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36章 起源(三)  这一定不是我写的文(修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这一定不是我写的文(修真)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六章起源(三)

    朱雀的记忆太过庞杂,无尽的岁月里,需要林晨初去查看的记忆实在是太多太多,因此他也仅仅是看了一小部分,便由季望南来简述一下上古时期,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年朱雀开了灵智化形之后,便随白虎一同游历无尽的鸿蒙界,在这百亿年里,诞生了无数生命,但它们大多数也仅仅是昙花一现,仅仅活过数十万年便消失了。死亡代表着新生,历经百万年,鸿蒙界第一次迎来了生命大开花,无数珍奇生物层出不穷的出现在这片土地上。

    但百亿年过去,当初由朱雀点亮的太阳恒星之火突然熄灭,整个鸿蒙界都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物竞天择,天道不许神明帮助下界凡生,唯有闯过这场大劫,他们才能够继续在这片土壤生活下去。

    大地陷入黑暗七天。无数生命如同被风吹枯的落叶,仅仅在片刻间便消逝与天地之间,数亿万生灵涂炭,天道就是这片无尽的大地上的规则和秩序,它在这七天里恪守本职的收割着各种各样的生命,在展现他的仁慈的同时,也向包括神明在内的无数生命宣读着他的无情。

    第七天过去,天地间存活的生命寥寥无几,在与天道抗争的无数生命力,只有三个种族凭借强大的力量和天赋,成功的存活了下来——妖族、巫族、人族。

    妖族是森林的宠儿,他们容貌出众,拥有短则百年长则万年的生命,虽然在感悟天道方面天赋有限,但本体强大如同法宝,活的越久也就越加强大。他们神通各异,喜好自由的无为之治,群体中有的睿智超群,有的阴冷愚笨,但却出奇的友善。

    巫族是天地的宠儿,他们无论男女都美丽纤细,拥有五百年左右的生命,虽然对于金水火土几个方面的感悟十分牵强,但却对木属性天地灵气有着出奇的感悟和控制力。因此他们也隐居在森林里,擅长射箭和治疗,却对其他生灵有着很强的敌意,因此也格外冷漠。

    而人族则是让所有神明都惊讶的一种生物,他们的进化并不完美,拥有太多的弱点和瑕疵,但就是这些瑕疵,却使他们有着更多的变数。他们只有不到一百二十年的生命,却有着一年一胎的强大的繁殖力,虽然过的是聚居的生活,却因为弱小和部族战争之间的淘汰,而不断生出出更加优秀强壮的后代。

    他们不适合任何灵力,但学习能力惊人,短时间内就拥有了借取水、火、风等力量的手段和工具,也正因为如此,他们虽然死伤了无数优秀的后代,但仍然在灭世的浩劫活下了一小部分。而且手段之高明巧妙,让十二位神明都觉得十分惊艳。

    七天过去,天道选取了在浩劫中存活下来数量最多妖族,为所有生灵的统领。受朱雀神力感化,自扶桑树的石块“树中石”里,孵化出了十只大妖。他们化形为是指金色的骏乌,生而掌控火之天道与生机之道,每十二个时辰,口含一只点燃了焚日神火的扶桑树枝,从东方飞到西方,待到火种熄灭时再返回扶桑神树,日日周而复始。

    渐渐,大地上冰川融化,万物复苏,冻结的水化作海洋,海洋中又再次孕育更多的生命。自海中,应天道又生出了十二位神明,他们每人生而掌握多种天道,但单体力量却难以与四灵相比,论天道的感悟又比不上八神,因此自称为十二次神——宙斯就是其中之一。

    受天道之命,十二主神明各分阵营,分别庇护妖、巫、人三族,以及其他生物,四灵同时成为了妖族的守护图腾神,而刑天女娲鸿钧紫微则庇佑人族,最后西华伏羲共工祝融则站在了崇尚自然的巫族身边。

    十二次神仍旧在成长,他们还需要数百万年才可以褪去凡胎萌生灵智,而就在这数百万年之内,异变突生!

