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溺死在那柔情之中【5000+】  舅情难挡,宝贝太勾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舅情难挡,宝贝太勾人最新章节!

    这一觉白沫睡了很久,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而此刻的她已经躺在了妇幼医院早已预订好的高级病房的床上,床边,丝欢正两眼红肿一脸的憔悴,她心底微微一痛,开口,到了嘴边的‘妈妈’却怎么也叫不出口。言悫鹉琻

    “暖,你醒了?”

    见她睁开眼睛,丝欢满是惊喜,连忙摁响了床头的呼叫铃。

    “我怎么了?”刚醒的白沫头脑还有些混沌,她看着丝欢红肿的眼睛,心猛地一惊,“我的孩子……”,将手连忙伸向腹部位置,当那高高的隆起还在时,她微微松了口气。

    丝欢看着她的惊慌失措,连忙出声安抚道,“没事,孩子没事,好好的,别担心。眭”

    “真的没事吗?”

    白沫还有些心悸,她轻轻的抚摸着,却感觉不到宝宝的胎动。

    以前,她一摸她,她就会动一动作为回应斋。

    “没事……”丝欢正说着,一直负责她产检的李医生走了进来,丝欢连忙对她说道,“你这孩子,妈妈说话你还不信,那李医生的话你总信吧?”

    “沫沫醒了。”李医生走了过来,掀开被子,撩开她的孕妇裙下摆,露出她高高隆起的腹部,拿出胎心仪找准胎儿心脏位置,听了片刻之后,收拾好一切看着白沫微笑着说道,“胎心已经趋向平稳,没有大问题,放心吧。”

    胎心趋向平稳?

    白沫脸色一白,“李医生,我到底怎么了?”

    “李医生,你去忙吧,我来向她解释。”

    丝欢看向李医生说道。

    “好的,有事叫我。”李医生说完,转身走出了病房。

    白沫看着丝欢,迫不及待开了口,“我……到底怎么回事?宝宝之前的胎心是不是出了问题?”

    “你不记得了?”丝欢伸手握着她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在桃花湿地,你突然晕倒动了胎气,紧接着就被直升机直接送到了这里,还好来得及时,不然……”丝欢说道这里,脸上的神情变得凝重。

    白沫一听,顿时想起了一切,脸瞬间变得苍白,“还好宝宝没事,还好宝宝没事,没事没事…….”

    “嗯,没事了,都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丝欢轻拍着白沫的手,安慰道,“不过,从现在起,你要一直待在这里住在生为止,知道吗?”

    “李医生说,不是没事了吗?”

    “说是没事,但我们不能大意,现在是孕晚期,我不想你再有一点意外发生,乖,听话好不好?”

    “可是……”白沫的神情突然变得悲伤起来,泪水没有任何预兆的滚滚而落,“奶奶她……”

    “对了,奶奶说一会儿来看你,给你带了最喜欢吃的红薯窝窝头,这孩子怎么突然哭了……”丝欢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白沫惊恐万分的声音,“你说什么?我奶奶她没死?”

    丝欢一愣,嗔怪拿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你这个傻孩子,说什么呢,奶奶好好的,就是被银蛇抓了受了点罪,怎么会死?”

    “可是,我给奶奶打电、话是个陌生女人接的,她告诉我,奶奶死了……”

    “是吗?”丝欢眉头轻皱,但随即松开来,看向白沫,“我这两天一直在医院陪着你,也没心思去过问你晕倒的真正原因,不过,等昊天来了问问他,他应该弄清楚了。”

    “嗯。”

    虚惊一场,但好在奶奶没事,白沫的一颗心彻底放松了下来。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推开,顾初夏推着白奶奶走了进来,白沫一看,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眶一红,就哭了,“奶奶……”

    “哎哟我的乖乖,怎么见着奶奶就哭了?”顾初夏立马将白奶奶推了过去,好在床很低,白奶奶刚好能将白沫抱进怀里,柔声的安抚着,“奶奶没事,别哭了。”

    明明奶奶就在自己面前,明明就好好的没事,可是白沫还是忍不住抱着奶奶大哭了一场,宣泄了之前压抑在心底所有的不安和忐忑。

    哭过之后,白沫这才想起一件事,赶紧问道,“奶奶,你的手机是不是丢了?”

