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32章 天地神妖巫鬼人(八)  这一定不是我写的文(修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这一定不是我写的文(修真)最新章节!

    第二三二章天地神妖巫鬼人(八)

    钟磐寂把这艘飞船赠给了沈拓,名义上是补偿他,但实际上却是为了答谢他的救命之恩。这飞船已经相当一个小型的仙府了,不但能够储物,飞行速度也足以在渡劫期手下逃生,加上他勒令浅篱在人间界时必须和沈拓绑定,沈拓百年之内注定是飞黄腾达的节奏(前提是别被浅篱吃穷了)。

    林晨初暗叹一口气,这也就是浅篱和沈拓两人曾经惹过钟磐寂,如果一个跟他保持良好关系的话,这两人在整个鸿蒙界横着走都没问题……

    飞船又行驶了三天,终于在第四天靠了港,一大早上浅篱就兴奋的喊着:“快看快看!是三重天!”

    林晨初也从冥想状态中醒了过来,遥遥的看过去,空间大门的顶端确实写着“三重天”三个字。他其实也有些好奇,三重天跟四重天一样是人间界,但却一直十分神秘。所有攻上九重天的人族都是四重天的,三重天还从没见过,也不知道这三重天……

    他话还没想完,从空间大门外传进通道内的景象,险些没把他惊得从船上掉下去——之间眼前是一片繁复的欧式建筑,下方还有无数黄毛红毛黑毛白毛朝着空间巨洞顶礼膜拜,口中口号震天:“伟大的神王宙斯和战争女神雅典娜啊!请保佑我们夺回我们的公主。”

    林晨初忽然好像知道了另外那十二个神明是谁了……

    卧槽,奥林匹斯山跟不周山是不是同一座啊!!

    正当他纠结着的时候,冥冥之中却幽幽传来一声召唤,他眼睛一亮,忽然道:“浅篱,沈拓,这三重天你们两人去闯吧,我和钟磐寂还有事情,就不陪你们两个了!”

    他说完,就拉着钟磐寂跳下飞船,目送这飞船和飞船上的一人一兽目瞪口呆的离开。

    直到空间巨门再次消失,钟磐寂挥手丢出了一架小一些,但是更加精致的飞船。林晨初看着飞船上的宝光满眼放光道:“好东西啊,极品飞船,这一艘船够寻常仙族少奋斗五百年了吧。”

    钟磐寂刚才一直没说话,直到现在才问道:“你感觉到玄武找你了?”

    林晨初点头,和钟磐寂走上了飞船:“嗯,我们现在在六界神树的枝杈末端,季望南就在神树主干等着我们。我还有很多事情要问他,没想到这么快……”

    “那么,在你见到他之前……”钟磐寂冷冷道:“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

    林晨初的小心脏咯噔了一下:钟磐寂这几天一直情绪不高,该不会是因为自己的“地下恋情”政策给他带来不满了吧……可他不像这样的人啊!

    林晨初这边还在惊疑不定,那边钟磐寂已经开始咆哮了起来:“在通道里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逃走!”

    林晨初愣住了。

    钟磐寂有些崩溃,他抓着林晨初嘶声道:“我就算是这个神魂飞灰湮灭了,也还有两个神魂可以继续重生,可你不行啊!你只有一个魂魄,一旦魂飞魄散,那就是真的远离轮回魂归冥海了!冥海那么大,就算是我找到了你的残魂,你还能记得我了么!”

    他的手从林晨初肩上无力垂下:“眼睁睁的看着你在我眼前死了无数次,我真的受够了。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改变了命运,轮回了那么多次才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却差点又功亏一篑!”

    “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么?”他低下头,用近乎哀求的口吻道:“你答应过我的!活下去……”

    活下去……

    林晨初忽然觉得脑子猛地一痛,眼前竟是猛地出一个画面,画面里哀鸿遍野,正是一个生灵涂炭的九重天!他看到钟磐寂哀嚎着抱着自己的尸体……不,那个人不是钟磐寂,是白泽,那么他怀里的人——是南帝仙君!

    只见白泽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神色一狠,生生将右腿上的肉削掉了一大块肉!匕首金光闪过,林晨初看着迸溅的鲜血,骇然的倒吸一口凉气。白泽喃喃有词的挥舞着手中的匕首,竟是生生的在自己腿骨上刻下了专注于自己的朱雀印记!新鲜的血液染红了自己衣裳,最后一幕,定格在钟磐寂挖出自己心脏,将闪动着金光的心血滴在自己的眼角而后死去的场景。

    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

    白泽当时喃喃自语的,就是这三个字!

    早先在颠倒迷幻阵的时候,林晨初就已经知道,自己和南帝仙君其实是同一个人,换句话说,他就是自己的前世。如果自己刚才看见的那一幕,是自己上辈子亲身经历的话,就说明回忆起白虎记忆的钟磐寂,曾真的无数次尝过这“刻骨之痛”!

    仅仅是想想,林晨初都觉得有些不寒而栗。难怪钟磐寂在人间界时要赴死,假如是自己的话,知晓前世的爱人无法记起自己,最后的结局是跟自己同归于尽于劫雷之下,恐怕不疯也彻底绝望了。他想起自己眼角的那颗痣,又想起钟磐寂曾经跟自己说过关于泪痣的故事——

    “这种泪痣形成之时,就代表对方的魂魄重新凝实重回轮回……”

    “但是这种逆天之举,却有着时间最为残忍的代价,那就是忘记自己和自己爱人的一切,永生永世不会爱上任何人,除了前世的爱人。”

    林晨初苦笑,这泪痣,与其说是拯救,不如说是诅咒。他从前以为这个诅咒,诅咒的是自己,可现在看来,被诅咒的那个人是钟磐寂才对。

    白泽之所以要在腿上刻下自己的印记,就是不想忘记自己——即便脑子里的记忆消失了,至少骨子里还记得……

    林晨初看着眼前依旧低头,显得很低落的钟磐寂,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真不愧是杀神,逻辑都是血淋淋的……”

    钟磐寂愣愣的抬头,正看见林晨初朝他温温的笑着,还颇为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我违约了,要惩罚我么?”

