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30章 天地神妖巫鬼人(六)  这一定不是我写的文(修真)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这一定不是我写的文(修真)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三章天地神妖巫鬼人(六)

    见那青色的大尾巴伸过来,林晨初连忙抓了上去。刚刚抓牢,他便觉得眼前一花,再睁眼时他已经站在了一把巨大的飞剑之上,转头时正看见钟磐寂也从那黑色大门里飞了出来。

    两人刚刚站稳,只听“轰隆”一声巨响,身后的通道已然全部崩碎!直到此时,林晨初才方觉得浑身虚力,脸色也不是十分好看,他已经深深的后怕起来——只差一点,他就魂飞魄散了……

    钟磐寂倒是显得很冷静,只是还是时不时忍不住张望一下,显得坐立不安。

    浅篱笑道:“不要找了,林晨初就在你身后站着呢……咦?”他脸色一变,不可思议的眨了眨眼睛,忽然整只兽都伏在剑上:“九尾狐浅篱拜见帝君!”

    沈拓愣了愣,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情,就被浅篱也一把抓了下来,莫名其妙的陪着他跪着。

    浅篱虽然只是个九尾狐幼仔,实力也就相当于渡劫期,但同族特有的气味还是能让他第一时间察觉到钟磐寂并非人族。虽然不明白钟磐寂为什么忽然变成了妖,但他身上的气息与他的爷爷,太上妖皇浅析一模一样,所以他定是妖皇(仙帝)级别的妖族!

    而林晨初虽然是阿飘状态,暂时分辨不出是人还是妖,但神谕中说了,涅槃之人乃是整个妖族的恩人,不管是人是妖,他就算是个人妖自己也得给他跪下!

    沈拓不过是个区区金丹期的修真者,自然看不透钟磐寂的异样,反倒是平日里跟个混世魔王似得浅篱,时常让他觉得压抑。至于那个什么“帝君”的名头,倒是让沈拓有些“虽不明,但觉厉”的感觉。跪就跪吧,反正他在冥界四处拜访,跪鬼王也跪了不少,也不多这一个……

    一个仙剑上站四个大男人本就显得狭促(林晨初不愿意跟别人“重叠”),浅篱和沈拓这么一跪更是挤得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钟磐寂皱了皱眉,随手从乾坤袖中掏出一个像是梭子一样的东西,朝空中一丢,顿时化作一艘大船!

    这大船雕琢并不算华美,但却也十分别致,船身像是木质的,但其实却是玄铁打造、阵法化形,下品仙器的品质,看的沈拓一双眼睛亮亮的。浅篱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玄铁在仙魔界并不算什么贵重的东西,妖界也有不少玄铁矿,反倒是那个化形的阵法挺难得的,但看在林晨初眼里也跟小孩子的涂鸦差不多,完全不值一提——这么一艘楼阁似得船,其实还没有钟磐寂家的一张床值钱……

    钟磐寂道:“这里太小,到那艘船上再详谈……”他顿了顿,向后看了一眼,嘴巴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沈拓收了他的飞剑,一行人到了那宽大的飞船之上。他们现在是行驶在一条宽大的隧道之中,船周围围绕着一种非常纯粹的绿色光华,仅仅是看上一样都叫人有股心旷神怡的感觉。隧道前后看不到尽头,那个黑色的门在四人离开千米之后就关闭了,看沈拓和浅篱两人见怪不怪的表情,这里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钟磐寂深吸一口气,问向沈拓:“沈拓,你们当真能看到小晨?”

    沈拓愣了愣。钟磐寂这个人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他不管外表表现的不管如弱势,但心中却始终是在小心冷静的揣度形势。但打从刚才起他就一直坐立不安,看来当初他和浅篱猜的果然不错,林晨初就是钟磐寂唯一的软肋。

    沈拓点头:“他就站在你旁边,正半蹲着不断地在你胸前做‘黑虎掏心’的动作。林晨初,你掏错了,心脏在左边……”

    正在一边玩的不亦乐乎的林晨初被一句话戳穿,尴尬的揉了揉鼻子,跑到一边郁猝的蹲了起来。这的确像是林晨初会做的事情……钟磐寂稍稍松了口气,犹豫着问道:“他应该是死了,若是没有被灭魂风吹散,那么他现在的魂魄应该非常凝练,寻常人是看不见的。你们为何能看见?”

    沈拓摇头,钟磐寂的眼睛一下子就暗了下来。这时,浅篱却忽然脸色忽然一亮道:“沈拓,你手头有通灵散么!”

    沈拓满脸诧异:“通灵散?”

    “就是我们刚进九曲酆都时守城卫兵给的那种丹药!”

    钟磐寂也是一惊:“九曲酆都?你们去过二重天?”

