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1章 神秘实验室  (高干)二二得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高干)二二得嗣最新章节!

    龚世平一向自诩脸皮够厚,但仍旧被车内那冻死人的空气弄得有口难言,几次试图打开话题,活跃气氛,都被曹溪君冷漠的无视和曹溪臣轻蔑的冷哼给顶了回来。

    他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看上眼的人会不会太有难度?

    鼓起勇气最后试一次,选了一个看上去非常温情的开头:“你们哥俩也有年头没见了吧?小溪你哥不容易回家过个年,你家准备点什么好吃的啊?”

    “……我很久没回去了,你怎么不问他天天在家吃什么?”曹溪臣冷冷的说。

    龚世平一愣,突然想到曹溪臣这家伙神秘兮兮的搞了挺长一段时间的失踪,原因为何似乎是个不应该去碰触的禁忌,一下子又没话了。

    正尴尬时,曹溪君终于开口了,却不是对着龚世平:“你这是什么态度?你自己不回家非要在外面吃苦受罪怪得了谁?”

    “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过的不好?”曹溪臣也呛呛起来。

    “哼,把自己弄成现在这样,还需要怎么证明?”曹溪君语气中全是轻蔑。

    “我现在怎么了?是你觉得我有问题。我感觉我好得不得了!”曹溪臣哪里愿意这么被藐视,特别还是被自己的亲哥哥说。

    “哪里好?”曹溪君一听脸都涨红了,显然是气得不轻,说话便重了些,怒骂道:“我看你现在根本黑白颠倒,最基本的礼义廉耻都没了!”

    “什么!我没礼义廉耻?”曹溪臣扭头就去掰车门:“跟你这种没有人性的家伙说了也是白说!你凭什么拘禁我?命令我?我要下车!我不去了!龚世平,你给我停车!”

    “小祖宗这段路不能停车。咱冷静点,先冷静冷静……”龚世平冷汗刷刷的往外冒。

    兄弟二人吵得云山雾罩的,他这个外人是半点没听明白。非要联系他所知的那点八卦想一想,恐怕也就是曹溪臣和戴笠仁两个人搞基被他大哥给捉奸在床了。

    曹溪君就那么冷眼的看着他弟耍疯胡闹,冲着频频往后看的龚世平说:“甭理他,开你的。”

    “是、是。”龚世平立刻点头哈腰,心想就凭曹溪君对搞基这么强烈的抵触态度,以后他想要有所行动也是前途未卜。

    曹溪臣一个人唱了半天独角戏,他哥在旁边丝毫不受影响。

    最后他也只能呼呼运气,安慰自己要是他能打得过他哥,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窝囊。

    一路开到了某个部队医院,这医院一般都是接待老干部的,曹溪臣的爸爸来这边看过病,他却是没资格进的。

    院子里楼虽然老了些,但是树木苍天,环境清幽,倒是跟其他人满为患的医院不尽相同。

    龚世平照着指示开到一座古朴的二层小红楼下,曹溪君便拉着曹溪臣下了车。

    “你在这儿等我们吧。”曹溪君撂下一句话,便拽着试图反抗,却毫无缚鸡之力的曹溪臣进了楼。

    楼内装潢还是老式的深红色原木地板,楼梯的扶手也是木质的,虽然有重新粉刷过的痕迹,仍然能够看出这里装满了那个年代的记忆。

    楼中几乎不闻人声,更看不到医生、护士、病人穿梭其间,楼道内每个房门都是紧闭的,门上更没有挂什么指示牌子。

    曹溪臣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清清喉咙问他哥:“这是哪啊?”

    “这里是军区的保密机构,你不需要知道。”曹溪君应了一句,领着曹溪臣上楼:“安静一点,这里见到的一切都不许说出去。”

    “……”曹溪臣一见这阵仗,微微鼓起的勇气早缩光了,他往后退退,打退堂鼓道:“我不需要来这种地方吧?我嘴巴一点都不严,万一损害国家利益就不好了。”

    曹溪君才不听他磨叽,决定了的事从来也没有他人置喙的余地,压着曹溪臣的脖子走到了二楼西侧最尽头的房间门口。

    刚要抬手敲门,门便从内侧打开了,里面的人冲着曹溪君热情的笑笑,兴奋道:“哟,早就等着你们了。”

    鬼呀!曹溪臣一秒立刻下了定论。

    不修边幅的凌乱头发像鸟窝一样,国字脸庞被一脸青白的络腮胡须遮去大半,再加上一副黑框厚镜片的近视眼镜,整张脸都被混沌学定义了,走在街上就是亲娘也不可能认得出来。

    虽然个子看上去跟曹溪君相近,比他还高出一点点,但是却感觉那不知从何时就没洗过,早就看不出本色的“白”大褂就像是挂在他身上一般,晃晃荡荡,瘦的不得不让人怀疑这衣服下面是不是真的有人的身体存在。

    光天化日之下曹溪臣看了都从心里往外冒凉气,若是晚上不小心遇到,恐怕真的要吓掉半条小命了。

    “吴教授。这位就是我弟弟。”曹溪君冲曹溪臣眼中的鬼点了点头,说话语气在曹溪臣看来甚至称的上恭敬。

    “哦……看的出来,先进来我检查一下。”这位被称为吴教授的男人朝曹溪臣招招手,试图做出一个和蔼可亲的笑容。

    曹溪臣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笑容简直要落荒而逃,不禁怒视曹溪君,心想这不是活生生的将他往火坑里推吗!

