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33章 天地神妖巫鬼人(九)  这一定不是我写的文(修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这一定不是我写的文(修真)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三章天地神妖巫鬼人(九)

    钟磐寂的速度虽然比起林晨初还要差上一个档次,但也不慢了,只是这树内世界实在太过庞大,单单是一个枝杈的长度就已经是整个九重天的六十倍,而到了树中心,更是望不到边际。要不是林晨初的神识能够沟通六界神树,就是钟磐寂这样神识过人的家伙都有可能找不到出口。

    两人且走且聊天,时间过得很快,一天的时间过去,他们已经走到了那六棱形的巨大平台的中心。

    钟磐寂忽然道:“小晨,你看那个。”

    林晨初循着他的手望过去,只见不远处的绿色雾气旋成了一道漩涡,像是龙卷风,却更加温和,就像是在温水中旋转的泡沫。

    林晨初眼睛一亮:“马上就要长出一根新的枝杈了,已经八千年了,看来这棵树还在生长。”

    钟磐寂道:“当年扶桑树的高度不亚于盘古神山,这颗六界神树压抑了数万年,厚积薄发,说不定还会超过前者。”

    两人说着,已经走到了那个漩涡的旁边,巨大漩涡的后面,是一个圆形的黑色深洞,探头去看,望不到边际。

    林晨初指着这个深洞道:“跳进去,我们就能出这里了。”

    钟磐寂点头,牢牢拉着林晨初的手,道:“抓紧我。”

    话音刚落,他便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跳。耳边是嗖嗖的冷风,林晨初被钟磐寂拉着也跳进了深洞之内,但很快,一种奇妙的、诡异的失重感袭来,当两人再次找回引力点时,已经稳稳的站在一个银灰色的世界。

    他们脚下踩着的是一个不规则的窝银灰色平台,周围有六根比这个平台更加巨大的六根巨柱,向外扩张着,好似六把弩张的巨大箭矢。他们旁边是一个银灰色的小山,笔直陡峭,可那山上竟然有着一缕喜人的新绿,林晨初眼睛一亮:“这是刚才的那个树芽!”

    钟磐寂笑了笑:“这六根磐石似得柱子,应该就是承载着六界的六根主要的分支。当年扶桑神树上足有十个枝杈,可这颗却只有六个,看来这六界神树的野心还不小。”

    林晨初眼睛忽然一亮:“在哪里!”

    他忙拉着钟磐寂往前跑去,没跑多久,便看到一只巨大的黑色大龟,一动不动的趴在一根枝杈上。黑色大龟安静的伏着,像是在假寐,它庞大的身躯黝黑而沉稳,但与它身下的巨树比起来,却好像是一只爬在树根上的树蛙般小巧,可自他身上不经意流露而出的骇人却比巨树更加巍然,林晨初和钟磐寂似乎是被这股浑厚古老的气息所震慑,竟是半分也动弹不得!

    似乎是察觉到林晨初两人的到来,那巨龟悄无声息的张开了日晷般的琥色大眼,尖竖的瞳孔骤然降下两道赤金色的光束,瞬间笼罩了他身下的两人。

    林晨初只觉得眼前一白,刺眼的光芒一闪而过,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色空间。他的头顶是点点的金色的光球组成的绝美天幕,而身边的黑暗,则是凝聚在一起寂静无声的土灵力!

    原来黑暗竟然是这么形成的!他丝丝的吸了一口凉气,紧接着身边光柱一闪,一道修长的身影落了下来,钟磐寂先是看了他一眼,确定他没有事儿之后,转头看向周围。

    “这是玄武逆境?”

    虽然是问话,但是他的口气并没有太多疑问。林晨初点头说“是”,却听到钟磐寂轻呼道:“小晨,快看头顶上。”

    林晨初顺着他的话抬头,漫天金色光球犹如无数星斗闪闪发光,组成了一条犹如金色河流般迤逦的浩瀚星空。他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但是前后两次心境却完全不同,上一次他无心顾及其他,而这一次,他却深深为之迷醉。

    “好美……”

    钟磐寂也说:“的确是很美。可是你再看看,那金色圆球是什么?”

    林晨初闻言抬头细细去辨认那些金色的巨大圆球,那金色圆球的确看起来有些眼熟,而且散发出来的蒙蒙宝光也十分熟悉。他疑惑的看了看天幕,又疑惑的看了看钟磐寂,接着又猛然震惊的看向金色天幕,骇然道:

    “这些都是元丹啊!”

    元丹就是孕育在泥丸宫的金色丹丸,跟金丹非常相似,但是却更加凝实。元丹是独属仙(妖)族的本命之物,由纯净的无属性能量组成,作用与仙人的元婴一样,可更加精小。而眼前这一大片的金色天幕上的元丹,最大的足有车*小,最小的也有拳头般大!

