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31章 天地神妖巫鬼人(七)  这一定不是我写的文(修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这一定不是我写的文(修真)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一章天地神妖巫鬼人(七)

    林晨初虽然有神识,但由于现在是阿飘的状态,根本没办法催动灵力,自然也无法确认六界神树现在的状态,但值得一喜的是,在这神树的内部世界里,他真的能够隐隐察觉到神树连接着六个世界,可只是以他现在的力量,根本没有办法调动神树,只能单方面的感应。

    所以也就是说,只能等季望南来找他们了。

    钟磐寂将沈拓带进了飞船的内部,浅篱则是盘在一边呼呼睡觉。林晨初从冥想的状态中醒了过来,手指轻轻翻动,一把钥匙出现在他手中。

    “浅篱。”他唤道:“你过来一下。”

    和所有幼族一样,浅篱也更加喜欢维持兽形,毕竟成年之前还是维持这种状态更加省仙元力,而成年之后变幻为人形,则能加速感应天道。它盘在一边,九条尾巴将自己裹成了一个软绵绵的大毛球,只露出一颗青色的小脑袋,见林晨初朝他招手,尾巴顿时像是花瓣般舒展开来,晃来晃去的显得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什么事儿?!”它颠颠的跑了过来。林晨初看得出来,这只九尾狐幼兽还是没有放下对他的戒心,狐狸向来聪明,兽族中两大狐族——天狐族和九尾狐族皆是不凡,一个天赋凌人,一个魅惑天下。天狐族数量不多,但大多数都能成为大罗金仙,而九尾狐族则闻名于他们那一个个祸国殃民的容貌。

    可以说,九尾狐族的女人个个拖出去都力压绿茶婊,男的随便拉出来一个都能稳当男二号……当然,九尾一族也诞生过不少大罗金仙,其中最负盛名的那位,在华夏也是赫赫有名。当然,她并没有和任何人族结成道侣,但被她美色所迷惑的人,却擅自杜撰了一个故事,将她与一个人族皇帝的妃子捏在了一起。她叫青丘,江湖人称——妲己!

    也正是因为姿容太过迤逦,所以九尾狐族向来接受的都是最为保守的家庭式教育,尽管只是笑一笑就能迷得凡人甘拜道袍之下,但是通常情况下他们的戒心都非常高,警惕性也丝毫不亚于他们的美貌。

    但是不管怎么说,浅篱都还是个幼族。林晨初露出了一个宠溺的笑容,将手中那枚从周围青色的雾气中凝练出来的钥匙露了出来。

    “你救了我一命,我现在没有肉身,身上的宝物也都没有了,所以就把这个给你好了。”

    浅篱看到他的笑容也不由得一呆,但九尾狐一族天赋便是魅惑术,林晨初的如今只是魂魄状态,即便再怎么惊艳,也终究不是魅惑之术,浅篱也只是单纯的呆了呆而已。他暗道蓝颜祸水,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清秀的少年,伸手接过那枚钥匙,举在头顶仔细的看着:

    “这是什么?”

    “我称呼它为……”林晨初顿了顿:“万能钥匙。”

    浅篱眼睛一亮:“你是说,它能打开任意一个锁头,包括厨子的贮物柜么!”

    林晨初:你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到底是想到了什么!

    他暴汗:“呃,不是的。虽说它叫万能钥匙……”他用仅仅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低声道:“可它打不开wifi和女浴池的紧缩的大门,要是能打开我就不给你了……”林晨初干咳一声,大声道:“我是说,它可以打开这六……额,秘境的任何一界,只要你拿到它,就能任意穿梭于秘境六界百年。记住,只有百年,而且每次最多带三个人穿越空间大门,百年之后它就会消失。”

    浅篱先前暗下去的眼睛又亮了起来:“有了这个和沈拓,我足以攒上够我吃上千年的烤鸡了!”

    身为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妖,你难道不应该为你的饕餮之欲而感到惭愧么!林晨初黑线。

    他咳了咳,道:“我已经满足你的愿望了,你是不是也应该回答我一些问题了呢?”

    浅篱用一种“我就知道”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道:“问吧,看在你用的武器,是我最崇拜的南帝圣君用过的凤鸣神箫份上,我可以回答你三个问题。”

    林晨初先是一愣,然后暗汗:原来你是我的粉啊……我要说我就是南帝圣君,你会不会吓死。

    但他现在显然没那个心情:“上古之战以后,七重天的仙族过得如何?”