    曹溪君完全没有接收到曹溪臣的怨气,只一味的跟吴教授寒暄,拜托他替曹溪臣好好地诊查一番。

    “来吧。”吴教授率先往屋里面走去,曹溪臣一路被他哥推着跟在后面。

    一个看似正常的办公室一侧还有一扇门,吴教授将门打开走进去,里面竟是别有洞天,偌大的一个房间堆放着各种曹溪臣见过或没见过的仪器。

    曹溪臣嘴角不禁抽了抽,看着那些另类怪异的机器汗如雨下。

    这货不是要拿他做什么生体实验吧!

    “我不想看了,我没事。”曹溪臣扭头就走,被他哥按住了肩膀寸步难移。

    “哈哈哈,你不用害怕,检查一下而已,都不疼的。”吴教授非常爽朗的笑了起来。

    只是这看起来夸张的笑容在惊弓之鸟的曹溪臣看来怎么都透着几分变态感,想一想泪花都要冒出来了。

    吴教授看曹溪臣小脸煞白,扭捏又惊吓的样子,略一思考,了然的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在你哥哥面前不好意思了是不是?没关系,等检查时就咱们两个人,你哥哥会在外面等着。”

    卧槽!这是神马情况!

    曹溪臣眼睛登时就瞪凸了出来,然后恶狠狠地盯着他哥磨牙道:“就我和他两个人单独相处?”

    “有什么问题吗?”曹溪君顶着一张扑克脸,十分不以为然。

    “……我真的是你亲弟弟吗?”曹溪臣现在唯一的心境就想哭,尼玛让他一个有孕在身的单身男青年独自面对一个来历不明、行事诡异的疑似变态大叔,这不是坑爹吗?

    一瞬间,曹溪臣不由自主的幻想了先奸后杀、解剖分尸等种种恶果,然后毅然决然的要求道:“你不能走,我要你陪着我!”

    “哈哈哈,你们兄弟俩感情真是好啊!”吴教授又非常不合时宜的凑过来插话道:“小君君没想到你弟弟这么腻着你,这是你们年轻人说的……‘兄控’吗?”

    曹溪君显然被吴教授那一番兄弟爱的玩笑给囧到了,脸上带着的严肃面具有点裂,咳了一声掩饰道:“没有的事,我到外面去等着。”

    曹溪臣却被这神秘老男人不正经的态度震惊的彻底石化了。

    小君君?此人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说出这么恶心的三个字还能继续活在世界上喘气?

    他哥这么大男子主义的人面对此人的调戏竟然毫无表示,就这么默认了?

    还什么兄控?兄控你妹啊!大叔,就算你会说一点二次元的词汇,你也一点都不萌好吗!

    曹溪臣在心里忙着吐槽,猛然间回过神来却发现他哥已经拍上门,把他和这个危险恐怖分子关在了一个屋子里。

    “哥……”曹溪臣瞬间心就凉了。

    他哥绝对是捡回来的!绝对是在报复他这个爹娘生的亲儿子!

    他扭头看看在一旁低着头忙着给一台老旧仪器连电线的男人,突发一种想要上厕所的冲动。

    “那个……我能去上个卫生间吗?”曹溪臣心下惴惴,试探着问。

    “咦?你要去撒尿?”吴教授百忙之中抬起头来,略一思考,指着一边墙角的一个用途不明的白色塑料桶说:“尿在那里面就好,正好可以给你验个尿。”

    “……”曹溪臣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卧槽没听说过这么验尿的!他才没有兴趣让陌生男人参观他嘘嘘,这人绝对是变态,不会错的!

    正在曹溪臣风中凌乱之际,吴教授终于发现了曹溪臣的表情不对,体贴问道:“哦,难不成你是要上大号?”说着,便开始左右观瞧起来,看架势似乎是要再给他找个家伙解决生理需求。

    曹溪臣彻底败下阵来,扶墙虚弱阻止道:“吴、吴教授,我突然不想去了,真的。”

    “真的吗?这种事情不要忍着啊,不需要跟我客气,我和你哥哥很熟的。”吴教授丝毫没感到曹溪臣的不自在,继续低头摆弄仪器设备。

    曹溪臣已经无力去研究究竟他哥是怎么认识这么个人间奇葩,又是怎么和此人变得“很熟”的,只是累感不爱,仿佛对人生都要失去兴趣了。

    “吴教授,一会儿需要我检查什么呢?”曹溪臣觉得他的人生已经跌到谷底,不能更惨了,突然间就看开了,升华了,和这个眼中的怪人聊了起来。

    “这个嘛……你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先要研究一下你是怎么能够怀孕的。”吴教授推了推眼镜,对他“邪恶”的招招手:“不用害怕,过来把衣服脱了我来给你做个全身检查先。”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消失四个月我整个人也不太好了= =我本来是想写一个严肃认真的天才冰山美人医生的,为什么会变身成这样我也不知道……orz

    总之被小溪摊上了,只能怪他运气不好了【也许是好

    总而言之,我终于回归了\(^o^)/~让大家久等实在是不好意思,把另一篇文的结局补上,就全力以赴填这个!

    ps,感谢不在期间亲的投的雷和手榴弹:

    路大素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7-04 00:05:30

    hq-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07-14 00:11:26

    hq-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08-01 19:19:13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