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35章 起源(二)  这一定不是我写的文(修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这一定不是我写的文(修真)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五章起源(二)

    三百万年过去了,鸿蒙界的生命的种子渐渐发芽,无数生命渐渐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露出了萌芽,八位上古神明也终于露出欣喜的神色——他们的同伴,诞生了。

    天道应无数迷茫之灵所期盼,苍龙应运而生,生而掌握王者之道,给予王者庇护与仲裁;

    天道应无数劳作之灵所期盼,玄武应运而生,生而掌握玄冥之道,给予泛者沃土与问卜;

    天道应无数挣怒之灵所期盼,白虎应运而生,生而掌握杀伐之道,给予达者足智与战争;

    天道应无数渴望之灵所期盼,朱雀营运而生,生而掌握生死之道,给予万物温暖与毁灭;

    苍龙自水中出生,他散出了他所有的王者之力,赐予数个平凡的生灵以王权,而他缩小成为一条小龙。他慵懒的沉睡在一颗小树之下,久而久之,身下形成了一汪灵泉,而那颗小树就是扶桑。

    玄武自土下爬出,他让大半个鸿蒙界变为了黑色的沃土,可他的使命仍未完成,他需要不停的行走,直到踏遍无尽的鸿蒙界的每一寸土壤,而他每走一千万步,生灵中就会诞生一个可以依靠龟甲占卜的古祭祀。

    白虎自金石中钻出,他的力量犹如利剑,刺进了无数生灵的神魂,使他们知道,只有杀戮,才能存活,只有争斗,才能进步!做完这一切,白虎力量消耗殆尽,他化作一只白色的小幼虎,好奇云游,疯狂的吸收着各种知识。

    朱雀剥离混沌而生,生而化作一团火球,用生命点燃了一颗巨大的恒星。这颗恒星可以燃烧数亿年,而那火焰的光芒与温度,赐予了无数生灵生机与盎然,森林萌发树木滋长之时,他从灰烬中死而复生,化作一枚小小的蛋,沉睡在了森林深处……

    盘古山顶,鸿钧看着四灵,笑盈盈的对伏羲说:“那个玄武稳得很,我喜欢。这四个小家伙都很不简单啊,我们都是生而掌握一种小天道,经过数亿年才逐渐掌握了大天道和更多的道。可他们却从一出生就掌控了一个大天道和一个小天道,这等天赋和福气,真是叫人嫉妒也嫉妒不来啊……”

    伏羲点头道:“我看那四个小家伙里,那个白虎最有意思,他明明只是司掌杀伐战争,却可所推动的数个战争却每每都与我的天机推演完美契合,没有丝毫的变数和漏洞。他好像有着一眼就能看穿战争走向,甚至有能够把所有的‘变数’都计算出来的能力。”

    紫微星帝道:“那个朱雀才是真厉害,生而掌控生死,只要它一个念头,整个鸿蒙界说不定都要跟着遭殃。如今回归本源陷入沉睡也是件好事儿,只盼望他不要长成一副暴戾恣睢的性子,那便是苍生之福了。”

    共工笑道:“我以为你会称赞与你一起掌管帝王将相的青龙,没想到竟然是朱雀么?”

    紫微像是被戳到了什么痛脚一般,叹了口气道:“青龙只掌管帝王,清闲的很,我听说他在恢复元气,便想要让他来协助我管理星界,日后也好让他更好的接任‘帝王’的神位。可这家伙性子懒惰道一定程度了,我数次去寻他,他不是在睡觉,就是在打盹,窝在一个角落连动都不动一下,才三年就长成了个小胖子,真是让人头疼。”

    祝融舞着手脚吼道:“老子不跟你们在这里胡扯了,我刚刚观看恒星太阳,又有了火之一道的感悟,我要去悟道了,若是让新来的超越,我这老脸就没地方放了!七万年之内千万别打扰我 !”

    邢天闷闷的看向众神:“。。。”时不待我,我也去悟道了。

    众神黑线:“你快去吧!”

    众神犹如兄弟般亲热,女娲和西华手挽着手咯咯的笑着,绝美的容颜将整片天空都染上了彩霞:“真是听着都觉得可怕呢,看来以后我们不会寂寞了。”

    “嗯,可是我们也万万不能过加的干涉他们成长,顺其自然,才是最妙的。”

    因为众神之间共同的默契,他们并没有过度插手四灵的成长,只是遥遥的看着,在他们可能会走上歪路的时候适时的拉上一把——紫微倒是想插手青龙的成长,关键那货宅着就是不出门,他也没办法……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转眼间十万年已经过去,仿佛无尽大小的鸿蒙界依旧贫瘠,一个世界的演变需要太长的时间孕育,所有人都不着急,他们只是慢慢地等着,等待这片土壤迎来它的巅峰,等四灵继续成长。

