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龙大首长想私奔【5000+】  舅情难挡,宝贝太勾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舅情难挡,宝贝太勾人最新章节!

    舅情难挡,宝贝太勾人,龙大首长想私奔【5000+】

    白滟在另外一间屋子里,白沫没有进去,站在门口许久才抬头看向龙昊天,轻声问道,“她会里面会呆多久?”

    龙昊天看着她,牵了她的手,沉声道,“走吧。ai悫鹉琻”

    眸子黯淡,白沫没再开口,而是任由龙昊天牵着她走出了大院,上了车,她将身子缩进了座椅里,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善恶到头终有报,对白滟,她尽力了。

    这一趟,被想象中更累,筋疲力尽睃。

    原本只是想闭着眼睛腾空一下纷繁杂乱的大脑,但谁知,没几分钟她便睡了过去。

    这一觉醒来,已是下午两点多,红鹰坐在一旁打着瞌睡,听到动静惊醒,在对上白沫视线的那一刻,脸颊竟然诡异的红了。

    “果儿,你昨晚偷男人?鸺”

    一觉醒来,白沫突然觉得心情不再那么糟糕了,看着白果莫名红起来的脸颊,她难得调侃出声。

    谁知,她的话让白果的一张脸彻底红成了西红柿,眼神躲躲闪闪,说话也有些结巴,“我我我……才没有。”

    “那你脸红结巴什么?”

    白沫从床上坐起来,一边用手扒拉着有些凌乱的头发,一边笑着问道。

    “有吗?”白果连忙用手捂着脸颊,佯装没事人似的,“这里面暖气太足了,太热了。”

    “嗯,热得都让你结巴了。”说着,白沫咧着嘴儿乐了起来。

    “哎呀,沫沫姐,你就别拿我开心了,人家……”

    “好了好了,不说你了。”白沫掀开被子下床,一边朝卫生间方向走去,一边随口问道,“果儿,这医院附近有书店吗?”

    “没注意,想买书?”

    “住院的日子好无聊的,电脑不让玩也就算了,手机都不让碰,我只好想办法弄几本书来打发时间,不然,这剩下的两个多月多难熬。”

    “也是。”红鹰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想想未来的两个多月都要在这里度过,红鹰都觉得好闷,“一会儿我下去看看,给你买个十本故事书回来怎么样?”

    “故事书?”白沫好笑,“我哪有那么高的情操和境界,我的口味比较适合狗血小言情,要大宠小虐的那种,太虐的也不要,看得人直揪心,每次看到虐心之处,都有股子想要痛骂那二、逼后妈的冲动。”

    “啧啧啧,口味真是不一样。”

    “不爱看小言情的女人都嫁不出去!”白沫解决了生理需求,走出来,看着红鹰,眯着眼儿笑得很坏。

    “我才没想嫁呢。”

    哇哦,红鹰的脸蛋又一次红了。

    白沫瞅着,了然的笑了,笑得莫测高深。

    这小妞,明显就是怀了春心底有了男人。

    白沫想,或许,影子里的每一个女孩,都该有寻找属于自己幸福的权利。

    两人正说着话,房门被推开,白沫看去,意外的看到杨静走了进来。

    “阿姨,您来了。”

    白沫挺着大肚子连忙迎了上去。

    “快,坐在那儿。”杨静将手里拎着的东西连忙放在桌子上,然后一把扶住白沫,让她坐在沙发上,这才松了一口气,“哎哟我的乖乖,一定要多注意了,可不能再出意外了,上次可我把吓坏了。”

    “阿姨,没事。”

    白沫被杨静的一声‘乖乖’叫得有些羞,白瓷般的脸上染上一抹绯红,此刻,看进杨静的眼里,愈发觉得她的这个儿媳妇漂亮可人了。

    “是不是还没吃午饭?”杨静拿过放在桌子上的纸袋,从里面掏出一保超大型号的保温桶来,边打开边说道,“我中午打电、话问昊天,他说你还睡着呢,我一琢磨肯定是没吃午饭,就赶紧让厨房做了几样小菜带了过来,赶紧看看,爱不爱吃。”

    当保温桶的盖子一打开,白沫就闻到一股香味,饿了许久的肚子也忍不住‘咕咕’的叫了起来,白沫尴尬得要命,捂着肚子耳根子发烫。

    “哈哈,我来得还真是时候,来,赶紧,都热乎着呢。”杨静将筷子递给白沫,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白沫也没推迟,拿了筷子就端起了米饭吃了起来,“阿姨,李大厨的手艺又长了?越来越好吃了呢。”

    李大勇,龙氏上庭的厨子,做得一手好菜,据说以前在部队炊事班,退役之后就被龙博仁请来了家里。

    “好吃就多吃点,你看你瘦的,除去肚子那一坨,浑身就没几两肉。”杨静的话刚落下就听到一声‘噗嗤’声传来,她扭头去看,只见红鹰正憋着笑,肩膀一抖一抖的。

    “这孩子,你瞅这笑得多难受,想笑就笑,你们老大又不在,还怕我不成?”