    沈拓也想起来了,连忙从乾坤戒指里掏出一个小布袋,里面满是瓶瓶罐罐,他一边低头翻着,一边道:“嗯,刚到酆都时我们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东帝秘境竟然能通到阴曹地府?”

    林晨初眉头一皱:“东帝秘境?”

    浅篱对“涅槃之人”更加亲切,听林晨初这么问,顿时奇怪道:“我们现在就是在东帝秘境里啊,现在已经过去三个月了,沈拓只要再找到一个钥匙就能出去了。”

    沈拓这时已经找到了那瓶通灵散,从那玉瓶中倒出了一枚红色的丹药,给了钟磐寂,道:“拜你所赐,我已经不是卯辰的少主了。好在这三个月在六个世界里弄到了不少有意思的东西,回去做个云游商人倒也自在……”他说完忽然忍不住“嘿嘿”的笑起来:“沈括,等着吧,等我用钱砸死你……”

    脱离卯辰之后的沈拓显得随和了许多,身上的戾气在周游中也消磨不少,现在看来倒是卯辰拖累了他。

    钟磐寂接过丹药,迫不及待的吃了下去。

    而林晨初反倒是蹲在一边陷入了沉思。他和钟磐寂早在第一次进入“东帝秘境”中的“人间界”时,就知道这个秘境是可以跨越时空的,但是却没想到它竟然能一次性跨越八千多年——要知道,逆时间之河而上所需要的力量极其庞大,就算是季望南,也只有为林晨初打开一次时间通道的力气。

    秘境这种东西,其实就是一个大能死后,他的仙府在虚无世界漂流,最后可能会出现在了人间界。可他们都和东帝斗得你死我活了,东帝身上有多少本事他们不敢说全部明了,但至少也知道九成,其中就不包含这个偌大的“东帝秘境”!

    林晨初暗道:将真实的世界连起来做自己的仙府,需要耗费绝大的力量将那个真实的世界,炼化!举个例子,如果想要将整个人间界收入囊中,就必须耗费足以摧毁它十次的力量去消化它——天知道这有多难,东帝直到身死道消的时候才勉强炸毁一次八重天……

    而且沟通好几个世界听起来好像挺牛【哔】哄哄的,但是几乎所有的仙族仙人,都是用自己的仙府来储藏仙器灵宝灵兽美酒仙果石油(?)。这种与真实世界连接起来的仙府,除非还有一个秘密的藏宝阁,否则这种仙府说好听点叫鸡肋,说难听点就是炼他的人脑子被狗咬了。

    而且这天底下,有谁能够炼化六个世界组成一个仙府呢?季望南说是他的一个朋友,那么很有可能是一个神明,而且这个神明似乎对自己十分眷顾,不然不会第一次掉进人间界的时候给自己开了小门。

    朱雀神君!

    林晨初眼睛一亮,正看见钟磐寂游移不定的站在自己眼前,他伸手就将钟磐寂拉到一旁,挥手做了个隔音的结界,急忙问道:“我说白虎神君,你脑子里有没有关于朱雀神君的记忆?”

    钟磐寂眼睛里闪过一丝激动,回手紧紧抓住林晨初,似乎是生怕他就又消失了,甚至连林晨初的问话都没有听见。直到他问第二边时才低声道:“有,但是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林晨初喜道:“说来听听!”

    钟磐寂道:“朱雀与我,以及其他神明都是诞生于混沌,我们生儿背负大天道,比如刑天是大无畏之道,而他是生死之道。所有神明里,论杀伤力之高,莫过于是我的杀伐之道和他的生死之道中的毁灭(灭世)之道。但于我不同,朱雀性格非常温和,脾气也很好,几乎所有的神明都很喜欢他,而且创世之时,是他用神火点亮日轮为整个鸿蒙界带来生机和光明,所有下界的人、妖、巫族都喜欢称他为吉祥之鸟或者是光明之神。”

    所以朱雀就是个三观正直节操满满的老好人呗……林晨初暗暗道:第一人格救世圣母第二人格灭世魔王,掌握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的人,果然是天生的精分么……

    他干咳一声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只是想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仙府之类的……”

    “仙府?”钟磐寂皱眉:“仙府的本质是利用虚无空间,神明时代的鸿蒙界尚未分裂,哪里来的虚无空间?而且开辟仙府是人族惯用的手段,六重天的魔族都不开仙府,而是省出仙元力强化自身,朱雀堂堂一个妖族图腾神明又怎么可能会开仙府?”

    林晨初被噎的没气了,但马上他又道:“可能是他很闲,或者有什么目的才特意炼制这个仙府的。”

    “不可能。”钟磐寂叹了口气:“朱雀可能在鸿蒙界崩裂之前就死了。”

    “死了?”林晨初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但还是忍不住问:“他不是点亮了日轮么?太阳还在,他怎么会死?”