    十二主神中的刑天,虽说不爱说话,看起来严肃,打起架来又十分疯魔,可实际上平时却是个性子闷吞的实在人。他不仅给予了人族无上的修习功法,更为他们脱胎换骨。由于人族的繁衍十分迅猛,加上大劫熬过天赐大气运,仅仅数十万年,便已然从三族中最弱小的,渐渐发展到与其他两族并肩。

    刑天留下了十万八千部武学功法,其中任何一部都足以让人族修炼到圣仙级别,可他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因素——人族,是一群拥有瑕疵的生物。他们可以乐观豁达,但也能阴险狡诈,他们可以无私奉献,但更爱囊闭自珍!

    仅仅是万年,仅仅万年,十万八千部功法便只剩下了三千部,而且其中半数都是残卷!

    为了防止同族中修炼之人反叛,或是本族有才华的后辈被其他部落的更有才华的妖孽碾压,或是提防其他部落学走本族珍藏的秘籍,人族各部落族长几乎绞尽脑汁。

    有的大族部落珍藏数千本修习功法,却只给嫡系血脉的寥寥数人学习,而其他旁系学习的门槛被不断提高,甚至有的要求在学习某部功法前,必须掌握一条小道——感悟天道本就是与修炼同时进行,这种要求几乎就是绝了除了某些天生妖孽的人之外,所有平庸之辈的的修炼之路。

    还有的部族无意间得到其他小部族的功法残卷,为了自己部族的利益,集体出动直接灭了那个小部族,导致更多被代代以灵识传承的功法从此失传。

    有自命清高的大能者,不屑收徒,直到生命到了尽头,才留下零星的几部功法和宝物,传给自己的部族。更有甚者,不惜立下天道重誓,就算是死,也要将这些无上的功法带入棺材里,以保证自己死后也能流芳百世,不被后人追赶!

    但仍有心胸豁达之人,公开授道传业,成立中立的宗门大派,虽说入派仍有斗争,但跟其他的部落倾轧比起,几乎可以忽略。也正是这些人,真正的留下了传承,使人族仍旧不断的进步着。可即便如此,无上功法依旧以及其恐怖的速度消逝着。十万年过去,天地之间剩下了十本无上功法,而原先数千个人族小部落因为战乱,也融汇分成了十个有着数个附属小部落的大部族。

    刑天因为人族的自私,百万年的修为付之一炬,甚至无尽岁月而感悟的“道”也尽数湮灭,气得他根本不愿意再给人族机会。老实人一旦生气,就如同一头倔牛,无论其他神明怎么劝说,刑天都不愿意再次庇护人族,转而隐修与盘古山,闭关感悟天道。

    十个部族长期互相攻打,此消彼长之下,僵持的大约两千多年,直到九黎族的族长蚩尤不知为何惹怒了青龙,帝神苍龙一怒之下,拉着与他关系最好的神祗朱雀(别问白虎哪去了,我只能说,苍龙大胖的皮特别厚,心特别大……),去帮助烈山氏的神农报仇雪恨,打败了九黎族。

    因为神明的生命特别漫长,因此上古时期神族活跃的时候,经常会参与到三族的纷争之中,其他神明也都并没有在意。直到烈山神农氏帝星高照,统一了整个人族部落之后,伏羲在一日清晨对河乾坤八卦盘推演时,忽然口吐一口鲜血,大喊“糟糕了!”

    可已经迟了。

    因为蚩尤太过强大,青龙便分出一个化身与神农立下神契,在神农统一所有部族之后,青龙自解契约离去,可却不料那神农天赋惊人,竟是将神契的每一分复杂的纹路都依靠记忆拓印下来!

    此时正值他统一整个人族部族,踌躇满志之时,他在得到了神契之后,当机立断的下了一个几乎改变鸿蒙界大命运的决策——进攻妖族!

    要知道,人族获得天道庇佑,是四灵也要倾力维护的存在,人族此时气运极盛,甚至远超妖族,如果贸然破坏天道平衡,是要使整个鸿蒙界遭到天谴的!伏羲与玄武当即告诫三族,不可互生事端,可神农何其聪明,人族进攻妖族是逆天而行,可假若他利用神契奴役了妖族大能为己所用攻打妖族,那么就只能算作是他们之间的内耗,人族不会遭受任何报应!