    钟磐寂还是愣愣的。

    林晨初忽然有些泄气,脸上的笑容渐渐僵化,就在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某鸟终于炸毛了!

    “老子在诱惑你啊,诱惑你啊!你就不能配合一点的扑过来么!”

    结果钟磐寂确实是扑过来了……

    “不是让你变回本体扑过来啊!卧槽……好沉。”

    白色的大毛球一边扯着魂体的衣服,一边瓮声瓮气道:“是你说要我惩罚你的,自然是我怎么喜欢怎么来。”

    “我反悔了,我反悔了啊!”

    “南帝仙君金口玉言……”巨兽滚热粗糙的舌头狠狠舔舐着冰凉的身体。

    “都说了不要跟我提这个梗了!

    ……

    飞船飞快的在浓郁的木灵气中冲开一条深邃的通道,但很快涌动的灵气又将飞船飞过的诡计重新淹没。

    华丽精致的小船上,船舱的大门虚掩着,里面是不是传出一些诡异的“吱嘎”的木板的声音,以及低低的喘息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嘶哑的声音响起:

    “疼……”

    “那我轻点……这样行么?”

    “嗯……嗯钟磐寂,其实我真的不介意你用人形的,真的。嗯~!现在我都不敢出声……会吃一嘴毛。”

    “……”

    “钟磐寂。”

    “嗯?”

    “其实……那个……我也爱你。”

    “……”

    “啊,不要!……疼疼疼疼疼啊混蛋!!”

    飞船飞快的向六界神树主干飞去,很快消失在茫茫的绿色雾气之中,而此中细节,注定不足为外人道也。

    **

    五日过后,精巧飞船的舱门忽然打开,透过舱门射入的,不是茫茫无尽的绿色雾气,而是美丽莫测的七彩光华。

    林晨初扶着腰慢悠悠的走下了船,他的第一句话不是“腰疼”,而是:“哎,这地方比较适合诞生玛丽苏女主哦!”

    钟磐寂收起了飞船,和他并肩站立:“季望南呢?”

    林晨初四处看了一圈,他们现在脚下踩着的是一条极长的树皮长廊,长廊周围是遥无边际的碧绿世界。他们不远处是是一个等六边形的巨大平台,脚下树皮坚硬胜过磐石,呈灰白色,却散发着盎然的生机。

    他道:“我们现在应该还在六界神树之内,要到那个平台才能找到出去的路。”

    钟磐寂点头,拉着林晨初慢慢的往巨大平台走去。

    两人继续船舱里未完成的话题。林晨初问:“所以说,我的泪痣其实是你用心头血点的?罩门是酒?”

    钟磐寂点头:“嗯,只有咱们两个任意一方喝醉,诅咒就会暂时消失。但是你也知道,当时的情况下,不管是你喝醉,还是我喝醉,最后结果都是我受罪……”

    林晨初默了默,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丝毫没有说服力的表示他很同情。

    钟磐寂淡然道:“其实没什么,只要你让我都补回来就行,比如我变……”

    “住口!”

    在林晨初不懈的追问下,钟磐寂终于将白泽与南帝仙君的故事公诸于。

    其实林晨初自己猜的也把八=九不离十了,无非是南帝到六重天之后,走了自己的老路,被白泽给灌进笼子里了,只不过当时情况比较虐,两个人明明互相喜欢却都不说,南帝更是以为自己是喜欢女人的,每天各种别扭傲娇相爱相杀虐恋情深……

    直到东帝的阴谋爆发,五重天忽然多出了一万大罗金仙,南帝误打误撞从一个侍女口中得知九重天的战争,便对白泽虚与委蛇想方设法从笼子里跑了出去,逃回九重天去救凤族。结果凤族没救成,把自己搭进去了,等白泽发现时赶到了九重天,仙族们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北帝死了,南帝也就剩下半口气,正在跟东帝缠斗。

    当时他竭力把剩余的部分仙族转移到了七重天,然后上去救南帝时,他已经被打的魂魄尽散。

    接下来的剧情,林晨初已经想起来了,但钟磐寂再次说出来的时候,还是果断的心疼了。

    ……然后就被忽悠着又交出了自己的菊花。

    得妻如此,反攻无望……

    总之,南帝仙君故事,他的后世林同学给了他一个极其合理的评价。

    跟原先的“自己”一样,不作就不会死!——切,这两个花瓶,

    林晨初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五天前还差点把自己给作死……

    阿飘林晨初仗着自己没有实体,飘起来毫无障碍,美滋滋的任由着钟磐寂拉着走,这场景如果被外人看见了,八成会以为钟磐寂是拖这一个充【哔】娃娃。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某个脸皮极厚的家伙,成功转变为不要脸的状态……

    “娘~子~,我腰疼。”

    “嗯,回头给你两颗十全大补丸吃吃。”

    “呃,不用了……”

    ……他可能是想起了自己曾经作死的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差不多会进入彻底揭秘状态了,嗯……

    和谐时期,让我们保持低调,小船儿推开波浪……

    其实本来是想要写一下三重天的斯巴达武士的,不过因为衔接问题暂时砍掉了,希望以后又几乎写哦~~

    第二更结束,求留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