    浅篱皱了皱眉道:“你知道分界之争?!”他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道:“算了,谁叫我答应你了呢……”

    他开始不紧不慢道:“我其实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当年分界之争死伤无数,仙族也改名为妖族。当年,魔君白泽随手将七重天与六重天之间的禁制打通,使妖界和魔界互通,但是他也和南帝圣君、北帝圣君、西帝圣君一样,直到八重天崩溃也没有回到妖界。”

    “如今妖界还算强大,我爷爷,也就是妖皇浅析圣上,用神力建造了六座固若金汤的城池,分别为蓐收、句芒、共工、祝融、后土——也就是金木水火土四大皇城。凤族、龙族、木族、兽族各占据了四大皇城,而剩下的那个蓐收皇城,则是作为皇族与六重天的外贸交流城存在。”

    林晨初松了口气,魂魄状态苍白的脸色也不由得缓了缓。浅篱应该隐瞒了一些,但是不难推测。如今魔界的五重天应该已经没有多少人族了,也正是因为如此,妖界才能通过五重天投下妖族,但因为天道限制,只能下一个浅篱这样炼虚期的幼族。皇子下界,它身上应该带了不少宝贝,看来妖界现在应该是与九重天势均力敌,至少九重天能够掌控仙人的舆论权,却不能伤害这个小小幼族。

    他又问:“你为何会下来找我?或者说,‘神谕’是怎么一回事儿?”

    浅篱翻了翻乌溜溜的眼睛:“我先前还当你比那个钟磐寂好一点,没想到你们两个是一丘之貉。一个问题就了解了我妖族的大概,第二个问题就开始挖秘辛了么?”

    林晨初黑线:那是你蠢,你直接说妖族过得很好不就得了么?

    但可喜可贺的是,小浅篱没有他那个厚脸皮。他缓缓道:“我是因为‘神谕’才到人间界找你的。妖皇陛下四重天丢了一张画有祭神舞的画布,勒令他的子子孙孙,无论如何也不能忘记寻找‘涅槃之人’的使命。但是因为天道限制,只有到达只有修为未过金丹期的人族少年才能进来……然后我就遇到沈拓了。”

    林晨初暗暗点头,卯辰人脉甚广,手头稀奇古怪的东西又多,沈拓会得到这块画布也是情理之中。

    他想起了什么,连忙又问道:“那你可知当年参与战争之人现在过得如何?”

    浅篱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八千多年了,除了木族的几位大能者,其他族自然是都死了……”

    林晨初的心“咯噔”的一疼,即便早已猜到结果,也忍不住唏嘘——那些人都是他的战友,是同生共死同患难的族人。浅篱见他黯然的神色,好奇的摇了摇尾巴,继续道:“这个问题其实也不是秘辛,我多讲点也无所谓。”

    他的大尾巴缓缓伸到林晨初的眼前,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林晨初黯然一笑,将小狐狸柔软的尾巴抱入怀中,悄悄道了句:“谢谢。”

    浅篱另外几个尾巴也开始摇了起来。他慢悠悠道:“木族的大能者九穗圣君前年刚刚去世,如今资历最大的便是荆枏圣君,听说他当年参加分界战争时,还是个刚刚成为神祀的年轻人,但已经立下了赫赫战功。”

    “兽族当年的那几位族长全部都去世了,麒麟圣君(麒麟王)和龙族的龙圣君(老龙王)合葬在麒龙山,山上种着茶树和祭祀神殿内还布了棋盘,每到初一和十五那天,都能听到喝茶下棋的声音,但始终见不到人影——等我带着通灵丹回去再看看。山下还有个无名小陵,陵碑上什么字都没写,但却刻着一条纤细的白龙,据说是北帝圣君的爱妻,老龙王的长女婳舟圣君的衣冠冢。”

    “至于凤族……”浅篱顿了顿,他闷闷的抽了抽尾巴,泪眼汪汪的对林晨初道:“你揪疼我了。”

    “啊!”林晨初连忙松手“抱歉抱歉……”

    浅篱委屈的抱着尾巴团成一团,蹲坐在一旁道:“凤族可能是所有妖族中,在分界之争获益最多,但也是损失最多的一族。”

    林晨初愣了愣:“此话怎讲?”

    浅篱道:“分界之争是在南郡打起的,南郡是凤族的大本营。因此那些死在南郡的仙人的宝物,大多都是进了凤族的藏宝阁。当然,那些宝物都是次要的,其中最珍贵的还要数那些数不胜数的阵法、药谱、修炼功法。因此,整个凤族在妖族的地位都十分超然,但是他们却从不出祝融之城,而是呆在里面安心修炼,谁也不知道凤族之内现在到底有多少大罗妖君……和妖帝。当然那些宝物东西凤族也并没有私藏,而是每百年开放十天,需要所有妖族用功德簿来换,功德深厚,就能在藏宝阁之内换取阵法、丹药,甚至是高深莫测的修炼功法。”

    林晨初暗暗点头,看来凤族继自己之后,出了个不错的掌权人。浅篱继续道:“但是分界之争,凤族也是损失最多的一族。其中最大的一个损失……应该就是我最仰慕的南帝圣君在这场战争中失踪了。”

    “失踪?”林晨初问道:“为什么只是失踪,八千多年没有出现,谁都会以为他……”

    浅篱忽然严肃道:“既然没有看到他身死,那么他与北帝圣君、白泽魔君、以及西华圣君就都是失踪!”

    林晨初有点感动,但还是暗暗腹诽:“这种只要我不醒来,这世界就不存在的境界……还真是高。”

    他打着哈哈道:“凤族只有南帝仙君一个,就算是失踪了,也跟兽族一样,都是失去了一个仙帝吧。怎么能说凤族损失最大呢?”