    他们说干就干,凭借着刑天传授下来的近乎逆天的武学功法,人族逮捕了数千只大妖,而后用那可以短时间甚至可以束缚神明的神契,与其签订了无尽岁月的主仆契约。尽管紫微等神明尽全力克制人族的气运发展,甚至剔除了神农的帝运使其陨落,但天道克制神明不能轻易对其庇护的三族动手,于是在再三警告之后,人族仍如一群饥饿的野兽,疯狂的扑向了妖族,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战争仅仅维系百年,妖族的底蕴注定不是人族可以匹敌的,十大金乌仅仅出手三个,便全面压制打退了人族。可妖族对于本族实在太过心软,他们不忍心杀死被奴役的同族,便任由着他们与人族生活在一起,这些妖族需要用终生来服务人族,而那些生命短暂的人族大能死后,他们也只能陪着去死。

    有部分妖族过分渴望自由的生活,直接自爆而死,可也有一些妖族与部分心地善良的人族成为了朋友。为了让朋友能够获得更加悠久的生命,也为了让自己获得更久,他们教会了自己主人一套最为简陋的、甚至不需要拥有引渡天地灵气的法门——结丹功法!

    仅仅数年,拥有妖族御兽的数个人族纷纷结丹!结丹比起炼体来,获得实力来的太过简单迅速,炼体需要几十年的苦修才能获得成就,可吸收灵气结丹仅仅需要盘坐在原地几年即可!尽管答应过妖族御兽不能将秘密传出,可对于自己的子女,这些性情中人还是忍不住将功法传授给了他们,于是又应证了那句老话——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妖族的善良,再次为他们带来了灭顶之灾!

    曾经弱小的人族实在是太渴望强大的力量了,他们渴望掌控自己的生命,渴望掌控自己的人生,于是在知道能够更加快速更加高效的获得强大的实力之后,他们决心要不惜任何代价彻底侵略妖族,势必要找到他们所传承的最高级的功法,改变自己短暂的生命以及奔波的命运!

    那群归顺人族的妖兽,成了第一批牺牲者……

    人族发动了第二次全面进攻,同时人族的大能抓回来更多的妖兽研究,经过数千年的研究之后,他们不断的完善着那套可以引渡天地灵气的功法,但他们逐渐发现,自己的灵根与妖族相比起来简直差的可怜,根本没办法修炼更加高级的功法!

    得知这一消息,他们近乎崩溃疯狂。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神明不出手阻止他们,因为神明知道,他们所做的只不过是无用功。

    可真的如此么?

    自人族进攻妖族,伏羲日日推演,几乎日日吐血,若非神力惊人,恐怕早已身殒道消。而紫微、玄武等神明也隐隐能够察觉到天道的狂怒,人族的行为,将会带来大危机,灭顶的大危机!

    神的预言不会出错。

    一个人族少年诞生。他的父亲是小部落族的少酋长,而她的母亲,则是一个美丽的妖族少女!他的降临,带给了人族无尽的震撼与狂喜,因为他的灵根是完美的!他可以轻易的驾驭任何吸收灵气的功法。虽然在十岁时,因为从未修炼过炼体功法,人族本身孱弱的身体根本经受不了庞大的灵力而灵根尽毁而死,但他的诞生还是成为了人族千百年进攻妖族最大的收获——人与妖的后代,可以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

    于是惨绝人寰的一幕出现了,人族性格的阴暗一面,在修真功法的诱惑下全面的爆发了出来,人族中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主张充分利用妖族这一“资源”,而另一部分则不忍见到生性友善自由妖族受到这样的迫害,又不愿与自己的本族作对,于是纷纷归隐山林。

    剩余的人族强者的执念近乎偏执,他们大多数都是被部族赶出来的云游散人,他们没有强大的炼体功法,因此更加渴望获得修真炼气流的功法。他们冲进弱小的妖族部落里奸-淫掳掠,烧杀抢夺,将幼小的妖族被大批量的掳走,让他们为自己生下后代,可紧接着他们就发现,炼气修为越是高强的,就越难以生下后代。于是他们转而让这些妖族如同畜生般交-配,生下的子孙则从小培养成为禁脔和御兽。

    他们也有愧疚之心,但紧接着就发现,这些愧疚之心会影响他们的道心,阻止他们成长。摆在他们面前的有两条路,要么放手,要么干脆扭转观念,彻底放下崇敬妖族强大的心态。

    事已至此,怎能放手!怎可放手!

