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7章 软禁  (高干)二二得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高干)二二得嗣最新章节!

    活了三十年,曹溪君第一次遇到让他束手无策的事。

    亲生弟弟怀孕了,这世界上恐怕连个能说出“我理解你的感受”的人都找不到。

    这是怎样一种窘境……

    男人也能怀孕,这个男人还是他弟弟。

    这两句话反复在曹溪君脑海中回荡,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曹溪君才感觉自己理解了这消息中的真谛,重新返回现实世界。

    他只能暗示自己,什么样的大风大浪他没见过,军事实战演习他都经历了不知多少次了,不过是弟弟怀孕而已……

    果然还是没有办法接受!

    曹溪君大脑从石化状态缓缓的开始运作了,脑子灵光起来后,曹溪君立刻意识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他弟弟要是跟女人在一起,那怀孕的也该是女人才对啊。

    能让他弟怀孕的必然是个男人,而男人的话……卧槽!

    曹溪君瞬间被一道惊雷劈中了。

    他不由得的寒着脸问:“这孩子是谁的?”

    曹溪臣一直小心翼翼的观察他哥的表情,见他哥似乎渐渐醒过神来,这才觉得不妙。

    “什么?孩子……是我的啊。”曹溪臣试图装傻。

    “是和戴笠仁的对不对?是戴笠仁对不对?”曹溪君咬牙切齿,神色恐怖的似乎要杀人。

    曹溪臣立刻吓尿了,下意识摇头:“不是不是。”

    “不是?不是戴笠仁那个人渣还能是谁?”曹溪君显然不信。

    戴笠仁从小就对他家弟弟不安好心,结果人骗到手了不说,还不知用什么肮脏手段让他弟怀了孕。

    他要是这样都能放过戴笠仁他就不姓曹!

    “……”曹溪臣没话说,全大院都知道他和戴笠仁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让他现在突然再编个路人甲出来他也编不出来。

    “哥,你冷静点,先别生气行吗?”曹溪臣哆哆嗦嗦的说。

    真是失策,早知道这事瞒不住,还不如先向他爸妈交代,爸妈不同意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好歹比他哥好对付多了。

    “果然是戴笠仁!”曹溪君怒吼,立刻转身就走:“我灭了这畜生!“

    “哥!”曹溪臣急忙扑上去抱住他哥的腰,以防他哥一时冲动真的找一队人马杀到警局去对付戴笠仁。

    到时军队和警队来场械斗,被追究其背后原因竟然是因为一个男人怀孕,那他可就要出名了。

    “冲动是魔鬼,有话好好说啊。”曹溪臣满头大汗的抱着他哥不松手。

    曹溪君猛的深呼吸,气的拿手直戳曹溪臣脑袋:“这句话我应该送给你!你脑子让狗吃了是不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戴笠仁给你吃了什么迷药,到现在你还维护他?”

    曹溪臣有苦难言,心想这问题他天天问自己,这不是一直也没有答案吗?

    无奈,曹溪臣只能抛出一句所有狗血电视剧都必不可少的台词:“我们两个是真心相爱的。”

    “爱个屁!”曹溪君果然也狗血的发飙了:“立刻跟我回家,以后都不许再见戴笠仁!”

    “为什么!”曹溪臣立刻反抗:“你凭什么管我?”

    “就凭我是你哥!”曹溪君根本不将曹溪臣微弱的反抗看在眼里,强硬的扭了曹溪臣的手腕就往房间内压:“去换衣服,跟我走。”

    “啊啊啊!疼啊!”曹溪臣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身体摧残,差点没被他哥的手劲压的跪在地上,瞬间就泪花闪闪了。

    “现在能管你了吗?”曹溪君冷声说,手上力气稍稍放松。

    曹溪臣迫于淫威之下,也只能恨恨的点头:“我肚子里还有你侄子呢,小心一尸两命。”

    曹溪君眼皮跳了跳,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

    怀孕了是件很光荣的事吗?竟然还敢拿这个来威胁他!他弟绝对是和戴笠仁、宋云庭这帮小崽子学坏了!

    “我今天先解决了你,再收拾戴笠仁!”曹溪君摩拳擦掌,压着曹溪臣换衣服。

    曹溪臣磨磨蹭蹭想着怎么能给戴笠仁通风报信一下,无奈他哥双眼一直钉在他身上,根本找不到机会下手。

    曹溪君冷冷的看着曹溪臣脱下t恤,露出圆滚滚的肚皮,立刻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他弟好好的一个男孩子怎么会怀孕?这件事他一定要追究到底。

    龚世平等得昏昏欲睡,一看时间都过去一个小时了,不禁担心这兄弟俩该不会是打起来了吧。

    其实曹溪臣和戴笠仁搞不搞基与他无关,只是出于私心他还是希望曹溪臣娶个妹子回家传宗接代,这样曹溪君的压力就小多了。

    就这一点来说,龚世平举双手双脚支持大哥把曹戴这一对拆了。

    正天马行空的想入非非,曹家兄弟一前一后的出来了。

    曹溪臣全身包的像个大粽子,鼓鼓囊囊一团,脸更是一拉老长,黑的吓人,一看就是跟他哥吵架正在气头上。

    “哟,哥俩儿闹别扭了?”龚世平乐呵呵的想打个圆场。

    无奈后座上两人一人脸朝左,一人脸朝右,谁也不搭理谁,冷冰冰的面容如出一辙。

    龚世平碰了一鼻子灰,只好自嘲的呵呵干笑两声问:“咱这儿是准备去哪啊?”