    ……

    一只圆脑袋的白色小兽鬼灵精怪的望着昆仑山陡峭的山崖,软软的爪子轻轻拍了拍崖壁上的碎石,顿时数块石头纷纷顺着崖壁滚落。他侧耳倾听,“当当当……”过了很长时间,那石头坠落的声音才消失,小兽撇了撇嘴,太深了看样子是没办法下去了。

    正当他准备离开时,眼睛忽然一瞥,竟是看见身边不远的一处石头中镶嵌这一块圆润的红色石头,那石头晶莹鲜艳,看起来极其喜人。他好奇的眨了眨眼睛,伏在一边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块圆石头,见那石头没有丝毫威胁的意思,这才迈着步子轻悄悄的凑上前去嗅了嗅,又舔了舔……

    一个嵌在岩石里的球?不看看它的全样果然很难受啊……

    小白虎咧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利落的亮出两只利爪,闷头开始挖宝石。

    因为害怕自己的爪子刮花这颗漂亮的红色圆球,因此白虎格外小心翼翼细细的扣着。他整整挖了一天一夜,终于将那巴掌大的小圆球给挖了出来,他打了个哈气,轻轻的叼起小圆球溜达到一颗小树下,将圆球放在柔软的草垫上,他自己也跳上去将它盘了起来,仔细的端详。

    圆脸贴着圆球,琥色的眼珠里满是这红色小球的光芒。那红色的小圆球在月光的折射下闪着晶莹的光泽,把它贴近肚皮,五脏六腑仿佛都能感觉到那股暖暖的温润气息。

    我这是挖到宝贝了!?他欣喜的用舌头舔干净了小球,满足的叹了口气,渐渐沉入黑甜梦境。

    ……

    用爪子扒拉着玩,用尾巴转着玩,用嘴吹起推着玩……小白虎实在是太喜欢这颗小圆球了,走路要叼着,睡觉要抱着,吃饭都得用爪子摁着,别人连看一眼都要挨揍。甚至到后来,整个昆仑山脉的所有生灵都知道了——在昆仑山上有个带着红色法宝的恶兽,见到它之后千万一定要闭上眼睛,然后能跑多远跑多远……

    听说后来一些弱小的生灵知道后,还特意立了个灵兽脚下踩着圆球的雕像,用来震慑其他恶兽。因为很多生灵都没有真正看到的模样,所以雕刻的生物越来越奇怪,最后甚至演化除了一雌一雄两只,雄的那只脚下彩球,雌的那只脚下才幼兽,摆在大门两旁震着,看着确实挺吓人……

    不知不觉间,又是三万年过去。

    春日暖洋洋的,总是照的人想要睡觉,小白虎打着哈气,眯着眼睛看着红色的小球上反射的阳光,他满足的将全球盘在肚子上,脑子里刚刚闪过:“好幸福,此生无憾……”之后,忽然就觉得肚子下隐隐传来一阵阵轻微的震动。

    有人从地底窥觊我的宝贝!白虎眼里闪过一丝戾气,他当即条起,小小的白爪子上有着仿佛摧枯拉朽的强大力量,毫不留情的在地上狠狠拍下一爪。只见一阵无形的波动从他爪下传出,瞬间向水波般扩散开来,顿时整片昆仑山哀嚎遍野——谁惹山上那位祖宗了,还特么让不让兽活了!!

    可山上的小白虎却忽然神色一变,不对,这震动是从圆球内部生出来的,难道三万年它跟在自己身边,已经生出宝灵了?!

    他威胁的呲起了牙,要是这个不知趣的宝灵敢弄坏他的宝贝,他就一爪子摁死他!

    正想着,忽然那红色的圆球上的氤氲宝光尽数收拢,在白虎“弄死你弄死你”的目光之下,圆球的波动突然消失了,只听“嘎达”一声脆响,红色的圆球上忽然出现了一个裂纹……

    小白虎的心啊,当时就碎了……

    他焦急的的跳过来蹦过去,像是只猴子一样围着红球上蹿下跳,抓狂的看着心爱的玩具上的裂缝越来越大,一边想着一定要阻止它,一边却又害怕自己一碰球就碎了。终于,在他矛盾的目光中,红球“吧嗒”一声,分成了两半,从里面跳出了一只——

    湿哒哒的小鸟……

    小白虎彻底惊呆了……

    刚诞生的小鸟又瘦又小,他懵懂的从壳里站了起来,身上的粘液裹着风好似让他感觉到十分的冷,激的他不住的颤抖着,细瘦的小腿还来不及站稳,被山风轻轻一吹,顿时撑不住身体软到在地上。

    即便是白虎这样的混世大魔王,见到这样的弱小的家伙也忍不住生出几分保护欲,他凑上前来,粗糙干燥的舌头顺着小雏鸟的头顶,舔了舔他软软的毛。那小家伙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个庞然大物就趴在自己眼前,挣扎几下,睁开了一声湿漉漉的大眼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那只白色的……谜一样的生物。

    “我叫白虎,”白虎傲气道:“是这片昆仑山的老大。你知道你刚才犯了什么错么?”