    白奶奶一听,连连摇头叹息,“什么丢了,被吴静珊那女人给拿去了……”

    “什么?”白沫明显一愣,“可是她说她是司晴,她是龙昊天二哥的妻子。”

    “暖,别激动,来,先靠在上面,妈妈慢慢告诉你。”

    白沫没醒之前,李医生再三叮嘱,胎儿情况还不乐观,孕妇的情绪不能有太大波动。

    丝欢将靠枕放在她的背后,待她靠上后,坐回位置上,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紧接着就开了口,“你十岁那边,吴静珊离开之后便更名改姓嫁进了龙家,成了龙昊白的妻子司晴,过上了豪门太太的富贵生活;但她没想到的是,十二年后,你竟然和龙昊天走在了一起,眼瞅着就要嫁给龙昊天进入龙家大门,她担心你的到来会戳穿她过去一切的真相让她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又失去,所以,暗中联合白滟,使劲一切手段,想要对你肚子里的胎儿下毒,但被昊天识破;她知道事情败露之后,绝望至极,一不做二不休,为了活命,又勾结银蛇,抓走了龙老太太和你奶奶。”

    “你是说,她和白滟联合起来,想要害我?”

    白沫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具嘲讽的悲惨故事,小脸苍白的同时忍不住低低笑出声来,“她们俩联手害我?呵……呵呵……”

    不管她曾经有过恨吴静珊,不管她之前对白滟有过怎样的失望,但在她心底,她们都是她的亲人,至亲的亲人。

    哪怕知道吴静珊不是她亲生母亲之后,她在她心底依旧是……妈妈。

    可是,她心里的妈妈和妹妹竟然在过去的某个时候联合起来想要害她……

    一股毛骨悚然的森寒从脊椎处快速窜向四肢百骸,白沫不由自主地用胳膊环住身子,瑟瑟发抖;丝欢看在眼里,心底说不出的疼痛,上前,一把将她搂进怀里,轻声哄道,“好了好了,一切都结束了,以后,有爸爸妈妈和哥哥在你身边,谁也别想再伤害你丝毫。”

    白沫依偎在丝欢怀里,第一次主动伸手搂住了她的脖子,嘴唇蠕动,许久,终于叫出了令丝欢激动不已的那两个字,“妈妈,别再丢下我了,再也不要丢了我了,好不好?”

    刹那,丝欢泪如泉涌,只顾着点头,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旁站着的顾初夏和坐在轮椅上的白奶奶也跟着抹起了泪水,一时间,病房里的气氛压抑中透着感动。

    许久丝欢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一只手轻轻地抚着白沫脊背,一遍又一遍,“不会了,再也不会了。”

    虽说刚醒,但白沫的体质还很虚,哭了一场又得知了那样痛心的真相之后,白沫又睡着了,在丝欢怀里睡着的。

    从出生到现在,第一次,是在妈妈怀里安心睡去,不管是对白沫来说还是对丝欢来说,都是弥足珍贵。

    以至于,到了最后,丝欢根本不舍得将她放倒在床上,白奶奶和顾初夏劝说了许久,她这才恋恋不舍地让她躺回床上。

    站在一旁的顾初夏看着丝欢,犹豫了一下,开口道,“阿姨,小白现在没事了,你也该放心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吧,这里我来照顾着。”

    “是啊,丝夫人,这两天你辛苦了,夏夏这孩子和沫沫是好姐们,两人感情好得很,她照顾着你放心吧。”白奶奶看出了丝欢脸上的疲惫,也开口劝说着。

    丝欢将视线从白沫脸上移开,扫过顾初夏看向白奶奶,“阿姨,您看您,不是给您说过了嘛,叫我欢欢就好,丝夫人听着好见外的。”

    白奶奶不好意思的笑笑,也不再坚持,改了口,“好好,欢欢,以后就叫你欢欢。”

    “哎,这我才爱听呢。”

    丝欢脸上露出一丝笑来,从床上站起身来,看向顾初夏,微笑着说道,“那就麻烦顾小姐了,我明天再过来替换你,辛苦了。”

    “不客气。”

    扯扯唇角,顾初夏回她一抹还算自然的笑容。

    丝欢带着白奶奶一起走了,顾初夏关上房门,坐在了床边的沙发上,神情有些低落。

    她何尝看不出来丝欢对她的不同?

    对白沫每一位相熟的朋友和亲人,她都主动亲近,而且脸上总是带着很和善的笑,没有刻意的疏离和客气,让人一看,忍不住想主动接近。

    可是,对她……

    她好像对她一直都很客气,从第一面开始,她就一直叫她‘顾小姐’,哪怕是她主动想让她直接叫她夏夏,她依旧置若未闻。

    顾初夏不是傻子,她知道这是丝欢在反对她和皇少冷在一起的一个信号;明明知道,这个时候就应该有尊严的走开,不要再热脸贴上冷屁股,可是,她做不到。

    她一直记得,桃花湿地,那长长的回廊里,他捧着她的脸,那双漂亮的蓝色眸子深深的凝视着她,问她,“夏夏,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面对未来的一切?”