    今天杨静心情特好,上去丝欢刚请她去g市最好的私人美容馆做了全身护理,据介绍价值五万八,那可是她平时不舍得花的价钱,而且更重要的她明显感觉到,这一套护理下来,她整个人特别是脸部的皮肤简直好到不行。

    她家也算是有钱人,但比起丝欢的大手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及人家的九牛一毛。

    昨晚,她还在跟龙博仁说,原本以为昊天爱上的不过是一根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草,谁知,那小草突然一变,直接成了天山雪莲,金贵到不行。

    能攀上这么一门好亲家,那绝对是龙氏整个家族百年都修不来的好福气!

    这样一想,杨静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红鹰被她这么一说,也不憋着了,直接说道,“夫人,丝夫人昨天也是这么说沫沫姐的。”

    “哦是吗?看看,我和亲家的观点多么一致。”

    “然后沫沫姐不服,特意跑去护士站的电子秤上秤了秤,你猜她到底有几两肉?”

    “多沉?难不成还能破了百?”

    “嘿嘿,您还真猜错了,足足一百二啊,可把沫沫姐吓坏了,晚饭都克制着没吃几口。”

    “才一百二啊。”杨静立马又舀了一碗排骨放在白沫面前,“这点小重量哪儿行,要多吃,一定要多吃,不然,就这细胳膊细腿的,到时候哪有劲儿生娃。”

    “……”

    白沫突然就抑郁了。

    她咬着嘴里的排骨,仿佛看到,出了月子后的自己,已经成了走路地动山摇的大胖子……

    那一晚,躺在床上,她戳着龙昊天胸膛,诉说着心底的委屈,“我不胖么?一百二十斤还不胖么?”

    要知道,没怀孕之前,她才九十啊。

    还有两个多月,据李医生估计,还得胖个十斤左右。

    十斤啊。

    那加起来就是一百三的重量……

    哦买噶,一百三十斤,这让白沫想起了单位那个胖得走起路上老远就感觉到地板在震的白大姐胖乎乎圆润润的身子。

    不要!

    她不要成那样!

    好难看的!

    “我不嫌弃!”龙昊天一把抓住那只在他胸膛处乱戳的小手,紧紧地握着不放。

    她那哪是戳他,明明就是拿着小手在撩拨他。

    再撩下去,一会儿他又该冲凉水澡了。

    “哼。”白沫哼哼一声,一脸不信任,“听没听说过一句话?”

    “什么?”将脸埋进她的颈脖间,鼻端处满是她身体的馨香,龙昊天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妙。

    “宁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的那张嘴。”

    整个孕期白沫除了看小言情之外就没干别的,没住进医院之前,她几乎天天泡在各大母婴论坛,看孕期分享,看宝贝护理知识,也看新妈妈们的各种心情故事。

    其中最多的,还是心情故事。

    最多的,不是怀孕的甜蜜和对未来幸福的憧憬,而是委屈和受伤。

    怀孕期间,丈夫出轨占了其中绝对的比例,很多准妈妈心底的痛无法向外人诉说,只有在论坛里,那个谁都不认识的地方,诉说了内心的苦楚和绝望。

    也有很多,在生了孩子之后,丈夫继续吃喝玩乐,对家里的事一概不闻不问,甚至,在外乱搞女人,更有的渣男,竟然在老婆坐月子期间,带着小三堂而皇之地在隔壁卧室行那龌龊之事。

    ……

    每当看到这些,白沫心底有着说不出的愤怒,那些男人,不!根本不能将他们称之为人,就是一些禽、兽,国家就应该出台一项保护女性的新政策,让那些在妻子怀孕期间以及妻子生完孩子之后出轨甚至对妻子和孩子不管不问的那些渣男,直接拉出去枪毙。

    有一个毙一个,有一双就毙一对。

    曾经看到过这样一句话,颤动了白沫的心尖:十月怀胎的辛苦和煎熬,一朝分娩无法承受的疼痛,以及无数个岁月里对孩子对家庭竭力的付出和拼搏……要知道,没嫁给你之前的她,可是爸妈捧在手心爱在心尖尖宠着的小公主,这样一个女人,你凭什么不对她好?