    曹溪君略一沉吟,报了一个军队干部疗养院的地址。

    曹溪臣一听傻了,不敢置信的问:“不是要回家吗?你去那地儿要干嘛?”

    “你这样子好意思回家吗?等我调查清楚再说,这段时间你老老实实的待着。”

    “……你言而无信!我不去!我要下车!停车!”曹溪臣登时上火了。

    “开快点!”曹溪君也沉声命令。

    龚世平看着二人吵得不可开交,赶紧锁了车,生怕曹溪臣一激动给他玩把跳车看看。

    于是乎就在曹溪臣一片“助纣为虐”的骂声中,龚世平车子一路开的心惊胆战,好容易开到了目的地,背后一片冷汗。

    远远就看见一个“军事重地、闲人勿近”的牌子竖在那,龚世平将车停在大门口,曹溪君开了车窗,跟守门的士兵交谈两句,士兵便敬了个军礼将人放了进去。

    院子中环境清幽,四下无人,道路两旁树木林立,透着一股深冬的萧条肃杀之气。

    龚世平偷眼看曹溪臣闹得没了力气,靠在座椅上闭眼消极抵抗,心下也有点不忍。

    不过就是搞基嘛。在这年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何必搞得像是押送国家机密要犯似的?

    按着曹溪君的指使,车子开到院子深处一排独门独院的二层小楼处停稳。

    曹溪君下车,打开车门说:“下车,你先住在这里。”

    曹溪臣向外望了一眼,见小楼门口站了个士兵,朝着曹溪君敬了个军礼,便又像石头般的立正挺直不动了。

    ……这是要软禁他不成?

    曹溪臣恨恨的瞪着他哥不动,大义凛然的说:“我不要。”

    “……”曹溪君吸气。反了反了,他弟弟从前哪里敢这么公然顶撞他?

    “你别逼我动手。”曹溪君口气中满是危险。

    “动手?反正我现在身体什么状况你清楚,你要是下得了手你就试试,反正到时候我出什么事,整个曹家都丢人。”事以至此,曹溪臣算是没什么好怕的了。

    “你……”曹溪君哪里接受得了他弟反抗他,缓缓的点点头:“好,你不怕丢人是吧?那我也不怕,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这么豁的出去。我数三声,你自己走下来。”

    曹溪臣冷哼一声,一动不动。

    曹溪君盯着他弟数数,三声数完,曹溪臣还稳稳地坐在原地。

    曹溪君不由得冷笑一声,冲着站在一边直冒冷汗的龚世平说:“你知道吗?我弟弟他有个秘密不敢告诉别人。可是今天他突然想通了,打算把这秘密跟大家分享一下。你知道这消息后想要怎么处理都行,找记者来采访也没问题。”

    “啊?什么消息?”龚世平配合的表现出一脸兴奋。

    “……”曹溪臣脸刷的就白了。

    “我弟弟他……”曹溪君喘了口气:“怀……”

    “啊啊啊!”曹溪臣受不了了,一下子从车里跳出来怒道:“算你狠,你是我亲哥吗?”

    “就因为我是你亲哥,才不能忍心看着你被坏人骗。”曹溪君理所应当的说。

    曹溪臣翻了个白眼,气鼓鼓的走进了小楼。

    有什么了不起,大不了就当疗养度假了,他才不信他哥能把他在这里关一辈子。

    等到戴笠仁得知他被软禁的消息就会想办法来救他了,他就不信他大哥能一手遮天。

    等孩子出生了休想让他儿子叫大伯,到时候他哥哭着来求他他也不原谅他。

    曹溪臣堵着气想了一堆,结果还是乖乖的被关在了小黑屋里。

    “你在这里安心的养身体,等我调查清楚再决定怎么处理你和孩子。”曹溪君留下一句话,便潇洒离去。

    曹溪臣一看屋子里只剩自己一人,赶紧把自己偷偷藏好的手机拿出来打电话求救。

    万幸他趁他哥不备把手机装来了,以为这样就能困住他吗?太小看现代科技了!

    ……咦?手机怎么没信号呢?

    作者有话要说:二溪你安心养胎吧,戴局和尼桑之战不利于胎教~╮(╯_╰)╭

    ps:感谢亲的地雷~=333=亲个~

    pretty李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18 01:25:16

    12177457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4-17 08:42:55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