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他是不是真的龙昊天【高、潮收拾坏人5000+】  舅情难挡,宝贝太勾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快更新舅情难挡,宝贝太勾人最新章节!

    “好,我答应你,五分钟,只给你五分钟,别跟我耍花样。言悫鹉琻”

    “我只不过是想给我的女人打个电、话。”

    挂电、话之前,话筒里传来龙昊天低声自语。

    挂断电、话,放下望远镜,龙昊天快速拨下另外一串号码……

    这边,尹邪的一颗心随着电、话的挂断而拎得更紧,他让司晴和皇少晴紧紧摁住已经被绑得很紧想动都无法动弹的龙老太太,然后拿出夜视望远镜,紧紧地盯住龙昊天所在的那辆越野车眭。

    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手拿望远镜,一手掏出手机,拨打了刚刚那串号码,当里面传来‘你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的提示音时,他高高拎起的心微微缓了缓,看来,他真是在和自己最爱的女人做最后的告别。

    但不知为何,他依旧无法相信,龙昊天就真的会用自己的命换回龙老太太的命,心底的不安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一点点膨胀膨胀,那胀满的忐忑不安几乎想要将他整个人湮灭。

    所以,五分钟一到,他立即再次拨通了龙昊天的手机,依旧在通话;再拨还是在通话…吱…

    尹邪突然暴怒起来,这一刻,他头脑中疯狂的叫嚣着的只有一个念头:他要龙昊天死!

    理智丧失,他一把将窗户推开,一把抓住老太太的衣领直接将她拎到了窗外,此刻,老人整个身子悬挂在二楼的窗户上,屋内传来白奶奶惊恐的叫声,“不要啊……”

    此刻的尹邪像着了魔,赤红了邪恶的眸子,对着被黑暗紧紧包裹的某处大喊大叫起来,“龙昊天,我再给你三个数的时间,给我下车!”

    黑暗中,没有任何回应,倒是因为他的大喊大叫惹得四周的灯光亮起了不少,很多住户不明所以地开窗探头查看,距离近的,当看到悬挂在半空中的老人时,都忍不住惊呼出声,“哎呀,快看,那二楼吊着一个老人。”

    于是,这一声惊呼又引起一部分住户的关注,很快,所有住户的灯都相继亮了起来,于是,在这凌晨的夜里,这座老式的居民楼沸腾了起来大家都在热烈的议论着,那吊着的老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刻,他们是满心的好奇,却不知,危险正一步步临近,生命或许会因为一颗炸弹随时消逝。

    周围的灯光相继亮起,尹邪绝望得已经放弃了生的念头,他现在唯一的执念就是:他死,龙昊天也必须死!

    “一,二……”几个数字,他没有任何的停顿,念得很快,这也透露出他内心的焦灼和愤怒,当他即将念出‘三’的时候,那辆越野车突然打开了车门,一抹高大的身影大步走了出来。

    原本漆黑如墨的夜被四周的灯光照得亮如白昼,龙昊天大步走至最开阔一处,停下了脚步,抬眼,视线扫过被悬挂在窗外的龙老太太,看上了尹邪。

    “天天不要,奶奶死了无所谓,活了九十多岁也知足了;你不一样,你有小白,还有即将出世的孩子,天天啊,别做傻事,快打死这个没良心的畜生!”

    龙老太太一看龙昊天真的走了出来,而且手里还握着一把枪,她的一颗心顿时拎了起来。

    难道他真的打算以命换命吗?

    这个傻孩子,他怎么这么蠢啊!

    一时间,又绝望又悲痛的龙老太太第一次在人间痛哭流涕,悲伤得无以复加。

    于是,在这样深的夜里,一个老人悲伤的哭泣随着风四处飘散开来,带着几分让人心惊胆颤的恐怖气息,有些胆小的住户纷纷缩回脑袋关上了门窗并熄灭了灯火。

    龙老太太的哭喊声让尹邪烦躁不已,不过,在看到站在不远处的那抹高大挺拔的身影时,整个人又兴奋了起来。

    透过望远镜,他看清了他的长相,是龙昊天没错!

    就是他,虽然真正见面的次数不多,但他的模样早就被他深深刻在了脑子里,随着恨意的加深愈发清晰明朗。

    不过,虽然龙昊天就按照他的要求下了车走到视线最开阔某处,但尹邪却依旧不相信他眼前看到的,邪恶的眸子一直紧紧地盯着龙昊天,问向司晴,“你说,他是不是真的龙昊天?”

    刚刚灯火通明的时候,司晴早就看清了龙昊天的模样,此刻,语气坚定,“除了他还有谁?即便是死到临头了,那股子狂傲劲还不知道收敛一点。”

    “那你说,打死了他,咱们还能逃得了吗?”

