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6章 摊牌  (高干)二二得嗣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高干)二二得嗣最新章节!

    “……”曹溪臣只觉得时间静止,和他哥对视足足有三秒,才浑身一震,急忙关门。

    曹溪君一手撑住门板,曹溪臣使出吃奶的力气来死命的推,门还是纹丝不动。

    卧槽,他哥还是人类吗!真是祖国的铜墙铁臂啊!

    曹溪臣一脑门汗,头一次后悔当年怎么没跟着他哥从军去锻炼一身铮铮铁骨回来。

    曹溪君看着曹溪臣一身难以入眼的穿着,不由得大皱眉头,手上一使劲,门上还挂着个曹溪臣,就缓缓的打开了。

    曹溪臣眼见着他哥就要冲进来,吓得手脚冰凉却无处可逃,只得哀叫:“哥,我……”

    曹溪君眯眼,猛的用力,曹溪臣家的大门瞬间失守。

    曹溪臣一看拦不住他哥,缩手缩脚的站在一旁不敢再乱动了。

    他一低头,突然意识到自己只随便的套了一件宽大t恤,而这件t恤似乎还是戴笠仁的。

    衣服宽松肚子倒是不太明显,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瞒住他哥……

    “哥,你怎么找这儿来了?”曹溪臣下意识弯了弯腰,想把肚子藏起来。

    曹溪君冷冷瞥他一眼,不悦道:“你看看你穿的什么?一点男人样子都没有!”

    “是是。”曹溪臣立刻虚心受教:“哥你热吗?我这里暖气足……”

    曹溪君脊背挺直的在屋子里巡视一圈,缓缓摇头道:“不热。”

    “哦……”曹溪臣看他哥额角渗出一道汗珠,眼角抽了抽。

    “你不是在欧洲吗?什么时候学会分-身术了?”曹溪君讲了个冷笑话。

    曹溪臣立刻配合的哈哈干笑两声道:“我昨天才回来,真的。”

    “……”曹溪君咽了口气,顺着问:“那回来了为什么也不和家里说一声?”

    “啊,我本来想过年的时候给家里个惊喜。”曹溪臣赶紧道。

    卧槽,他今天简直太有才了,对答如流啊。

    曹溪臣吁了口气,只盼着把他哥对付着赶紧送走,然后他好再次跑路。

    曹溪君显然没和他产生兄弟感应,不但没走,反而在沙发上稳稳地坐了。

    “哥,我马上要去一趟公司。”曹溪臣急的想躲脚,他哥待的时间越长,他露馅的可能性就越大。

    “是吗?你公司不是让‘表弟’看着呢吗?你还能不放心?”曹溪君特意加重了“表弟”二字。

    幸好宋云庭早就跟他打好了招呼,曹溪臣才能保持口径一致的说:“呵呵,那不是宋云庭的朋友吗?这就是互惠互利,公司我也不是不管。”

    曹溪君一看没问住曹溪臣,不觉又多看了弟弟两眼。

    龚世平在两边楼下蹲点,照到了戴笠仁出入这里的照片的事他不能说,这样就暴露了他这个当哥的监视弟弟的“罪行”。

    “我从妈那里知道了你这里的地址,刚才过来的时候似乎看到戴笠仁从你这儿出去,这么早他来做什么?”

    “你看错了吧?”曹溪臣心里一慌,给了一个最烂的回答。

    他大可以说戴笠仁从机场接他回来太晚了就借住一夜啊,完蛋了,大脑能量这么快就消耗完了吗!

    曹溪君一愣,心里立刻一沉,随着怒气升腾。

    原本就怀疑曹溪臣和戴笠仁的关系,曹溪臣这一否认,明显的欲盖弥彰。

    一想到自己的弟弟竟然真被那个文化流氓骗到手了,就呕的几乎吐血。

    戴笠仁真该求神拜佛这辈子没有半个兄弟姐妹,否则他也一定让他尝尝至亲被人玩弄的痛楚。

    看着弟弟神色略显慌张的戳在那,曹溪君突然不知道该不该戳破这个谎言。

    强制阻止二人继续来往不是不行,只是一来曹溪臣不是小孩子,突然施压定然要反抗,二来万一事情闹大了,大院就那么巴掌大的地方,闹出事来曹家戴家都不好看。

    戴笠仁名声扫地与他无关,他只是看在老军长的面子上罢了。

    “你和女朋友最近怎么样?”曹溪君想了想,决定还是先迂回着。

    “啊?……挺好的。”曹溪君不提,曹溪臣早就把自己的冒牌女友忘了。

    “那……今天就搬回家里去吧,多陪陪爸妈。“曹溪君叹了一声,实在和弟弟谈不上来。

    曹溪臣怔怔点点头,心想他哥今天话怎么这么多。

    赶紧走啊,赶紧走啊……

    “你是不是胖了?”曹溪君看着弟弟,突然觉得曹溪臣整个人跟以往不太一样。

    “啊?”曹溪臣心里一抖,冷汗霎时冒了一身。

    曹溪君眯眼,越看越觉得他没看走眼。

    原先在他看来瘦的极不健康的曹溪臣,这会儿脸也圆了,胳膊也粗了,肚子更是……

    曹溪君不将目光落在曹溪臣的肚子上还好,这一眼看去才惊觉。

    这还是肚子吗?怎么看起来像是里面揣了团棉花似的这么鼓呢?

    曹溪臣一看他哥正盯着自己的肚子猛瞧,紧张的控制不住的抖了起来。

    “胖、胖了吗?欧洲那边饮食就是容易发胖,啊哈哈。”曹溪臣颤声道,急忙转身想要躲开他哥的视线。

    曹溪君本来就是想用自己不善表达的方式关心一下弟弟,结果曹溪臣的反应竟然出乎意料的不自然。

    只是发胖而已,至于吓成这样吗?

