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八斤六两的肉包华丽登场【5000+】  舅情难挡,宝贝太勾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舅情难挡,宝贝太勾人最新章节!

    舅情难挡,宝贝太勾人,八斤六两的肉包华丽登场【5000+】

    一波阵痛过后,白沫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上来一样,浑身湿透,脸上的汗水将头发都浸湿透了。ai悫鹉琻

    李医生用毛巾一边替她擦拭着汗水,一边安抚道,“妈妈都是伟大的,宝宝出来了,你就会觉得,现在这承受的一切都及不上他的一个甜甜的笑。”

    李医生的话犹如一剂强心剂,让虚弱心慌烦躁不安的白沫顿时心静了下来,身体内也仿佛被注入了力量,一波阵痛再次袭来,她死死地咬住牙关,愣是没吭一声。

    她知道,现在必须保存自己的力气,使力气的地方还在后面,她不能现在就耗尽了体内,到了最后连生娃的力气都没了。

    白沫原本以为,十分钟开四指,按照这个速度,半个小时足够开到十指,谁知道,宫口开到六指的时候就停住了,不管阵痛有多厉害,那宫口就跟铜墙铁壁似的,纹丝不动瞑。

    此刻的白沫,已经被阵痛折磨得连呼吸都变得微弱起来。

    李医生还算淡定,眼睛看着胎心仪,胎儿很稳,现在白沫的力气已经耗去了大半,需要赶紧补充能量。

    “小余,准备巧克力和红牛。瑾”

    李医生看向站在一旁的助手小余,紧声吩咐道。

    “好的。”

    小余拿过一旁早就准备好的巧克力,掰了一块放在白沫嘴边,白沫看了一眼,没张嘴,而是来了一句,“我想吃肉包子。”

    李医生一边替她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头疼的说,“现在这个时候,我要去哪儿给你弄肉包子。”

    “龙昊天……”

    “好吧。”

    李医生转向另外一位助手小王,“去吧,告诉龙先生,就说他媳妇想吃肉包子,速度越快越好。”

    “好的。”

    小王转身出了产房,快速走向大门,当大门缓缓打开,她瞬间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震住了。

    从事助产士这么多年来,小王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个产妇有如此浩荡的家属团等候在外面,那一张张期待又焦急又透着兴奋的脸庞,晃得她都有些发晕。

    “怎么样?”

    当大门缓缓打开的那一刹那,龙昊天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沉声开口,迫不及待,更甚至,如果你仔细听,还能捕捉到他的话音间有那么一丝尽量克制的颤抖。

    他在紧张!

    从白沫破水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一颗心就拎到了嗓子眼,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现在已经半个多小时后,她怎么样了?

    “宫口开了六指,胎儿胎心稳定,就是……”说道这里,小王停顿了下,产妇的这个奇葩要求,她都有些不好意思开口。

    这也是她从业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在产房这么血腥的地方听到产妇想吃肉包子。

    “快说!”

    龙昊天脸色大变,在场所有人的心都拎了起来,丝欢更是脸色苍白,整个人摇摇欲坠,幸亏顾初夏站在她身后,及时将她扶住,这才没摔倒。

    龙昊天一把抓住了小王的胳膊,一双黑眸间已经翻涌着狂风劲浪。

    “嘶。”小王被他一双大手抓得生疼,忍住想哭的冲动赶紧说道,“先生您别急,就是您媳妇她痛得没了力气,也不

    愿意吃巧克力,就想吃肉包子。”

    啥?

    肉包子!

    众人在呆愣了数秒之后回过神来,异口同声,那节奏是说不出的整齐,“艾玛,吓死我了,这丫头,我还以为……”

    龙昊天眉梢狂抖不止,松开抓着小王胳膊的大手后,立马拨通了黑鹰的电、话,“五分钟,十笼福斋肉包子。”

    福斋包子,全国闻名,特别是其中的茴香肉包,特别的好吃,白沫吃过几次,每一次吃都赞不绝口,但据说是限量销售,这十笼……

    小王这边暗暗的想着,那边,丝欢就扑了过来,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满眼激动,“孩子呀,拜托了,要是实在不行,

    咱就动刀吧,我们不差钱,真的,只要不让我闺女受那洋罪,怎么轻松咱就怎么来,成么?”

