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2章 身体检查  (高干)二二得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高干)二二得嗣最新章节!

    “什么?”曹溪臣此刻显然已是惊弓之鸟,即便是再正常不过的检查在他耳朵里也变了味道。

    “衣服脱了,我来给你检查一下。”吴教授没觉得任何不妥又重复了一遍。

    曹溪臣立刻捏着领子摇摇头,一副良家妇女被调戏的小样,宁死不屈的说:“不要。”

    “咦?”吴教授好奇了:“为什么?你哥带你来不就是来检查的?”

    “一定要脱衣服检查吗?”曹溪臣十分怀疑这个奇怪的男人的原始动机。

    “不脱衣服……也不是不行。”可是脱了衣服检查起来很方便啊……

    吴教授也纠结了,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急忙问:“你是男的吧?”

    “……我哪里长的不像男人吗?”刚才他哥哥有介绍他是他“弟弟”吧?“弟弟”有女性吗?

    “那,双性人?”吴教授继续问。

    “当然不是!”这人真的是什么学者、教授吗?

    “那都是男人为什么不愿意脱衣服呢?”吴教授皱着眉头自言自语起来:“害羞吗?”

    “……”曹溪臣都不想吐槽了。这人的情商真是令人捉急。

    这个吴教授虽然做事情节奏说不上来哪里奇怪,但是应该不是什么太变态的人吧?

    按理说曹溪臣不该太过矫情,都是男人嘛,脱了也就脱了。就算是戴笠仁,知道他是看医生也是能理解的。

    不过这么个诡异的环境下,单独面对着这么个神秘的男人,曹溪臣还是觉得身上有件衣服更有安全感。谁知道一会儿这人还能想出什么千奇百怪的要求呢。

    吴教授看曹溪臣坚持不脱,想了一想,放弃道:“既然这样,那就不试这台机器了吧?唉,可惜啊……一直想要试一下它好不好用的。”

    曹溪臣眼睛差点没爆出来,合着那他当试验对象了啊,还好他坚持住了,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来,那来坐这里吧。把上衣撩起来就好。”吴教授又转身去连另一台仪器。

    曹溪臣想想这要求也不算过分,应该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了。要是还不答应,他哥那边恐怕交代不过去,只好点点头坐过去,脱了外套,把上衣撩了起来。

    身上被贴上冰凉的贴片,贴片连着诡异的电线,曹溪臣承认自己科幻电影、小说看得有点多,以至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搞得像个试验体似的,小心脏又开始打鼓。

    他是怀孕了好吗?贴肚子还情有可原,脑袋上也贴了一圈贴片是什么节奏?

    “吴教授……”曹溪臣即便叫出口还是不觉得这人是什么正经学者:“做这个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被电击还是好的,搞不好被变异成什么生化武器的话,他真是做鬼也不要放过他哥。

    吴教授显然不能理解曹溪臣的复杂情绪,只是淡然道:“你的危险指什么?左手伸出来……启动后,左半身会有一点麻酥酥的感觉,不用在意,一两天就会消退的。”

    “!”这个就是他指的危险好吗?

    曹溪臣真心后悔了,只是在想这时候如果逃跑自己的胜算有多大。可是不由得他犹豫,吴教授又将一个贴片贴在了他的左手虎口上。

    “这检查会不会影响胎儿的发育啊?”曹溪臣这会儿还能想到孩子的安危,连自己都要感动了。

    “……”一直耐心回答问题的吴教授竟然在这个关键时刻沉默了,看着他的眼神似乎有些复杂。

    曹溪臣心里一突,立刻起身道:“我还是不检查了。”说着,就去拔自己身上的贴片。

    “你先等一等。”吴教授一看曹小弟激动了,赶紧亡羊补牢的劝道:“你哥哥带你过来的初衷是首先要确保你的安全。”