    尹邪的话让司晴神情一怔,紧接着恐慌起来,“你想和他同归于尽,但我们却不想丢了命,你先让我们走,等我们走了,你再让他开枪好不好?”

    “你觉得呢?”

    尹邪仿佛是突然大发慈悲之心,眼角的视线突然扫过皇少晴,皇少晴被他邪恶的眸光扫到,那里面一闪而过的杀意让她整颗心猛地一提,开口不假思索地说道,“不,我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就算是死,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哦?”尹邪挑眉,“我对你这么重要?”

    很显然,他的表情他的语气,他根本不相信皇少晴说的话。

    “你知道的,我爱你,我可以为了你做任何事。”

    皇少晴话音刚落,尹邪突然挑唇邪笑,“为我做任何事?”

    “嗯。”

    皇少晴内心突然生出一股子浓烈的不安,他想要做什么?

    “好,很好。”尹邪突然阴沉了脸色,“去,下楼去,走到龙昊天面前,用这把枪对着他心脏的位置,把他给我打死!”说着,他从腰间拔出一把小巧精致的手枪来,递到了皇少晴手里。

    皇少晴一看便立即摇头,一脸惊恐失色,“不,不,不……”

    “你不是爱我吗?”邪恶的嗓音散发着让人惊梀的味道,皇少晴虽然心思狠毒,但杀人见血还是头一次,而且还是让她打死一个令她胆颤心惊的男人。

    她做不到,她根本做不到!

    也许,还没将龙昊天打死,她自己就先被他给吓死了!

    “我我我……”

    “我去!”就在皇少晴惊恐不已不知所措之际,司晴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不过,这个老太太怎么办?”

    “好办。”

    尹邪不知从哪来掏出一根麻绳来,直接绑住了老太太的双手,继续吊挂在窗户外,夜风吹来,吹乱了老人满头的银丝,那一刻,龙昊天捏紧了拳头,一双寒眸燃烧着熊熊怒火。

    如若他不死,必定叫尹邪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司晴拿着手枪决然地出了屋门,不消片刻便在站在了离龙昊天的面前,枪抵上他心脏的位置,没有任何犹豫扳动了扳机。

    她知道,只有他死,她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他若不死,她的下场比死还要悲惨!

    没有任何声响传来,但尹邪却突然疯狂大笑起来,透过夜视望远镜,他清楚地看到,司晴扳动了扳指,将子弹直直射进了龙昊天的心脏处,那一刻血液飞溅,龙昊天高大的身躯微微一僵,随即缓缓倒下。

    “不要!”

    被悬挂在窗外的龙老太太悲痛地大叫一声,随即晕死了过去。

    这个世上,最悲痛的事不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她最疼爱的孙儿,她的天天……

    心底的怨恨随着龙昊天倒下的那一刻尽数被释放,所以,在本该躲开的时候他并没有躲开,龙昊天倒地的瞬间,一颗子弹也同时穿透他的心脏。

    身子猛地一震,邪恶的眸子微微有些涣散,却带着妖冶的光芒,“有你陪我一起下地狱……咳咳……”一口鲜血从喉咙间喷薄而出,他再也支撑不住,‘砰’的一声直直地倒在了地板上。

    一旁的皇少晴直接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吓傻了,呆呆地站在一旁,双手捂着嘴巴,满眼惊恐,不知所措,直到,一个黑影突然从天而将,将几乎没了气息的尹邪快速抱了起来,再次瞬间消失在她眼前的那一刻,她还以为自己不过是眼花了。

    所以,当龙昊天的人冲上来的那一刻,在屋内,除了吓得瑟瑟发抖的皇少晴和白奶奶之外,就剩下地上的一滩血迹。

    “糟糕,银蛇竟然被人带走了!”

    “追!”

    “是!”

    皇少晴像个傻子似地看着站在眼前已经将龙老太太从窗户下拉上来的男人,当看清他的长相时,犹如雷击,头脑一片空白,嘴唇哆哆嗦嗦的呢喃,“你你你……”

    “带走!”

    森寒的嗓音透着嗜血的阴鸷。

    “是!”

    当有人将她的双手反剪在身后,推出去的那一刹那,她突然回头愤然大叫,“龙昊天,你骗了他,你骗了他……”

    可是,令皇少晴困惑的是,她明明看到龙昊天被子弹击中了心脏倒在地上,为什么他又在眨眼之间好好没有一丝异样的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

    ……

    几乎是一夜无眠到天亮,揉着昏沉沉的脑袋,白沫浑身酸软无力,躺在被窝里,闭着眼睛不愿起床。

    顾初夏走进来,手里端着一杯热牛奶,“小白,该起床了。”

    “不想动。”微微睁眼,整个人看上去没有一点属于清晨的精神气,蔫蔫的。

    顾初夏赶紧将手放在她额头上,一会儿之后,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生病了呢,不烧,怎么了这是?昨晚没睡好?”