    “你这是在埋怨我对你不够好?”龙昊天依旧埋首在她的脖颈间,嗓音传来,带着丝闷闷的感觉。

    白沫抿嘴偷乐,“我哪有。”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丝欢总是偷着对她说,“暖啊,你这辈子算是找对了男人,昊天对你真是不错,比当初你爸对我还要好,可要好好珍惜。”

    每当这时,白沫都会像吃了蜜糖一样,甜甜的。

    龙昊天对她,用顾初夏初嫉妒羡慕得酸溜溜的话来形容,就一句话:天上绝无地上仅有这一个绝世好男人,还被你走了狗屎运给遇上了。

    她是走了狗屎运么?

    可是,她怎么觉得,那个绝世好男人也走了狗屎运,遇上她这样的绝世好女人,那也是他的福分。

    龙昊天终于从她脖颈间抬起头来,一把将她揽进怀里,将下巴搁在她头顶位置,许久,才沉沉开了口,“真恨不得你马上生了,月子也赶紧坐完。”

    “这么急干嘛?”

    她何尝不想。

    她恨不得马上就能把肚子里的那小家伙给卸了,整天挺着大肚子,走几步就喘不停,而且更重要的是,耻骨处疼得要死,每天坐也不舒服,睡着也是各种不得劲。

    其实,更重要的是,越到孕晚期,她心底的忐忑愈发不安。

    虽然李医生告诉过她,这是生前焦虑症,每个孕妇都会有,但白沫还是忍不住整天不安:宝宝健康吗?宝宝是男孩还是女孩?宝宝会不会多一根手指或者少一根手指?

    虽说现在科技已经足够发达,但是,还是有很多局限性,胎儿在子宫里的很多部位都是仪器检查不到的。

    这种不安的情绪搅得她每天都有些烦躁,却又走不出去,只能待在这一方不大的屋子里,那种心情,有的时候,真的很糟糕。

    龙昊天一把抬起她的下巴,对着她的唇儿就狠狠啄了一口,“私奔!”

    白沫一听,乐了,“宝宝不要了?”

    “家里那么多人,还弄不了一娃?”没当过爹的龙爷,此刻完全一副不以为然的轻松。

    此刻的他要是知道,在娃出生后,一天不到的时间,他谢绝了所有人的帮忙,亲力亲为,从冲奶粉到换尿布到给小家伙洗澡抚触等等之前他连想都不曾想过的活儿一人全部搞定的时候;更甚至,陪产假结束后,他每天都恨不得不去部队天天呆在家里哪怕什么都不做也要在婴儿床旁坐上一两小时,看着娃乐他也跟着傻乐,看着娃大哭,他就急得团团转……

    那个时候他,已经不再是耀武扬威牛、逼哄哄天下老子第一的龙爷了,而是一个为了小家伙鞠躬尽瘁累得死去活来还颠颠乐呵的超级奶爸。

    那将会是一段特别美好的岁月。

    当然,也仅仅只是限于那一段而已,当小家伙长到两岁的时候,他的美好岁月也到头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不过,也很快会到来。

    白沫显然不认同他的说法,“我是妈妈,是小家伙最亲近的人,他会舍不得我的。”

    “只要你舍得他就行!”

    “我好像也舍不得他!”

    “没出息!”

    “嘿嘿……”白沫窝在他怀里笑得开心,“我一直在幻想着小家伙出来后,我们一家三口的生活,你说,会不会很热闹。”

    “三口人有什么热闹的?”龙昊天勾勾唇角,“你要是能给我再生你十个八个……”

    “你当我是猪呢?”白沫冷汗直冒。

    十个八个?

    还不如说直接生一支足球队,等他们长大,直接带着他们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创造世界的传奇。

    “你当猪,连猪都嫌弃你!”

    “……什么意思?”

    “就你身上这几两肉,能值几个钱?”

    “……去死!”

    “乖,睡觉,明天带你去一个好地儿。”

    “去哪儿?”

    “醒了再说。”

    “不嘛,现在就想知道。”

    “调皮!睡觉!”

    “不要!”

    “再不乖乖听话老子就亲你!”

    “......”每次都这样,心底有怨念,但嘴角却扬起弯弯的弧度。

    幸福的感觉,真美好!

    ps:人在外地,带着本本,却发现酒店的网我根本连不上去,找了酒店工作人员,弄了半天也是没弄好,现在终于得了空,在外面找了家网吧传上来了,妞们,久等了,抱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