    要知道,林晨初的元丹也不过拇指大小,钟磐寂的更大一些,大约眼球般大,而北帝仙君的本命元丹,至死也没有超过小指指甲的大小。可他们的元丹与他们头顶上的这些元丹比起来,就犹如是在迪拜的金马桶旁边摆上一颗金假牙……不是一般的不值一提……

    林晨初凝声道:“这么拳头大小的元丹都十分少见,可在这里竟是多如砂砾,随便捡上一颗拿回去,都足够整个南郡的仙族全部修炼到大罗金仙了。假如这些元丹都曾经拥有过主人的话,那么它们定是些极其可怕的存在。”

    “它们的确拥有过主人。”钟磐寂轻轻吐出四个字:

    “——上古妖族。”

    林晨初又倒吸了一口凉气:“浓郁到能够遮住人视线的土灵力,以及漫天的上古妖族的金丹……难道玄武是将鸿蒙界的灵脉吞进去了么!”

    他话音刚落,自两人身后忽然响起一男人悠闲的声音:“我又不是貔貅、浑沌、饕餮那三个吃货,没事儿吞什么灵脉?”

    林晨初和钟磐寂齐齐回身望去,正看见季望南身著一身玄衣,肩托一条红眼小白蛇,不知站在那里多久了。

    林晨初对他的神出鬼没并不惊讶,毕竟对方是神明,修为比他强上不止十万八千倍,反倒是他口中的话更牵动着他那颗蠢蠢欲动的心——

    “貔貅不是那个说话总是被人打断的合成兽么,怎么上古也有?”

    季望南肩头的小白蛇似乎对“合成兽”这个此很不理解,歪着脑袋亲昵的蹭这季望南脖颈,看的林晨初一阵发麻。

    季望南用手指轻轻的绕着小蛇的头,玩不亦乐乎,道:“东帝只是造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东西,那个所谓的‘貔貅’连真正的貔貅的一根手指头都打不过。除此之外,在上古洪荒与貔貅齐名的圣妖还有许多——穷奇、梼杌、骏乌、应龙……他们各个都有力抗祖龙的实力。只不过祖龙因为有青龙和祝融两大神明庇护,因此上古一战得以幸存。”

    林晨初接着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人们说这些上古异兽是龙子,那纯粹是胡扯。那些都是凡人无耻的yy出来的,其传说的来源,很有可能是某些真龙天子的家伙,为自己开后宫所找的借口,因为只要一句‘龙性本淫’,就堵住无数鳏寡们(寡妇光棍)的悠悠众口……”

    季望南干咳一声,尴尬道:“嗯……虽然比喻比较天马行空,但也是正确的。你应该知道,科学证明,两种不同物种的染色体数量是不同的,因此根本没办法生出后代。”

    小白蛇被他烦的恼了,张开血盆小口将他的整个手指头都吞了下去,顿时筷子粗细的小白色被撑得像是小孩玩的马鞭。而另外两人都有点发蒙。

    天知道,一个穿着繁复古装的男人站在你的眼前,张口一个“染色体”,闭口一个“科学证明”,是有多诡异。连钟磐寂都听得愣愣的,林晨初倒是听得懂,但他显然比小白蛇更抓狂:

    “卧、卧槽……”他憋了半天,憋得脸色通红,终于又憋出一句:“……卧槽!”

    季望南哈哈大笑:“你先莫急,容我将最重要的事情办妥。”

    他转头看向白色小蛇,低声说了些什么,那白蛇点了点头。之间光芒一闪,小蛇当即变成了一个身穿白衣的绝世佳人——婳舟!

    婳舟朝林晨初笑了笑:“好久不见。还要多谢你帮我救下帝君阿武,若非如此,我也不能得幸成神。”

    那笑容美丽非常,看的林晨初一阵心花怒放。

    钟磐寂幽幽道:“姑娘,你就这么定下来了?不准备再找了?”

    婳舟看向钟磐寂,愣了愣。季望南却笑骂道:“就你小子最记仇!我不就是当初偷偷把你的心头好偷下山,让你急了一整年么?放心,小舟是不定也得定,她这辈子就跟我绑在一起了,我们两个公用一个心脏,还是你家小红鸟帮着续的心脉。你要是敢动歪脑筋,我就想办法让你想觉醒拖延个几万年,然后趁机拐走你家小晨。”

    婳舟脸色顿时大窘,双脚一蹬,化作一道白影消失在黑暗中。林晨初望着她的背影,意犹未尽道:“娇羞无限啊这是……”

    钟磐寂冷冷道:“拖几万年?你拖得起么?”