    “我很安全,为什么你们都不听?”曹溪臣气急。

    虽说他曾经不想要这个孩子来着,但现在既然下定决心要生下他,再面对这些怀疑、阻碍就格外的愤怒。

    “我也不是妇产科的医生,胎儿怎么样……”吴教授没想到曹小弟脾气还挺大,一时间也没了主意。

    让一个醉心研究的人去安抚孕夫情绪显然不是他拿手的,他挠挠头,无奈的看着曹溪臣麻利的将贴在身上的测试贴片都扯了下来。

    “我答应要帮你哥哥的忙。你哥哥很关心你的身体情况。”吴教授无所适从的说。

    曹溪臣见吴教授一副反倒像是被他欺负了似的可怜样子,刚燃烧起来的小火苗有些后继无力。

    “吴教授,我并不是针对你的。我只是想要按照自己的心意生活。”曹溪臣整理好衣服,虽然打定了主意还是不要做这个检查了,但还是要和眼前这个看似奇怪,但脾气还不错的人解释清楚。

    “吴教授,你有没有喜欢的人?”曹溪臣试图动之以情。

    吴教授茫然的瞪着曹溪臣看了半天,然后疑惑道:“爱因斯坦算吗?”

    “……”曹溪臣嘴角抽了抽,完败。

    好吧,和这种不在一个次元生活的人交流起来是需要耐心的。

    曹溪臣捂脸,此时此刻不禁想象要是戴笠仁或宋云庭摊上这种事会怎么做,这俩货从来都有面对囧境临危不惧的态度和办法。

    凭着对二人多年的了解,曹溪臣很快得出结论。

    戴笠仁到最后绝对是武力解决,而宋云庭十有八-九都是色-诱……

    曹溪臣瞬间有掀桌的冲动。这特么放到他身上根本不适用!真是交友不慎!

    他的话,似乎只能是“智取”了啊。

    但曹溪臣一想到这个自己都为自己的智商心虚。

    他遥望窗外光秃秃的枝桠,满目苍凉的把戴笠仁骂了个狗血淋头。

    明明是戴笠仁把他的肚子搞大了,如今却是他一个人在奋斗努力的保护这个孩子,他到底是有多忠犬啊?

    突然,肚子中的小东西滚动了一下,像是感受到了曹溪臣的怨气想要安抚他那般。

    曹溪臣的心一下子就化开了,突然间豁然开朗。

    他摸摸此刻过分活泼的肚子,释然一笑,对着吴教授说:“吴教授,我虽然身体很奇怪没错,但我还是希望肚子里的孩子能够安然无恙、健健康康的出生。”

    以前他本身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从未真正从心里关心照顾过谁,就连戴笠仁的感情都迟钝的没能发现。

    但是随着肚子里的小生命一点点的成长变化,那种融在血肉中的切身体会一点点的柔软丰富了他的内心。

    他想,他是真的尝试着去付出和爱了。不管这个孩子的出生对他本身会不会造成危险,他都不再去埋怨了,相反的,他该去感恩。

    原来有一个机会,让他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更温暖的去看待这个世界。

    “这个孩子是我和我爱的人的,我们两个都希望生下他。”曹溪臣执拗地说:“至于我哥怎么想,我都不会改变我的决定。他影响不了我,我也希望您不要再干涉了。”

    吴教授凝视着曹溪臣安静的听着,等曹溪臣一席慷慨激昂的话讲完,仍旧锁着眉头沉默。

    “吴教授,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立场。我已经接受了我能怀孕的这个事实,不想要再横生是非,再起变化。您能不能……背着我哥把我放了啊?”曹溪臣怀着一丝希望提出了要求。

    “……”吴教授继续沉默。

    “吴教授?”曹溪臣说的口干舌燥,仁兄好歹给个反应,捧个人场行么?

    “怕影响胎儿的话,做不了电磁透视的仪器,只能从基因层面分析了。虽然费工夫了些,不过应该能出结论……”吴教授突然自言自语似的喃喃说了几句,眼睛才亮起来,看着曹溪臣决定道:“去前面门诊抽个血吧。”

    卧槽!合着他煽情了半天教授大人压根没有注意听是吧?

