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羊水破了【要生娃了5000+】  舅情难挡,宝贝太勾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舅情难挡,宝贝太勾人最新章节!

    舅情难挡,宝贝太勾人,羊水破了【要生娃了5000+】

    龙昊天站在原地,拿纸巾擦着那只刚拎过男人的大手,冷戾的视线扫过在场所有的人,嗓音森寒骇人,“都给老子滚蛋!”

    于是,在接下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原本座无虚席的二楼,瞬间没半个人影,那速度,拖家带口的,跑得比兔子还快。ai悫鹉琻

    “赶紧地,去,瞅瞅都结账了没?要是没结,都算在这位先生的账上。”

    秦末淮对服务员指了指站在一旁的龙昊天。

    白沫一听,立马不干了,“这顿饭不是你请么?瞑”

    也不知道那结婚证是真还是假的?

    要万一是真的,那龙某人的钱也是她的钱,用她的钱去替别人买单,这事,光想想都觉得肉疼。

    不行珥!

    绝对不行!

    秦末淮嘴角一抽,“你这个小没良心的,这么多年对你的好从来记不住,这事倒记得挺清楚。”

    “那当然,请客就多吃点吃好点,不请,我就省着点吃。”白沫安心的坐回位置上,又伸手招来一旁的服务员,用手指点着,“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每样再上一份,然后再来一扎现磨豆浆,谢谢。”

    “这个……”

    服务员看向一旁站着的自家老板,捧着点餐单,犹豫不决。

    刚听到她说,是自家老板请客,那么这些,到底是上还是不上?

    秦末淮看都没看,挥了挥手,“赶紧地,麻利地,上菜。”

    “好的。”

    服务员快速离去。

    秦末淮慢悠悠地晃到位置旁坐下,然后看向坐在对面脸色不郁的某个男人,不怕死来了一句,“我说龙大首长,你还让不让我开门做生意了?就这么赶走我的客人,这损失你赔啊。”

    龙昊天缓缓抬起寒眸,一道犀利的冷光扫过去,薄唇微启,嗓音冷厉,“你是不是也想体验下自由落体运动?”

    自从见到两人开始,秦末淮的嘴角第n次抽了,“啧啧啧,真不知道我家小白怎么受得了你,这么个爆脾气,我觉得,迟早会出事。”

    “咸吃萝卜淡操心!”

    又一记不爽的冷眼丢过去,龙昊天这才重新拿起筷子,替旁边吃得开心的小女人涮了起来,涮好了就捞起放在她面前的碟子里,动作娴熟,表情在看到她吃得畅快的那一刹那柔情似水,那一双凌厉的寒眸更是透着浓浓的宠溺。

    “慢点吃。”

    相较于面前的两个男人而言,白沫的智商稍微低了那么一二三四个档次,这时,她停止了吃东西的动作,看向对面的秦末淮,疑惑地问道,“迟早要出什么事?”

    “离婚呗。”

    三个字,再次引来某道更加冷厉的视线,只是,有小白在,秦末淮胆肥到天上去了。

    四爷有难,小白能不帮么?

    不帮说得过去么?

    “离婚?”小白同学十分不高兴地瞪着秦四爷,不满他的这种刚领证就被诅咒的恶劣行为,“我生是龙昊天的人,死

    也是龙昊天的死人,即便是做了孤魂野鬼,那也是龙昊天的,离婚?想得美!”

    “……你狠!”

    秦末淮的心肝再次被重伤了。

    一个小时不到就被伤了n次,他发誓,从此以后,远离小白和小白他男人。

    虽然,他极力不愿意承认那个男人就是小白的男人,但是,靠,结婚证都有了,心,是不是也该死了?

    相较于他的郁闷和消沉,龙大首长则是唇角微扬,冷峻的脸上十分罕见的出现了一抹笑意,一双原本有些暗沉的寒眸瞬间明亮起来,浑身上下每一处都散发着一股子让秦末淮看了就想挥拳头的气息:得瑟!

    龙大首长得瑟的后果就是,愈发涮得起劲了,白沫面前的碟子被装得满满的,白沫边吃边看着他,笑得一脸幸福,“你也吃嘛,说不定今晚宝宝就出来了,到时候,估计会忙得连饭都顾不上吃呢。”

    “这么不淡定?”