    小王哭笑不得,“阿姨,生孩子哪有不痛的?剖腹产只是生的时候轻松点,生完之后还不是一样疼得要命。”

    “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听说有一种特效药,不仅能止痛,而且能让伤口好得快,很多明星都在用。”

    “是药就有三分副作用,何况是特效药,其实对身体伤害很大,我们是不介意产妇使用的;而且,更重要的是,白夫

    人她坚持顺产,意志力非常坚定,而且精神状态也还好,大家都不要太担心,没事;说不定一会儿肉包子一吃,孩子就出来了。”

    “这孩子,会说话,我喜欢。”

    龙老太太笑眯眯的开了口。

    “妈,你站了这么久累不累?要不要咱坐下来休息会儿。”

    龙博仁看着老太太,开口问道。

    龙昊天给白沫订了vip产房,产房自不必说,所有的设备都是世界顶级的,李医生更是这家医院经验最丰富的产科医生,就连她的助手,都是从国外留学归来之后又跟在她身边学习了许多年。

    个个经验丰富,一句话:产妇进了产房,除了阵痛无法替代之外,其余所有一切她们都弄得妥妥的。

    产房外提供给家属等候的休息区,布置得跟家一样温馨,有各种饮料茶水,水果是最新鲜的,洗干净放在果盘里,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不累,马上曾孙就出来了,再累也不累。”

    老太太精神依旧矍铄,虎目生辉。

    很快,黑鹰就拎着十笼包子来了,龙昊天伸手接过递给小王,沉声道,“生了第一时间通知。”

    “好滴。”

    小王拎着十笼包子转身进了产房,当产房的门再次合上的那一刻,所有的人再次进入一级战斗状态,个个屏声静气,连呼吸声似乎都轻了。

    再说白沫,一笼包子下了肚,又吃了一笼,准备再吃一笼之际,一波剧烈的阵痛来袭,伴随着强烈的想要拉大便的***。

    天!

    不会吧。

    这个时候拉大便,老天,这是要闹哪样啊。

    “不好李医生,我想……”

    虽然同为女人,但这一刻,白沫还是不好意思起来。

    “怎么了?”

    “我想大便!”

    再也忍不住了,大便的***越来越强烈,她甚至已经感觉到,那便便已经到了肛、门口。

    李医生一听,立马回了句,“傻瓜,你拉的不是便便,而是孩子要出来了,来来来,跟着我喊的节奏,就像平时拉大便那样用力。

    “一二三,用力;一二三,用力……”

    一听到李医生说不是便便,而是孩子要出来了,白沫双手抓着一旁的把手,脚蹬着蹬子,拼尽了全身的力气,跟着李医生喊的节奏,四五下之后,白沫突然觉得肚子一空,一旁小余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出来了,哇,好胖的小子。”

    此刻的白沫,疲惫至极,耳边除了刚刚太过用力引发的耳鸣,她什么都听不见。

    好想睡觉……

    “白沫,不能睡!”

    胎盘流出,李医生正为她做清洁,看到她疲惫不堪眼睛缓缓合上的模样,立马一把揪在了她的大腿上。

    白沫根本感觉不到痛,只是,当‘呜哇’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突然传进白沫的耳朵里,一颗心软软的被那一声啼哭

    撞击着,她的疲惫不堪的身体仿佛被注入无穷的力量,费力睁开眼睛,顺着孩子啼哭的方向看去、

    小王和小余正为孩子做着清理,小余回头看了一眼白沫,高兴地问道,“白姐,你猜猜,你家小朋友多重?”

    “七斤。”

    白沫想了想,说道。

    “哎呀,你真是太保守了,再猜。”

    “难道是……”白沫心底一惊,“不会有八斤吧?”

    “嘻嘻,你还真是皮薄馅多,肚子看起来不大,里面的娃倒是挺重,八斤六两,多吉利的数字啊。”

    八斤六两!!!!!!!!!!

    白沫惊得浑身的疲惫感都消失了。

    八斤六两,这是一个多么登峰造极对她来说简直不可思议的一个数字,她原以为,就她那个小肚子,那娃最多就七斤了不起了。

    谁知道,竟然这么重。

    果然,孕后期,丝欢给她补的好东西都被娃给吸收了!

    这货,绝对是妈妈贴心小棉袄啊。

    想到小棉袄,白沫这才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是男孩还是女孩?”

    小余仿佛是被打击到了,“白姐,我刚刚还特意把他的小*给你瞅了瞅,你忘了么?”

    “啊,小*?”

    白沫再次惊了,“你确定是有小*?”

    小余郁闷了,小王也郁闷了,李医生刚清理好她的一切,大步走过去,将已经清理好的孩子抱了起来,特意露出两小胖腿之间的小东东,“仔细瞅瞅,是不是男孩?”

    “嗯。”

    这回她看得清楚明白,的确是有小*没错。

    可是,让白沫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怎么闺女就变成了儿子了呢?

    为什么要这么说?