    “谁说是一个仙帝了?”浅篱皱眉道:“是两个仙帝!”

    “什么!两个仙帝!?”林晨初不可思议道。

    浅篱点头:“对,除了南帝圣君之外,另一位仙帝是凤族的一位圣祭,叫缥鹇圣君,他扶持了两代凤族族长,还是我最崇拜的南帝圣君的皇叔!”

    他屏息,脑子里嗡嗡作响:皇叔突破仙帝了?可是他为什么会死……不,应该说,为什么是在这场分界之战牺牲的?

    他只觉得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答案,顿时浑身一阵发冷,脑子也有点不清醒,只听浅篱的声音响起:“当年大战告急,缥鹇圣君心急之下竟是以自己的一双眼睛为代价,一朝悟透了一大天道,在梦中算满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卦,最后终于洞悉了逆天改命之术。”

    “逆天改命!”林晨初咬牙:“怎么可能!命数虽说是自己走出来的,可真当大劫将至,逆天改命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浅篱皱眉:“怎么不可能?缥鹇圣君就做到了。他在改完命之后,知道自己已经大限将至,于是在三天之内著书千万本,为整个妖族的寻回了七千多本上古典籍,不管是凤族、龙族、兽族还是木族都有涉猎,是整个七重天的大恩人!寻找涅槃之人的神谕也是他说的。不过在三天之后,他也因为消耗太大油尽灯枯而死了。所以他的神谕,所有受到他恩泽的人都有义务完成他的神谕——找到‘涅槃之人’也就是你。”

    林晨初紧握着拳头,就连魂体都有些溃散的迹象。浅篱没看到,自顾自的说道:“先辈们为了纪念他,在六大皇城的中为他筑起了无数神像、神庙供奉着他。北帝和南帝也有神殿,叫做双帝殿,而双帝殿外面总是跟着一个小殿,叫做蓝凤庙和龙蛇庙,是为南帝圣君的一位侍女和北帝的爱妻建的,据说这样香火不断,就能保证圣君们不必再受轮回之苦。只可惜我在冥界并没有找到他他们。”

    “皇,缥鹇圣君……可有留下遗言?”

    “遗言?”浅篱侧头想了想,忽然道:“祝融城的双帝神殿之内,有缥鹇圣君的金身塑像。塑像上的题字倒是比较奇怪,听我父皇说,这好像是缥鹇圣君的遗言。”

    “他说了什么!”

    “忘了。”浅篱耸肩。

    “忘了!?”林晨初睁大了眼睛,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忘了?!

    虚着眼睛在地上打了个滚:“我还是个小孩子哎,能关注的事情无非是好吃的好玩的好功法,怎么可能跟木族的神祀无所不知。再说,我还从来没有去过祝融城呢,怎么可能记得那么清楚。能记住这么多历史唉,我觉得我已经很厉害了!”

    林晨初:“……”

    稳定了一下情绪,林晨初专心坐在船舷上打坐,方才情绪动荡,几乎都要生出了心魔。浅篱口中那些已经死去的“圣君们”,虽然已经死去几千年了,可在他的记忆里,这些人刚才还在跟他并肩作战。尤其是缥鹇长老——他的皇叔定是为他死了。即便是不知道他的遗言,林晨初也明白,皇叔心心念念的就是不让他布上老凤族族长的老路,为此,即便身殒道消也在所不惜。

    自己为救钟磐寂而来,钟磐寂活了,自己却险些魂飞魄散;缥鹇为救自己而算万卦,自己保住了魂魄,他却与世长辞。倘若浅篱说的是真的,无数的庙宇神殿真的能留住他的魂魄的话,自己就算是逆天而行,也要救回他!

    浅篱的使命就是找到涅槃之人,然后救他一命。使命既然已经完成,他也应当回到妖界去了,可是这小狐狸却私下里求林晨初,让他通过东帝秘境去妖界帮忙拖延些日子,他现在还不想回妖界。

    林晨初笑他是玩野了,可这小狐狸却一本正经的道:“在人间界游历的日子里,我也渐渐发现,凡世间的人族,跟妖界长辈们口中的仙人似乎不同——至少不是完全一样的。但至于是哪里不同,我现在也分不清楚。先前我的眼睛总是被厌恶和仇恨所蒙蔽,妖界的所有妖也是如此,我们视人族如洪水猛兽,人族看见我们也是如此?可我们其实并不像人族口中所讲的那般不堪。易地而处,我想人族一定也如同我们一样,也有父慈母爱,也有情比金坚。所以我想要留下来,远离修真者,融入这浮华尘世,看看人心究竟是何模样,将来返回妖界,也好将我所得告诉妖界众生,莫要因为芥蒂而着了相。”

    林晨初听完后老怀甚慰,沈拓听后却哈哈大笑:“别逗了,这狐狸分明是没吃够人间的烤鸡……”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大修,修改了一些bug,将缥鹇长老的死讯挪到了这一章。嗯,没有看到的可以回去看一下。

    答应好的色色的东西挪到下一章……也就是说——今天我努努力,双更。

    不留言 都是坏孩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