    “怎么跟你解释呢……这就跟你点亮了蜡烛,但是发光的却不是你一个道理。”钟磐寂垂下眼帘道:“其实具体事宜我也不记得了。朱雀当年是将自己的神火种子给了十只骏乌(金乌),而现在骏乌一个不剩,火种却还在。几百万年前的事情了,我光凭推测也推测出不来什么,朱雀九成九是出事儿了。”

    林晨初却不自觉的松了口气,他想起曾经在幻觉中看到,朱雀的确是用自己火焰点燃了金乌,只要太阳还在,朱雀就肯定还活着!但是他还是忍不住问:“你从来都不打妄语的,为什么要推测朱雀神君死了?”

    “朱雀司管灭世,”钟磐寂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以为鸿蒙界为什么会崩碎?”

    “……”

    钟磐寂又道:“对了,朱雀确实没有仙府,但是你有。周围全都是扶桑神树的木灵气,我还以为你知道这是六界神树呢。”

    林晨初听得愣愣的,直到五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又被嘲笑了。他连忙用仙识渗透向那周围那绿色雾气,顿时整个人仿佛都亮了起来。

    “帝君!下一扇门马上就要到了!”浅篱朝窝在角落里,全无高人风范的两个人吼了一嗓子,身后沈拓一把捂住了他的嘴,把他拖到了一边,边拖边低声道:“人家小两口正增进感情呢,你别乱掺和。没听冥王说么?坏人好事儿是要进拔舌地狱的……”

    钟磐寂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叫住了沈拓,把他拉进了飞船的内部。

    林晨初虽然有神识,但现在却是阿飘的状态,根本没办法催动灵力,自然也无法确认六界神树现在的状态,可值得一喜的是——他的确找到了自己的灵魂印记!这真的是六界神树!

    真没想到,他才把六界神树的移出泥丸宫不到半个时辰,它就已经长成这么大了(其实已经过了八千年了),真是一个仅次于他不用魂飞魄散的好消息……

    林晨初乐颠颠的伸手将浅篱招了过来。跟所有幼族都一样,浅篱也更加喜欢维持兽形,它盘在一边,九条尾巴将自己裹成了一个软绵绵的大毛球,只露出一颗青色的小脑袋,见林晨初朝他招手,尾巴顿时像是花瓣般舒展开来,晃来晃去的显得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什么事儿?!”它颠颠的跑了过来,显得很开心。

    即使九尾狐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单纯,但那些心眼也是跟人耍的,对于自己的本族,浅篱还是十分亲热,尤其是知道林晨初是神谕里的涅槃之人的时候。

    林晨初习惯性的揉了揉幼兽的脑袋,小狐狸舒服的眯起了眼睛,两只耳朵都垂了下去,看着极服帖。

    “你为什么一定要找涅槃之人?”

    浅篱道:“嗯,是父皇的命令,皇族每个妖族都有去寻找涅槃之人的使命,不过因为下界实力不能超过炼虚境,整个皇族也就我一个未成年,所以在沈拓闯进妖界的时候,父皇就把我派下去了。”

    “闯进妖界?凡人可以随意进七重天吗?”林晨初皱眉。

    浅篱道:“不是的,当年六重天的老魔君白泽去九重天,救我们妖族的仙君的时候,曾经随手把七重天与六重天之间的禁制打开了。现在五重天已经基本没有人族了,所以现在的魔君就往四重天丢了一张画有祭神舞的画布,只有修为未过金丹期的人族少年才能进来……然后我就遇到沈拓了。”

    林晨初暗暗点头,卯辰人脉甚广,手头稀奇古怪的东西又多,沈拓会得到这块画布也是情理之中。

    他想起了什么,连忙又问道:“那你可知降下神谕的人是谁?”

    “知道啊,我们妖族不论男女老少都知道。”浅篱点头道:“是凤族的一位圣祭,叫缥鹇圣君,他扶持了两代凤族族长,还是我最崇拜的南帝仙君的皇叔!”

    没想到他还是自己的粉……林晨初感觉有些微妙。

    他连忙追问:“那你可知缥鹇长老如今如何?”

    浅篱皱了皱眉头:“已经八千多年来,当年参与分界之战的人都已经死了,缥鹇圣君自然也不例外……不过除了他一个,其他人都是寿终就寝。相传圣君当年用自己的一双眼睛为代价,在梦中算满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卦,最后终于洞悉了一个大天道。他在三天之内著书千万本,为整个妖族的寻回了七千多本上古典籍,不管是凤族、龙族、兽族还是木族都有涉猎,是整个七重天的大恩人。寻找涅槃之人的神谕也是他说的。不过在三天之后,他也因为消耗太大油尽灯枯而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嗯,稍微有点卡文……下一章把两个电灯泡甩掉,给你们放色色的东西哈…………

    未修文,明天修。

    求留言啊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