    他们已经犯了众怒了,除了一向喜欢置之事外的巫族之外,妖族和能够拥有炼体功法的人族早已看不惯他们的作为,一旦他们放手,就意味着灭顶之灾!

    咬咬牙,必须坚持下去,为了生存,为了强大,只能继续下去!

    于是他们教育自己的后代,彻底忘记妖族的强大与高贵,他们是邪恶的,是无情的,是自己通往鼎峰的踏脚石。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帮助自己生下更加强大的后代;他们的元丹是自己修炼的神药;他们的筋骨,是自己炼制武器的法宝;他们的血肉,是自己进补的美味佳肴!

    妖族,只不过是一群低微的、卑贱的畜生。生存,便是逆天,为了活下去,任何挡在他们前面的,无论天地神妖巫鬼人,全部毁灭!

    天道之下无对错,善之为善,斯恶已。不能说这些人是错误的,只能说,一步错,步步错。误入歪道,退也死,进也死。要么罢手窝囊的死去,要么是硬着头皮走下去,就算是歪门邪道,也要轰轰烈烈的走出一条通途大道!

    鸿钧说过,论生存之道,人族比不过妖族,论智力天赋,人族比不过妖族,但他们有一种其他种族根本没有办法学习的地方,足够让神明为之惊叹的天赋本领——韧性!!

    强大的韧性,源自于亿万年在底层挣扎的生活,人族拥有能够在任何绝境面前找出生路的坚强!在无数绝壁面前,即便是无路可走,也要生生的打出一条通道,此等韧性,疯狂,而又惊艳!

    而如今,挡在这群人面前的第一道绝壁,就是那群掌握着炼体功法的同族——安内必先攘外,绝对不能让那些拥有炼体功法的同族坐享安乐,还要顺手绝了他们的生路……

    ……

    等季望南说道这里时,林晨初是真的惊得无话可说了。那些上古人族还真是不疯魔不成活,而且看如今鸿蒙界,即便是逆天强行修炼炼体流功法,仍旧存在诸多漏洞——不能生育、十岁之前不能修炼……但不可否认的是,这还真的让他们逆天的走出了一条道!人族本身的炼体流功法已经几乎失传,与这种讲究循序渐进的苦修比起来,而炼气流则快速便捷的近乎逆天!

    这种事情,林晨初就算是听听都觉得惧怕,失去才知可贵,即便现在人族的修真界仍存在敝帚自珍的现象 ,但比起上古时期已经强上太多了。这些上古人族的强大与疯狂,在“绝望”的滋养下几乎发挥到了极致。

    如果说神族是天生地养的天子骄子,那么人族便是从地底一步步挣扎着爬上来的苦孩子。神族道途几乎没有阻碍,即便是如他与季望南那样转生过的神族,也根本没有“瓶颈”一说。而妖族巫族即便修炼无法像神族那样逆天,但仍然没有瓶颈一说,只要活着,他们就能近乎无限的强大。但反观人族,挣扎与机遇并生,战乱与强大共存……光是听季望南的转述,当时鸿蒙界的压抑与混乱,也可见一斑。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大部分是详细揭秘上古神话时期的故事,埋了这么久的大伏笔终于揭开,我自己好过瘾啊,不知道大家看的过瘾么?三个种族的各异的个性定的都比较有趣(?),大家猜猜,巫族的另外一个名字叫什么?猜对有奖。

    太阳熄灭,大家可以脑补成冰河世纪,鸿蒙界崩碎,你们就理解成版块漂移吧,反正殊途同归。

    在写妖族的时候,我脑子里闪过的是傻狍子渡渡鸟。

    嗯,殊途同归殊途同归……

    求留言求长评求地雷求各位珍贵的点击……好吧,我也就是说说。

    错别字什么的……

    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