    龙昊天吃了一口,那优雅的姿态,就好像他此刻不是坐在喧闹的火锅店里,而是坐在雅静而浪漫的法国餐厅,吃着高档的菲力牛排。

    白沫端起豆浆喝了一口,“不能淡定,绝对不能淡定,他要是淡定了,我就不能淡定了。”

    要知道,孕晚期的每一天,对于白沫来说都是度日如年,身子重得连走路都困难,夜晚睡觉更是痛苦万分,浑身都疼;每天一早醒来最期盼的事,就是见红或破水,可小家伙却好像故意和她作对似的,不管她每天怎么求怎么哄,人家就是没动静,待在肚子里每天照样动得欢。

    “他要是敢再犯懒,老子就动刀,直接把他拎出来。”

    龙昊天的视线扫过她高高隆起的腹部,眼神瞬间变得犀利。

    于是,刚刚还在里面动得很欢的某小宝突然就不动了。

    艾玛,那眼神……

    好怕怕!

    “不要!”白沫坚决拒绝,“我才不希望肚子上留一难看的疤呢。”

    龙昊天看着她,“我不介意。”

    “嘻嘻,我介意。”白沫心底甜甜犹如化不开的蜜糖,歪着身子靠近男人,将脑袋在他胳膊上蹭了又蹭,一脸的幸福小女人样。

    坐在对面的秦末淮,喝着杯中美酒,瞅着白沫那一脸的兴奋,却是一脸的不郁。

    “我说,你俩当我是死的?”

    龙昊天连眼角的视线都没给他一个,继续优雅的吃着,而白沫则是笑嘻嘻的坐正了身子,对上秦末淮十分不爽的眼

    神,一本正经的说道,“绝对没有当你是死的,我们只是当你不存在而已。”

    “……”

    秦末淮更抑郁了,仰头,一杯酒灌下去,他瞪着某个笑得很欢的小女人,想怒也怒不起来,于是,整个人更加郁闷了。

    而相较于他的郁闷不悦,我们的龙大首长则是愈发觉得今天这顿火锅吃得很愉快,他突然在心底做了一个决定,待白小沫解放之后,他每隔几天带她来吃一顿,争取将某个不识趣的男人气回老家,永远别回来最好不过。

    这边某首长腹黑的打着小算盘,那边秦四爷为了缓解心底郁闷狂灌着美酒,而只有一个人,继续没心没肺的吃着。

    终于,吃了将近两小时后,白沫心满意足的放了碗筷,起身,对一旁的龙昊天说道,“我去趟卫生间。”

    “我陪你!”龙昊天也跟着站了起来,率先迈步朝卫生间方向而去。

    白沫想说不用,却也来不及了,索性由他去。

    走到卫生间门口,龙昊天站在一旁,说道,“进去吧,有事叫我,我在这里等你。”

    “哎呀,能有什么事,他淡定着呢,放心吧。”

    白沫挺着大肚子迈着小步子,慢慢朝卫生间内走去,这里的设计挺人性化,特意为孕妇准备了一间专用马桶,被打理得很干净,白沫满意到不行。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这一间是秦四爷特意为她弄的,平时都锁着门,刚刚才打开,里面每天都有人打扫清洁。

    不仅仅是这马桶是为了她专门准备的,就连当初买下这家百年老店,也是为了她。

    他想起,那一年,两人刚认识不久,他请她吃饭,问她想吃什么?

    那时候,他记得,她特别兴奋地扯着他的袖子,满眼期待的问道,“吃火锅怎么样?”

    “为什么喜欢吃那玩意?爷带你去吃西餐。”

    “不要,我最喜欢吃的就是火锅,热气腾腾的感觉,热闹闹的气氛,暖暖的感觉,有股家的味道。”

    秦末淮想,他真正爱上她,真正为她心动不已,真正想要将他捧在手心里呵护着,就在那一刻。

    他永远都无法忘记,那天她那张白皙柔美的脸上透露出来的渴望和小心掩藏的忧桑落寞。

    从来不知道心疼是什么滋味的秦末淮,第一次,面对一个女人,心疼了。

    那一天,他就带她来了这家店,依旧是现在这个位置,他点了很多,自己却没吃几口,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他一直看着她吃。

    她的满足和开心,将他的一颗心填得满满的,再也装不下别的了。

    那一天,他就在想,如果这家店转让,他就会将它盘下来,送给他的小白。

    只是,等他盘下来这家店,她已经站在了另外一个男人身边。

    她一直爱不上他……

    哪怕他那么的想将她捧在手心里呵护一辈子,想做出最美的火锅让她一辈子慢慢吃,想给她一个最温暖的家……

    爷的小白,终究变成了别人家的了。

    白沫解决完生理需求,刚想起身,突然,直觉一股子暖流从体内喷涌而出,就像开了闸的水龙头,无法控制的流着。

    白沫心猛地一跳,她低头一看,不同于小便的颜色,略显乳白色很清,很快,她的脑子里就蹦出四个字来:羊水破了!

