -------------------------------------------------------------------------------

    第二天,各大版面都刊登了对沈氏项目质疑的报道,沈氏真在进行的几个项目,都将成为烂账,这对于整个江城,都是很大的新文,这两年来,其实在沈卓带领下的沈氏,已经上升成为不容小觑的企业,虽然和陆氏无法比拟,但是沈卓的风格凌厉干练,所以沈氏算得很快,却没想到,沈氏易主短短数月,居然发生这样的大变故。

    然而沈云清关于这件事情,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也是,李慕做事,怎么可能让她收到风声提前准备呢,要的就是打她个措手不及。

    一大早,她还是被电/话铃声给吵醒的。

    “喂,她接起电/话,还没有醒过来。”

    “董事长,大事不好了,外面流言四起,说咱门现在进行的项目,根本是赔钱的生意,现在,股票正在急速下跌,还有很多人在抛售咱们的股票呢!”

    “怎么回事,之前不是好好的么?”沈云清问自己的秘书。“之前政府规划明明是咱通过内幕消息确认的,现在正在间的那块地,很快就会有地铁通过的,可是现在有消息说,城铁根本不会经过那一段地方,而且近几年都不会有动作的。董事长,您说现在怎么办,现在股票一直在跌呢!”

    沈云清急得差一点从床上滚下来!因为之前有消息透露,城铁建设,她那块地皮,是最值钱的,之前,幸亏有了李慕的钱帮忙,她才竞标得到了那一块地皮开始动工的,可是现在,那块地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她所有的钱都打了水漂,而且还欠了李慕一大笔钱,虽然他是闺女的对象,可是还没有成家,总是要还的!”

    正当沈云清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管家匆匆忙忙的敲了房门。

    “太太,太太您起来了没有?”

    沈云清觉得头疼,“嚷嚷什么呢,大清早的,鬼吼鬼叫什么?”

    “刚才,有个快递一大早就送了这个盒子,说是一定要马上交给您看的。”

    沈云清打开了门,接过东西,没有马上看,而是将东西丢在一边:“小姐呢,还没有起来么?”

    “小姐昨天晚上没回来睡觉,也没有打电/话回家呢。”管家如实说道。

    “赶紧打电/话给她,让她回来,就说家里出事了。”沈云清挥挥手,觉得心烦,头疼,可是公司的事情,她也不能不管,于是她穿好了衣服,自己先开车去了沈氏。

    然而,沈氏的外面,已经围了好多的股东,还有一些散股民,嚷嚷着要她还钱。

    沈云清硬是没敢从正门进去,只好偷偷从专属电梯进公司。

    公司内部,已经是忙的焦头烂额,到处都是烂账坏账,还有一些下游的客户,催着沈氏还钱,因为,看着股市,沈氏跌停是早晚的事情。

    何臻臻是听到管家的消息,匆忙回公司的,她也没想到前段时间水涨船高的沈氏,会遇到这样的灭顶之灾。

    “妈,怎么会这样呢?那些消息,不是都确定的么,咱送礼送也送了,上下的关系都是打通了的,怎么可能出这样的事情呢?”

    “你现在问我,我怎么知道,你干什么去了,一整天没回家,这公司,我能指望上你?对了,你赶紧给李慕打个电/话,让他想办法帮帮忙吧,现在,能够帮咱母女的,也只有他了,你们两个关系好,以后也总是要结婚的,这点忙,他不会不帮吧!”

    沈云清这样说了,何臻臻也没办法,于是一个电/话打给李慕,可是电/话那一头,却是无人接听。

    “妈,电/话打不通呀,怎么办?”

    “你瞧瞧,你交的是什么男朋友,关键的时候,帮不上忙!”沈云清是急的慌了阵脚,于是开始乱发脾气骂人。

    “妈,你干嘛说他也,你不想想,当初要不是慕慕帮咱们,咱现在能有今天么,再说了,我们现在还欠人家一大笔钱呢,你都让我在他面前太不起头了!”

    何臻臻觉得实在是丢脸,这现在就欠了那么多的钱,以后,要是真的嫁过去,她真是觉得抬不起头呢!