    “嗯。”

    鼻音有些重,白沫抬手指着一旁的针织衫,“帮我拿过来。”说完,便从床上坐了起来。

    随着肚子越来越大,她起床的难度也越来越高,姿势也越来越丑得让人不忍直视;但怕什么,她是孕妇耶。

    顾初夏走过去替了拿了放在她手里,视线落在她有些憔悴的脸上,担心的问道,“要不你再睡会?”

    “睡不着。”一整夜在床上翻来覆去,弄得小宝在她肚子里也睡得不踏实;而且随着孕后期的到来,医生建议右侧卧,说是这样有利于胎儿健康发育。

    所以,除非太难受,白沫一直都右侧卧,一整夜下来,右边的胯骨都有些疼痛。

    起了床,简单的洗漱之后,喝了一杯热牛奶,白沫觉得好受多了,便和顾初夏一起出了房间。

    恰好红鹰和彩鹰已经准备好了早餐,坐在餐桌前,白沫喝了一口粥,抬头看向坐在她对面的红鹰,出声问道,“你家头儿……有没有消息?”

    “还没有。”红鹰摇头,“沫沫姐,你别担心,不过是对付一个银蛇,头儿肯定没事的。”

    “哦。”

    白沫收回视线,一颗心在经历了一夜的忐忑不安后继续煎熬着,她默默的吃了小半碗粥就再也吃不下去了,站起身,“我出去走走。”

    “我陪你。”顾初夏赶紧吃完了碗里最后一口粥,站起身来,陪着白沫一起走出了屋子,她们的身后跟着红鹰和彩鹰。

    清晨的庄园被初升的阳光照射着,暖而不晒,微风扑面,带来阵阵花香,白沫站在原地,背对着三人,突然开了口,“夏夏,我奶奶是不是也出事了?”

    “什么?”

    顾初夏大惊,她不是装的,她是真的不知道。

    但红鹰和彩鹰的双眼间同时划过一抹意外之色,两人在心底不约而同暗惊:她怎么知道了?

    白沫突然回头,视线从顾初夏的脸上扫过落在红鹰的脸上,然后停顿了一下,看向彩鹰,“你告诉我,我奶奶是不是也被银蛇抓走了?”

    “没有,她老人家好好的,你怎么会这样想?”

    彩鹰对上白沫探究的视线,硬着头皮愣是没让自己的情绪泄露半分异样。

    “是么?”白沫轻轻勾唇,“那我为什么打不通她的电、话?”

    “打不通电、话多正常啊,我也经常打不通我妈的电、话,老是动不动就关机。”

    顾初夏的话音未落,白沫的声音随之而来,“夏夏,这么多年,奶奶的手机从来都不曾关过,而这一次,不是关机,而是无人接听,我打了很多次,她都没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夏夏,你是知道的对不对?”

    白沫突然情绪失控抓住了顾初夏的胳膊,如水的眸子因为一夜的未眠染了红血丝,“我奶奶是不是……”

    “小白,你在瞎想什么?”顾初夏掏出手机来,“来来,再打,这个点奶奶应该醒了,保准接的。”白沫愣了愣神,将手机接过,颤抖着手机拨通了那串熟悉的号码,手机刚响一声,那边就接听起来,只是,声音为什么那么陌生。

    “你是谁?”

    白沫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

    “我是谁?”话筒里传来一个女人有些刺耳的笑声,虽然站在阳光底下,但依旧让人毛骨悚然,犹如来自地狱的鬼叫,“我是司晴,我龙昊白的妻子,我是贵妇人,哈哈哈哈,我是总裁夫人……”

    龙昊白?

    那不是龙昊天的二哥?

    她是二哥的妻子?

    可是为什么奶奶的手机会在她的手里?

    “我是白沫,请问,我奶奶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

    ‘白沫’两个字深深地刺激到了司晴,让原本陷入精神错乱的她突然一下子收了笑声,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阴沉沉的反问出声,“你是白沫?”

    “是,我是白沫,我奶奶……”

    “你奶奶……”那边又突然狂笑不止,“哈哈,你奶奶已经死了,你怎么不去死?你为什么还没死?你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地非要跟着我?我一定会杀了你……杀了你……”

    阴暗的地下监牢,这里是影子用来囚禁敌人之地,此刻,关着一个女人,一个已经疯了的女人。

    奶奶……奶奶死了……

    五雷轰顶,白沫只觉得眼前一黑,下一秒,她就失去了所有意识。

    “小白!”

    “沫沫姐……”

    “天,流血了,怎么办?”

    “快叫白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