    依旧在流,白沫不敢动弹,她想起母婴论坛上看到的,羊水破了,胎儿就会变得很危险。

    想到这里,她探身一把拉开隔间小门的插销,心底有些慌乱有些紧张,也顾不得这里是不是还有其他人在,朝卫生间外叫道,“龙昊天……”

    刚开了口,只见一个黑影快速闪了进来,再仔细看时,就听见男人有些紧张的声音在问,“怎么了?”

    “怎么办,羊水破了!”

    “别动,我抱你!”

    龙昊天一把扯下身上的外套,将白沫从头到脚包裹住,然后一把抱起,大步朝外冲去。

    秦末淮迎面而来,看到白沫被龙昊天抱在怀里,心底一紧,连忙出声,“怎么回事?”

    “开车,去医院。”

    “好。”

    两人快速下楼,秦末淮的车就停在门口的位置,打开后车门,龙昊天便抱着白沫坐了进去,而在同一时间,秦末淮上了驾驶座,启动车子,快速驶入了主干道,朝着医院疾速开去。

    羊水继续在流,不过相较于之前的汹涌,这一会儿小了很多,她看着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的男人,一颗紧张的心顿时缓解下来,理智回归,平时在论坛上学到的知识一下子全涌了进来,“龙昊天,快,将我平放在位置上。”

    那些准妈妈的经验告诉她,在羊水破了的情况下,上了车之后要立即平躺在后座,这样就减缓了羊水的速度,争取上医院的时间。

    羊水破了的情况下,胎儿很容易就缺氧,这种情况十分危险。

    龙昊天一听,立马将白沫平放在后座,他自己则将身子缩在前座和后座之间的空隙间,幸亏秦末淮的车内空间够大,不然,还真是装不下他的高大魁梧。

    平躺下之后,白沫很明显的感觉到羊水流得慢了,这时,龙昊天已经掏出手机拨打了李医生电、话。

    十分钟,秦末淮的车子就停在了医院紧急通道的入口处,李医生带领着几个助手已经穿好了手术服推着推车等在了那里。

    下车之后,白沫便被放上了推车,她一把抓住龙昊天的手,脸上的紧张和不安无法掩饰,但对上那一双一贯平静得激不起一丝涟漪的而此刻却盛满了浓浓焦灼和不安的黑眸,忍不住开口安慰道,“我和宝宝都会没事的,你不要担心,告诉妈妈也不要担心。”

    “嗯。”

    生平第一次,龙昊天眼眶微微有些酸胀,他不敢再看她,而是快速走到推车前面,拉着车子快速朝产室而去。

    秦末淮紧跟其后,一颗心紧紧地揪着。

    在产室门口,龙昊天被李医生拦住,“龙先生,你不能进去!”

    “我申请陪产!”

    龙昊天冷峻的神情透着隐隐的焦灼,剑眉微皱,浑身的气息都有些骇人。

    “来不及了,羊水流得太多,孩子胎心有些不稳,我必须马上替白沫进行催产。”

    说着,李医生立马转身离去,产室大门缓缓在龙昊天眼前关上。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丝欢的急切的声音传来,“昊天,怎么样了?医生有没有说什么?会不会有事?”

    “不会有事的!”

    不会有事的,他也不会允许她有事的!

    一定会平安,大人孩子都会平安!

    他就在这里等着,等着她们健康平安的出来!

    丝欢这边刚到,龙家那边的人都赶了过来,就连一直没露面的龙博仁都赶了过来,顾初夏也来了,产房门外,站满了人,却没有一个人说话,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既期待又紧张又不安。

    终于要生了!

    可是,明天才预产期呢,怎么就这么不淡定呢。

    ……

    产房,白沫被上了催产素,很快,猛烈的阵痛不带丝毫缓冲地犹如洪水猛兽席卷而来,那痛不欲生的剧痛让她根本无法承受,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啊……”

    “宫口开得很好,十分钟已经开了四指。”李医生内检之后,脸上的神情终于缓和了些。

    “好痛……”

    声音虚弱得几乎让人听不见。

    一波阵痛过后,白沫整个人就像是从水里捞上来一样,浑身湿透,脸上的汗水将头发都浸湿透了。

    李医生用毛巾一边替她擦拭着汗水,一边安抚道,“妈妈都是伟大的,宝宝出来了,你就会觉得,现在这承受的一切都及不上他的一个甜甜的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