    “这有什么,这不是应该的吗?”

    “妈,您这么这样啊?”

    “现在别跟我罗嗦,赶紧找到李慕,找不到他,你也别给我回来了!”

    “要不然,给哥哥打电/话吧,请他回来帮忙,哥这方面经验丰富,说不定能够想到办法。”何臻臻这样说道。

    其实沈云清又何尝没有想过情沈卓回来呢,可是当初她费尽心机让他离开,现在出了事,又让他回来,且不说他会不会帮忙,要是他真的肯帮忙的话,到时候又是居功自傲,到时候在想要搬到他,就真的难了!

    “不准叫他,他和沈家没有关系,当年要不是我养着他,他能有今天么?可是我不知道的是,他狼子野心,现在他要是帮了我们,以后,你觉得沈家还有你的立足之地呢?”

    何臻臻想想也是的,现在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正说着,她们要找的人,在这个时候,却自己找上了门。

    李慕走进来的时候,臻臻的眼睛都亮了,沈云清也是感觉到了希望的来临。

    “沈董,别来无恙。”李慕淡淡说道,态度,已经不像以前一样,今天的他,感觉更加冷,也更加沉稳,一点都不想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

    “慕慕,你来啦,我打你电/话你怎么不接,是不是刚才在开车啊?”臻臻看到心上人,小鸟依人的过来,依偎在李慕的身边。

    傅老二看到这个情景不由得扑哧一下笑了出来,看来,老四惹上了一块橡皮糖呢。

    老四李慕看了一眼傅老二,不由得皱眉,傅老二立刻憋住了不说话了。

    李慕不着痕迹的抚开了何臻臻的手,想沈云清走去。

    “沈董,贵公司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也挺难过的,不过,我出资的那一笔钱……”

    “李先生,这件事情,肯定是误会,政府那边的消息,我是肯定的,一定是有人在恶意造谣,中伤沈氏,你放心,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将这件事情查清楚的,到时候,工程继续动工,我的项目一定会成功的。”

    傅老二听了直摇头,心里想着,跟这样的女人他一分钟都不想浪费,于是也就不再戴着面具了:“沈董,看来,今天,那份快递,你是一点都没看呐”

    沈云清这个时候才想起来,管家在早上好像是跟她提过这个事情,而她只是把包裹放在一边,就不了了之了。

    “我建议你,回去好好看看,然后在考虑,要不要和我接着说下去。”这句话,是李慕说的。

    “李先生……”

    “慕慕……”

    “诶,别这样叫我,这个名字,可不是你叫的。”李慕出言阻止道。

    “你和他们是一路的?就是你在背后搞的鬼?”沈云清这一次想明白了,臻臻是个什么样的丫头,她这个当妈的,心里清楚,像李慕这么条件好的男人,还比她小,能看上臻臻吗?看来,这一切都是早就部署好的,就等着她们往下跳呢!

    “看来还是沈董反应快,不过,再快,到现在,也都晚了,沈氏很快就会破产,到时候,我想沈董就没办法和我这样站着好好说话了。”“老四,和她费什么话,直接跟她摊开讲不就完了?”傅老二看不下去,直截了当的说。

    可是沈云清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他,至于他这么算计她。

    “冯以宁,这么名字,我想沈董不会不熟悉的。”傅老二接口道,李慕干脆就退下了。

    冯以宁?找了这么多年的人,这个名字一直是她心里的一根刺,怎么这个时候,居然在他们口中提了这个名字?

    “你们是冯以宁的什么人?”

    “什么人你不用管,你只要不忘记,四年前,对冯以宁做的事情,那么你就该想到,今天会有这样的结果,沈董,你也是大户人家的太太,怎么不打听打听冯以宁是谁的人你就敢动呢?”

    沈云清不说话,她自己知道,四年前,她做的事情,要是抖出来的话,那她确实是站不住脚的,原本以为,四年了,这件事情,不会有人发现的,而且冯以宁也失踪了,可是没想到,这件事会在这个时候被挖出来。

    “所以,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计划好的,让我上位,再让我破产?”沈云清不笨,至少,比她的女儿要聪明很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