    曹溪臣瞬间脱力,再也提不起再战的力气了。

    怪不得这人能和他哥关系熟稔,原来都是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

    曹溪臣心理一番大起大落,还没转过筋来,就被带着去抽了五大管血。

    浑浑噩噩的几乎清了血槽,曹溪臣才反应过来,他大义凛然的对吴教授说要反抗他哥的专政,结果还是顺了他哥的意,抽血也算是做检查的一种啊。

    曹溪君过来领人时,曹溪臣还在自我厌弃的纠结中,根本顾不上理他哥。

    吴教授和曹溪君几番耳语,曹溪臣也没心思关心了。

    他现在只在琢磨一件事,他这辈子是不是就这么活在他哥的阴影下了?连个反抗的机会都不给?

    龚世平看着曹溪臣裹得严严实实,惨白着一张小脸出来,不禁心中为可怜的弟弟鞠了一把同情泪。

    虽然他不知道曹溪臣在神秘的小红楼里发生过什么,但就凭曹溪君那六亲不认的劲头,相信应该不是什么太好的事。

    可惜爱情使人盲目,就算曹溪君真的是把他弟给打包卖了,龚世平相信自己也是毫不犹豫的帮着数钱的那个帮凶。

    “弟弟啊,这么快就出来了?”龚世平觉得那点和曹溪君在车内独处的时间完全不够。

    “谁是你弟弟?就你那怂样,配吗?”曹溪臣正有气没处撒。

    “……”龚世平脸上一辣,蓦然没了话。虽然曹溪臣一贯看不上自己,说话这么冲还是第一次。

    “你这是什么态度?跟谁发脾气呢?”曹溪君正好也坐进车内,立刻不悦的说了曹溪臣一句。

    “你管得着吗?”曹溪臣憋着的委屈一下子爆发了:“我的任何事你都要管了?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就不明白了,我乐意我干什么是我的事,我就算真是吃亏受伤被人骗,又和你何干?你凭什么还能像数落孙子似的数落我啊?”

    “……你自己听听你这话有多混?”曹溪君脸色也青了。

    龚世平没想到曹溪君竟然能维护他,为了他说自己的弟弟,顿时感动的不知所措:“咳,这是怎么说的。也没大事,你弟也没恶意,我不介意,算了算了。”

    曹溪君冷冷的看了龚世平一眼,低气压的将头扭向窗外不说话了。

    曹溪臣呼呼喘气,哼道:“我不回你那里,反正检查也按照你的要求做了,我要回家。”

    “等结果出来。”曹溪君一点没给商量的余地。

    “什么?你……”曹溪臣磨牙,转头对龚世平说:“往我家开。”

    龚世平头上直冒汗,小眼睛频频瞥向曹溪君,曹溪君俊脸上一片冰封,连丝松动的裂缝都没有。

    “不是这条路啊,往左拐,你听到没有?”曹溪臣在后座上跳脚,曹溪君稳稳坐着,一派从容。

    龚世平助纣为虐的把人又拉回了军区里收押曹溪臣的独栋小楼,曹溪臣震惊的肚子都要抽筋了。

    这尼玛绝对是一对狗男男好吗?龚世平为啥那么听他哥的话?论关系的话,他难道不比一年就回一次家的曹溪君更熟吗?

    “你和龚世平关系什么时候变这么好的?”曹溪臣被押进房间后仍旧理解无能。

    曹溪君关门的手顿了一下,冷淡的回答:“管好你自己的事。”

    竟然没有否认……

    曹溪臣想了一下他哥一表人才的俊脸和龚世平笑眯眼后那猥琐的神情,瞬间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

    作者有话要说:欢呼~我终于把卡文的过渡章给码过去了,终于可以进情节了\\(^o^)/~

    ps:感谢亲的地雷,虽然最近速度太渣,但素幸好米娜桑没有抛弃我tot

    海岸来的风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15 19:24:05

    海岸来的风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11-14 22:09:41

    一不小心腐了颗葡萄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13 08:46:29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