    这下曹溪君反而真的在意起来,站起身来走到曹溪臣面前将人扳转过来。

    曹溪臣吓得一张脸惨白,瞬间失了主张。

    他还是头一次被人发现,更何况这人还是他最怵头的大哥。

    “哥,干嘛……”曹溪臣的声音抖成一团,连推开他哥的力气都没有了。

    曹溪君眉头紧皱,近距离再看曹溪臣的肚子更觉得大的有些夸张。

    “……你躲什么?是不是有事瞒着家里?”曹溪君也紧张起来,不停观察曹溪臣的表情。

    莫不是曹溪臣得了什么怪病绝症,腹部积水,瞒着家里自己偷偷受罪吧?

    可是他弟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懂事了?

    “不不……”曹溪臣简直要哭了,突然间膀胱又失控,赶紧一把推开他哥,跌跌撞撞的把自己关进洗手间。

    曹溪君看着弟弟行动迟慢拖沓的背影,脸彻底黑了下来。

    曹溪臣躲在洗手间就再也不想出来了,曹溪君冷着脸站在门口等了半晌,终于忍不了的大吼一声:“你给我出来!”

    曹溪臣在洗手间里不停地强迫自己冷静,想是今天恐怕躲不过去了。

    恐惧蔓延的同时也隐隐觉得心口那块重重压着的大石头渐渐松了。

    曹溪臣认命的打开门,脸上已经没了前一刻的惊慌失措。

    “哥……”曹溪臣淡淡的叫了一声,有些委屈撒娇似的。

    “说吧,你身体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生了什么病?为什么不告诉家里?”曹溪君沉着脸一顿质问。

    曹溪臣咽了口唾沫,再也没力气隐瞒下去了,嘴皮子浅浅的动了动,脸上已经是一片青白。

    “什么?”曹溪君完全听不清曹溪臣的蚊子声,怒道:“大声说话!”

    虽然下定了决心摊牌,但承认自己其实是怀孕这种荒诞的话还是难以启齿到了极点。

    为什么戴笠仁不在身边,让他独自面对这么窘迫的时刻啊?

    “怎么了?”曹溪君稍稍冷静下来,喘气道:“不说是吧,那直接跟我去医院检查,你这么发胖肯定不是正常现象。”

    “不!不能去医院!”曹溪臣吓了一跳,急忙否认:“我不是生病!我、我只是……”

    曹溪君眯眼,安静的等待着曹溪臣的下文。

    曹溪臣走投无路,只好眼一闭,心一横,一口气招认了:“我怀孕了!”

    咬牙闭眼等了半天,既没等来他哥的暴怒,也没等来他哥的责难,曹溪臣奇怪的微微睁眼,他哥正一动不动,以一种从没见过的诡异眼神盯着他。

    “哥?”曹溪臣抬手在他哥面前挥了挥。

    他哥这是怎么了?刺激受大了,气绝身亡了?

    曹溪君猛的吸了一口气,这才缓过神来,然后断定他弟原来需要看的是精神科!

    “胡说什么呢?得妄想症了?”曹溪君发觉自己连斥责都不带劲了。

    原来他哥不信,曹溪臣了然。

    想想也是,就连他也是过了好久才接受了这个事实,更何况他这个古板正传的哥哥呢?

    只是没想到他曾经躲都躲不过来,现在竟然还要说服别人相信他怀孕?

    怎么想怎么觉得他走到这一步有点别扭……

    “不是,是真的,孩子已经六个月了……”曹溪臣边说边瞧他哥的脸色,只见他哥脸色变了又变,最后恢复了盛怒的样子。

    “闭嘴!我看你是真疯了!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曹溪君伸手去拽曹溪臣,想要拎着人去看大夫。

    曹溪臣急忙挣扎:“我没疯,宋云庭定期帮我检查,孩子的诊断证明我都留着呢!”

    曹溪君立刻就定住不动了,用一种迷惑不解的眼神紧紧地看着曹溪臣,只见曹溪臣眼神清明,除了脸色有些尴尬,并没有任何不正常。

    怀孕……看着曹溪臣不像在开玩笑,但除了开玩笑,曹溪君想不到曹溪臣这么说的理由。

    看着曹溪臣坚定而清醒的跟他对视,曹溪君只能独自凌乱。

    他不禁晕晕乎乎的想,男人怎么可能怀孕,难道曹溪臣其实是个女孩,这么多年一直被父母当男孩子养大了?

    不对啊,小时候一起洗澡的时候曹溪臣明明是男孩子没错啊!

    “哥,我知道你很难相信,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曹溪臣偷看曹溪君阴晴不定的脸色,大着胆子说:“我一开始也不接受这种事,但孩子现在在我肚子里很健康,我已经想通了,这个孩子我打算生下来。”

    “……”曹溪君仍旧说不出话来。

    曹溪臣一看曹溪君怔楞的模样,试探着伸出手去握了他哥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说;“不信你摸。“

    曹溪君沉默的抚上曹溪臣的肚子,那膨膨的结实触感的确像是有孕在身。

    突然,那肚皮动了动,里面的小家伙似乎为了证明自己存在一般的踢了曹溪君一下,力气还不小。

    曹溪君僵硬的面容松动了一下,惊奇的看了一眼曹溪臣,似乎不得不相信所见事实。

    曹溪臣见大哥的反应远比自己想象的冷静,便稍稍松了口气,不好意思的笑叹:“哥,你要当大伯了。”

    曹溪君一听到这句话,瞬间石化,然后裂了。

    作者有话要说:二溪开始打亲情牌了,大伯你要怎么办?╮(╯_╰)╭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