    顾初夏知道,当她点头扑进他怀里的那一刻,就做了飞蛾,哪怕前面就是个火坑,她也要往里跳试试。

    不负如来不负卿!

    他说他爱她;

    她也说过,她很爱他!

    彼此相爱,她想,即便是面对是再大的困难,两人同心,总会有拨开乌云见明月的那一刻。

    她等待着,她更期待着。

    丝欢会接受她的!

    一定会的!

    ……

    傍晚时分,白沫再次醒来,顾初夏正趴在她的床尾睡得正香,知道她这两天肯定是累坏了,于是,白沫轻轻掀开被子起床,走进卫生间,刚关上门,病房门就被推开了,红鹰的声音传来,“咦,沫沫姐呢?”

    顾初夏被吵醒,一看床上,立即惊了,刚想大叫,就听见卫生间里传来白沫的声音,“我在这里。”

    顾初夏拍着胸口,一脸惊梀,“吓死我了。”

    白沫打开门走了出来,看着顾初夏夸张的模样,好笑的说道,“有这么夸张吗?我看你睡得香,就没舍得叫你。”

    顾初夏大大伸了个懒腰,“实在困得不行,我都不知道怎么睡过去了,现在几点了?”

    “到饭点了。”红鹰将手里拎着的保温桶放在茶几上,先拿出白沫的营养餐来放在一旁,然后指着另外几盒饭菜说道,“夏夏姐,这是你的,快吃吧,大鹏的新手艺。”

    一听是大鹏做的,顾初夏两眼冒绿光,立马扑了过去,“好久没吃到大鸟做的美味了。”

    白沫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接过红鹰递过来的粥碗,舀了一口放进嘴里慢慢吞咽着,许久才抬头看着红鹰问道,“你们头儿呢。”

    从醒来就没见过他,是不是很忙?

    她想他了!

    “去了京城,不过,他临走时交代了,忙完很快就会赶回来。”

    “哦。”

    去京城?

    上面是有人找他吗?

    是不是他犯了什么错误或者是……

    白沫的一颗心又拎了起来。

    吃过晚饭,红鹰便让顾初夏回去了,她和彩鹰一个在病房内一个在病房外,而且,在暗处,皇少冷也派了人秘密守护。

    或许是白天睡得够多,此刻已经是深夜十点多了,白沫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再次将可怜巴巴的眼神投向红鹰,软软的哀求道,“好果儿,你就把手机给我玩玩,我就看会小说,说不定我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沫沫姐,医生说了,你除了卧床休息之外,什么都不能干。”

    “就看一会儿,十分钟总可以吧。”白沫继续哀求。

    “不行!”

    红鹰态度十分坚决。

    “那五分钟,就五分钟。”白沫一个劲地冲红鹰眨着如水的大眼眸,憋着小嘴,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惹得同为女人的红鹰同学竟狠不下心来,麻利地掏了手机递了过去,“说好了,就五分钟。”

    “嘻嘻……”

    白沫诡异冲她一笑,然后缩进被窝就再也不出来了。

    于是,五分钟变成了十分钟,十分钟变成了二十分钟……

    红鹰累了,索性由她玩去。

    这一玩就到了凌晨,最后,不得已红鹰采取了强制手段将手机抢了过来,白沫撇撇嘴巴,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这一闭,就直接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白沫感觉脖子处有异样的感觉,便下意识用手想要拂开,谁知,小手却被突然抓住,心底一惊,她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谁?”

    下意识的质问声刚落,耳边便传来男人低低的笑声,透着熟悉的味道,白沫一愣,随即,翻转身子,抬头,对上了男人深邃的眼眸。

    再见他,白沫突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虽然分开不过才几天而已。

    “龙昊天……”喃喃轻语,伸手轻轻抚上眼前这张俊美冷酷的面容,白沫还以为自己是在梦里,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嗯。”

    男人任由她的手抚摸着他的脸颊,一双黑眸凸显出万种柔情,那一刻,白沫恨不得就溺死在那柔情之中,一辈子都不想出来。

    “我这是在梦里,对么?”

    她的话让男人勾唇一笑,脸颊倏然靠近,对着她娇嫩的双唇就覆盖了上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