    事情还得从一个月前某个无聊的下午说起,顾初夏来陪她,两人在房间里,你看我,我看你,无聊得抓狂。

    突然,顾初夏来了兴致,贼兮兮的瞅着白沫的肚子,来了一句,“想不想知道男女?”

    “你会看?”

    说实话,每一个孕妈妈在没生之前,都特想知道肚子里怀的究竟是男孩还是女孩。

    白沫也不例外,越是到孕后期,她越是好奇。

    人就是这样,越是好奇一件事,越是得不到满足,就越想去知道。

    此刻,白沫一听顾初夏那样说,立马也来了兴致。

    “不是我,我小姨她小姑子开了一私人诊所,好像就在这附近,据说,那里可以看胎儿性别哦。”

    “啊,这不是违法的么?”

    “私人诊所,人家管个毛线,你要不要去?”

    白沫犹豫了半秒,立马做了决定,“去!”

    于是,半个小时后,她就得到了结果,那小姑还特意指着仪器屏幕上的某处模糊不清的地儿告诉她,“看看,是个小公主呢。”

    好奇得到了满足,白沫的一颗蠢蠢欲动不安分的心也安定了下来,不过,她没有把这事告诉龙昊天,连丝欢都没有告诉,而是在她给小朋友买衣服的时候,会特意加上一句,“妈,多买点粉色系的,我喜欢。”

    可是,现在,小东西出来了,却来了个大翻盘,变成了小子。

    白沫哭笑不得,这个顾初夏小姨的小姑子那什么破仪器啊,那么明显的小*都看不清,还说什么特定是小公主,百分之百是个女孩。

    这不是坑爹,这是坑亲娘!

    此刻,李医生将宝宝重新包裹好,抱着靠近白沫,一脸笑意的说道,“来,妈妈先亲亲。”

    许多年以后,白沫依旧记得,她初次见到那团肉呼呼小人儿的情景,皱皱的小皮肤,胖乎乎的小脸蛋,眼睛睁开一条缝隙,很小,粉嫩的小嘴吧唧着,似乎是饿了,一个劲地拿小嘴去蹭包裹着他的小包巾。

    那一刻,白沫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心底的感受,只是觉得,好奇妙好奇妙。

    粉嫩的小脸蛋就在眼前,白沫微微仰头,轻轻地,小心翼翼地用唇瓣碰了碰,她不敢太使劲,生怕自己伤了他。

    “好了,来,放在小车里,咱们要出去了。”

    进来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十分,宝宝出来的时间刚好三点,当产房的门再次缓缓启开,正好时间指向三点半,一个小时二十分钟,白沫经历了一个女人到妈妈的蜕变。

    车子一推出去,早已等得焦急的一群人瞬间围了过来,白沫的视线扫过所有人的脸,最后对上那一双深邃的黑眸,那里,盛满了在见到她平安出来的心安和浓浓的柔情,心地一暖,扬唇一笑,轻声说道,“龙昊天,对不起,小情人没了,变成了小敌人。”

    男人一直紧抿的唇角缓缓打开,一个宠溺的弧度高高扬起,“好。”

    “他好重,八斤六两呢,我怕我会抱不动。”

    此刻,被所有人围着,只是,她的眼里,只有他只有他;一如他的眼里,除了她还是她,就连小车里那个小肉团,他至始至终都不能看过一眼。

    一个小时二十分钟的隔离,对于白沫来说,就好像过去了半辈子,那种疲惫至极和剧痛至极时对他的思念犹如洪水猛兽,狂奔而来,无法控制。

    这一刻,如果不是身体虚弱,她真的很想扑进他的怀里,勾着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呢喃,“抱紧我,一辈子,就这样抱着,再也不分开!”

    龙昊天伸手推过车子,一边朝病房走去,嗓音低低沉沉传来,让人无比心安,“我抱。”

    “龙昊天……”

    他推着她走在前面,后面一竿子人拥簇着小车子,嘻嘻哈哈欢欢乐乐的议论着,幸福在无限蔓延。

    “嗯。”

    “他这么胖,我们就叫他肉包吧。”

    龙昊天嘴角狂抽不止,不过,依旧点头应允,“好,只要你喜欢。”

    肉包……

    肉包……

    白沫突然觉得,这个乳名取得不仅有创意,更有深意。

    她是在刚吃了两笼肉包的情况下,小家伙突然迫不及待的出来了,说明,他和肉包特有缘分。

    肉包,肉包,呵,她的小肉包哦。

    ps:贼贼的笑,肉包这乳名咋样?拉风么?可耐么?高大上不?是不是特低调特有内涵?艾玛,大婶突然觉得自己太有才了~~~~捂嘴乐癫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