    “啾?”小朱雀眨巴眨巴眼睛,表示他很懵懂,完全听不懂这个毛很多的生物在说什么。

    白虎继续道:“你刚才弄坏了我最喜欢的宝物!你知道这意味这什么么!”

    “啾?”依旧听不懂……

    “你要赔偿我哦!”白虎冷笑道:“你把我最心爱的玩具弄坏了,所以你得陪我玩,除了跟着我,你那都不许去!”

    “啾?”……

    总而言之,小朱雀在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与白虎莫名其妙的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这份没有契约的条款,奠定了朱雀同学在未来三十万年里,与白虎波(剥)澜(削)壮(蹂)阔(躏)的生活,以及未来的三十亿年里剪不断理还乱的孽(姻?)缘……

    刚出生不过三天,胎毛褪去,换上了一身软绵绵的细小绒毛,小朱雀挥舞这两根小短翅,两条小小的腿完全隐藏在软软的毛里,呆呆傻傻的往那里一站,就能让圆球控小白虎心花怒放。对于一个超级喜欢球状物品的猫科动物来说,比圆球更加具有吸引力的是毛茸茸的圆球。

    直到此时,白虎才发现自己捡到宝了,他越发的满意自己新随从(玩具?),于是小朱雀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

    站在原地发呆——从身边草丛里跳出一只白虎,扑倒,舔舔,然后迅速遁走;

    正常的走着路——从身边草丛里跳出一只白虎,伸尾巴,绊,朱雀倒,白虎笑喷;

    好奇的看树上的鸟儿求偶——从身边草丛里跳出一只白虎,冲上树把那只鸟给叼了下来,很纯良的笑着问:“吃么?”

    虽然小朱雀没有接触过这两个字,但此刻他一定十分理解这两个字的含义——神烦……

    对于众神所担忧的朱雀,非但没有变得暴躁易怒,反而在白虎的恶性养成下,变成了一个脾气绝好、性格温和、脑电波无人知晓的天然呆。至于白虎——只能说,他已经在另一条怙恶不悛的路上,越走越远……

    直到百万年之后,四灵全开灵智。白虎自然是第一个开启灵智的,他轻而易举的找回了自己的两条大天道道,甚至又悟透了七条小道,化为一个英姿煞爽的少年神祗,掌控杀伐战争。

    而第二个开启灵智的,竟是那个被白虎欺负的很惨的朱雀,众神惊奇于平日呆呆傻傻的他竟然能紧随白虎之后找回自己的火之天道和生死之道,同时他又感悟到了两条小天道,生机之道与——毁灭之道……

    众神大汗,朱雀这些年的确是被欺负的很惨啊……

    在众神的祝福之下,朱雀化身为一个容貌好似朝阳的绝美少年,他的脸上如沐春风般的笑容,如同太阳般宽厚仁慈。连号称三界最美丽的女娲,也不由得赞赏他精致的容貌与温良的个性。正在众神赞叹朱雀的天赋与容貌、朱雀本人脸上和脑子里都是省略号的时候,一直沉默的白虎忽然动了。

    他打从朱雀化形的时候,就一直不说话,到了现在他终于忍不住的冲到朱雀眼前。

    “你……”白虎站在他身旁,怔怔的站在他眼前(挡住那群家伙的视线!),脸色憋得通红(好想杀人好想杀人)的道:“你弄坏了我的毛球,你得赔我。”

    ……

    “卧槽卧槽卧槽!”林晨初一把把朱雀神佩丢在地上,风一般的冲到一旁的金苹果前面,抓狂的指着金苹果吼道:“白虎你给我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季望南优哉游哉:“何必呢,何必呢……”

    这块朱雀神佩乃是朱雀神君的眼泪所化成,里面满载着它所有的记忆。用季望南的话来说,他当初在人间界觉醒了神魂,在九重天觉醒了神通,除了神格还未完善,已经初步具备了一个神明所应该具备的东西。因此在林晨初的全力渗透朱雀神佩之后,重新回到了上古之前,找回了自己最上辈子——朱雀神君的记忆。

    可是他看了半截,季望南就把他给叫出来了,原因是钟磐寂已经破除了三十个难关,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再有十天,他就能破关而出,成为真正的神祗。而朱雀,仍然有很多疑问,需要在他破关之前解答。

    作者有话要说:错别字请忽略,明天改。

    弱小灵物雕刻神像这个情节,是恶搞石狮像的梗。事实上最早的石狮像应该是在东汉的一个陵墓前吧,貌似不记得了,各位有空可以去查一下,总之我小的时候经常会担心母狮子会把小狮子摁死来着……

    求留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