    季望南一愣,哈哈大笑,摇着头,含笑不语。反倒是林晨初义正言辞的指着他道:“咳咳,身为一个男人,怎么可以指使自己的对别的男人动用美人计?这绝对最窝囊、最无耻的一种行为!如果你敢这么做,我一定会解决掉你这个社会败类……然后正义的使者会帮你照顾的你的妻子的。”

    钟磐寂眼刀刷刷的射向季望南。后者先是一呆,随即擦了擦冷汗:“话说,白虎你都对小红鸟做了什么啊,我就是随便一句调侃,话题怎么就不受控制的往‘舍妻诱弟,见色起意,杀友夺妻’的方向发展了呢?才几句话啊,玄武门之变的桥段都被翻出来了……”

    钟磐寂的眼神依旧凌厉:“没做什么啊,我就是和他在飞船舱室里,深刻的探讨了一下人与生物的繁衍问题,研究了一下跨物种之间究竟能不能生出后代。”

    林晨初:“……”

    钟磐寂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林晨初的肚子:“夫君,我都努力了好久,可为什么你还是连个蛋都没下出来呢?”

    林晨初淡疼道:“可能……我是公的?”

    季望南抓狂:“你们两个都住口!”

    事实证明,近墨者黑——这句话是真的。

    婳舟很快就回来了,而三个大男人之间的话题,已经到了会被系统屏蔽报警的地步。见唯一一个女同志回归,三个都及时的刹住了闸,林晨初和钟磐寂依旧一个一脸淡定、一个一脸阳光,只有季望南悻悻的摸了摸鼻子,问:“小舟,白虎的神格可取来了?”

    “取回来了。”婳舟点头,顺便指了指身后一个长相颇为俊美中年人道:“顺便把他也给回带来了。”

    说着,她反手,从乾坤戒指里翻出三样东西丢给林晨初,林晨初连忙接住,定睛一看,是一对古朴的黑色手镯,还有个金色的……苹果。

    那个跟在他身后的俊美中年人看着那个戒指,两眼放光:“哦,舟,不管看都少次,你们东方的这些神奇的空间法宝依旧让人叹为观止。”

    林晨初和钟磐寂看向那个中年人,只见他身穿一件白色吊带连衣裙……不,是古希腊神袍,高鼻梁,有着一双深邃睿智的眼睛,容貌颇为俊美威严。这位西方老帅哥先是惊叹的看着那枚空间戒指,然后目光上移,缓缓的停在了林晨初的脸上,紧接着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整整盯着林晨初的脸看了十秒钟,然后默默的转过了身,从身后掏出了一只……公鸡!

    他飞奔到林晨初眼前,双手托着公鸡呈到了他的鼻子底下,高声诵道:“啊,美丽的东方少年,请允许我向你倾诉吾无尽的爱意!你的光芒犹如吾儿阿波罗所侍奉的太阳,你的美貌比起神王宝座更让吾痴迷,请允许吾用这只……”

    “刺啦!”

    钟磐寂笑眯眯的收回了手里的剑,拈指捏起那只已经被他剃光了毛的鸡,轻轻道:“挺肥的,正好炖个鸡汤……”

    中年老帅哥愣了愣,转头看向站在林晨初一旁的钟磐寂,忽然骇然道:“啊!是你,你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白虎!”

    “吾儿阿波罗?”林晨初看着这个忽然就冲上来示爱的中年老帅哥,幽幽道:“你是……宙斯?”

    神王宙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退出三尺开外,满脸忌惮的点了点头:“正是。你认识我?”

    林晨初默默的看向婳舟:“你怎么把他带来了……”

    婳舟亮了亮手里的软剑:“那些该死的斯巴达勇士把白虎的神格藏在了帕特农神庙里,还说这是属于赫拉的……我一个不小心杀多了,宙斯就不乐意了,非要过来要赔偿。”她“切”了一声:“不就杀了三百个斯巴达么,都答应赠给他们归元丹祝他们打温泉关了……宙斯你个小心眼。”

    林晨初:“……”原来《斯巴达300》是这么来的么?

    钟磐寂冷笑:“他哪里会惜那300条人命,怕是在外沾花惹草闯了祸,过来讨宝物救人了吧。”

    宙斯似乎很忌惮钟磐寂,面有苦色道:“嗯……我爱上了美丽的少年伽倪墨得斯,可是赫拉却要用计陷害他。我听说你们这里有一个紫微星帝炼制的宝物‘天水瓶’,希望能够借给我一用。”

    林晨初望着钟磐寂不明觉厉:“艾玛,还真说对了,他是从哪儿推测出真相的!”

    婳舟听他说完他与伽倪墨得斯的故事,不由得皱眉道:“夫为妻纲,赫拉怎么总是如此善妒蛮横。她都迫害了多少美貌的少年少女了,下回我看见她可得好好教育她一番,不要总是欺负那些可怜的凡人他们的孩子。”

    宙斯的眼睛“刷”的就亮了:“啊,那就谢谢你了,你真是个比阿弗洛狄忒还要美丽!”

    只听婳舟继续笑眯眯道:“……老公喜欢在外面扎花惹草,直接杀掉就行了。要是杀不死,阉掉也能解决问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